《「反惡法拉布戰」正式開始!》

–    一二年五月十日立法會會議,《2012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全體委員會階段

 

毓民:主席,我現在鄭重和嚴肅地宣布,人民力量的「反惡法拉布戰」正式開始!

 

我們非常感謝余若薇議員剛才提出休會待續議案,讓大家可以各抒己見。如此一來,我才得以真真正正地聽到建制派的憤怒聲音,這是我今天最感愉快的。

 

有一位同事指我們和公民黨「骯髒一氣」,他大概以為「沆瀣一氣」是污穢不堪的意思,但其實「沆瀣一氣」這詞語出自宋朝錢易所著一本書作的其中兩句,書名為 ……

 

主席:黃議員,現在是就三項條文及各項修正案進行辯論。

 

毓民:明白,但我要解釋修正案的典故,亦即我自己立論的基礎。

 

主席:剛才的辯論已經結束。

 

毓民:明白。書中的門生和考官,其一名崔沆,另一喚作崔瀣,沆、瀣均指霧氣,故此我現在告訴你們,「沆瀣一氣」是臭味相投的意思。你指我們臭味相投,勉強也說得過去,但其實使用「狼狽為奸」、「扶同為惡」將更為貼切。

 

我今天提出的這些修正案,大部分都是在字眼上尋章摘句,希望修正案的中文本能夠更確切。局長,當局要研究一下,法律草擬專員草擬法例時,中文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中文現時和英文享有同一地位。

 

主席,今天這場「拉布戰」當然會引起很多爭議,我得利用少許時間回應某些議員剛才提出的關注。潘佩璆議員說我九月將「無運行」,他當然會「有運行」,因他根本不用參選。由一個不用參選、沒有選票在手的人指一位擁有選票的人「無運行」,我認為實在可笑。這亦與替補方案有關,我們既有人民的授權,取得市民的選票,豈容你輕易褫奪我們的參選權?

 

主席:黃議員。

 

毓民:這個替補方案褫奪了我的參選權,所以我們一定要回應。

 

主席:我們現在辯論的是三項條文及你們提出的修正案,請你不要不斷提出與辯論主題無關的事宜。

 

毓民:我認為這與辯論主題很有關係,因為在我們提出的千多項修正案中,有些是和出缺補選有關。我現在正是在出缺補選的基礎上發言,表明你不能褫奪我們的參選權,不能訂立一項惡法以褫奪任何公民的政治權利,這是相當簡單的,所以我必須由褫奪參選權說起。

 

試看我們提出的那些修正案,有很多都是談及出缺補選的問題,例如因病、因其他理由、因政治原因等,林林總總,我會慢慢加以說明,相信得用上好一段時間。例如在不同國家被判監禁,其間可否參選等問題,全都可以討論,我們從出缺、補選、不能補選、然後又出缺的角度出發,闡釋以這個安排禁止人們參選,是嚴重侵犯一位公民的政治權利。所以,我有必要在此細說從頭。

 

我手上有一本《五區公投實錄》,而且也送了一本給主席你。整件事由「五區公投」而來,我是否有必要談一談「五區公投」?談論「五區公投」是否正確?今天人人也在談論「五區公投」,既譴責「五區公投」,也譴責變相公投,我必須就整件事作出交代。無論說這是始作俑者,還是萬事的源頭,總之一切都是來自「五區公投」。我們是很負責任的人,出版了一本《五區公投實錄》,而且賣出了六千本,所以我必須花少許時間交代「五區公投」的經過 ……

 

主席:黃議員,你應該在就恢復二讀條例草案進行的辯論中提出你這些發言內容。現在請你集中討論有關的條文和修正案。

 

毓民:老實說,談論修正案時 ……多謝主席的提醒,在談論修正案時,我必須交代提出修訂的原因,否則會被人指我「惡搞」、「無聊」甚至「無恥」。陳鑑林議員說有些市民向他反映,認為我是垃圾,但也有市民對我說民建聯的不是,而且說得相當難聽,根本不可以在這個會議廳轉述出來。所以,你說我是垃圾,但其實大家彼此彼此,所差無幾,都是捆綁在一起,故此我也不會介意。

 

主席,今時今日,我們竟落得這個地步,要在議事廳內利用這種手段反對這項法例,相信你「老人家」也相當清楚原因何在。我們提出了千多項修正案,有些人指責我們無聊和幼稚,但當中有很多的確是尋章摘句,滿有理據的。

 

接下來將要經歷一段很長的時間,但你放心,我一定不會違反《議事規則》,一定不會超出有關範圍,只怕悶壞你「老人家」。我們一定不會超出範圍,你可以放心,但我有責任在這期間說出我「拉布」的原委。雖然我未必能夠說服你,但最低限度要令你明白我為何要這樣做。所以主席,你一定要給我機會發言,讓我說明為何要「拉布」,因這在議會裏幾乎是破題兒第一遭。

 

劉江華議員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一日立法會會議席上二讀《提供市政服務(重組)條例草案》時,也曾表明支持「拉布」。劉江華議員當時說:「我清楚記得,相信主席你也記得,我們有一役是通宵達旦的。為何要通宵達旦呢?為何會筋疲力倦呢?我相信本會很多議員都記得,是因為當時有人打『拉布戰』。『拉布戰』是甚麼?便是策略。當時打『拉布戰』的人,便是想等有一、兩個人捱不下去而離開,那便成功了。這與今天有些人想速戰速決,在策略上有甚麼不同呢?」

 

主席:黃議員,請停一停,葉國謙議員要提出規程問題。

 

葉國謙:主席,請你作出裁決,因為現時辯論的修正案是刪去「為」而代之以「作」,我想知道議員提出此修訂的理由究竟是甚麼。我一直只聽到他在說甚麼「拉布」,我希望主席能作出裁決。

 

主席:葉議員,由於現在是就3項原有條文和一千三百多項修正案進行合併辯論,所以,委員不一定就其中某項修正案發言。如果我認為委員的發言離題,我是會予以制止的。

 

我想再次提醒黃毓民議員,根據《議事規則》第45(1)條,如果委員不斷提出無關的事宜,我是有責任禁止他繼續發言的。黃毓民議員,請盡快說回有關的條文和修正案。

 

毓民:多謝主席。我要讀完剛才的段落,因為談及「拉布」,我接下來便要「拉布」。

 

讓我繼續讀出劉江華議員的說法,他說:「這與今天有些人想速戰速決,在策略上有何不同呢?反過來說,如果有人想拖延,等兩個人回來,這跟等人回來打『拉布戰』又有何不同呢?這完全是策略問題,在議會來說『拉布』策略是完全可以接受。」。

 

主席,雖然我是一個新丁,在我面前有很多前輩,但我相信過往十多年亦有人曾經使用這些策略,有甚麼值得奇怪呢?我真的覺得很奇怪。

 

他又有一段提及他最近較多看黃毓民議員所寫的文章,這一段是給我「擦鞋」,我不便讀下去。但由此可以看到,劉江華議員也贊成「拉布」,他也認為「拉布」是一種策略。大家都反對流會,包括譚耀宗議員,他認為怎樣說流會都是不對的,但他老人家也曾搞流會。所以,主席,我現在要求點算人數。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