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謊言 推倒惡法》

–    一零年五月二日立法會會議,二讀《2012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

 

毓民:主席,拒絕謊言、推倒惡法。「因為當權者作了自己的謊言的俘虜,就不得不把一切都顛倒黑白。它篡改歷史,歪曲現實,虛構未來;它捏造統計數據;它假裝不存在一個無孔不入和無法無天的警察機器;它裝作尊重人權,從不迫害任何人;它假裝什麼都不怕;它假裝從不弄虛作假。人們毋須相信這一切神話。但他們不得不裝成篤信不疑的樣子,至少對一切都默許、忍受,隨波逐流。這樣,每個人都只能在謊言中求生。人們不必去接受謊言,他們承受在謊言中和與謊言為伍的生活,這就夠了。就是這樣,人們確認了這個制度,完善這個制度,製造了這個制度,(變成了)這個制度。」。

 

以上我所引述的,是哈維爾的一篇文章《無權者的權力》其中一段。

 

主席,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七日,建制派為了阻止五位議員發表辭職宣言,集體離場,導致流會。今天,你們惡有惡報,你們乖乖的坐在這裏聽我發言,如果有一個人離開,我一定會要求點算人數,跟你們「玩到底」。主席,不過你很英明,你召了他們進來之後,他們就乖乖地坐在這裏了。

 

我現在利用這個機會,宣讀我當天的辭職宣言。你們多點耐性聽着,很精彩的一篇文章,標題是《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黃毓民議員就立法會《議事規則》第28(A)條作出的個人解釋》:

 

「主席,首先感謝你批准本人及其餘四位辭職的議員發言,藉此將我們辭職的理由,存照於立法會紀錄,成為香港立法機關歷史文獻的一部分。」我要註解,這一段說話在現實中結果沒有出現,因為你們集體離場導致流會。當天我的辭職宣言不能夠成為立法機關歷史文獻的一部分,所以我今天要全文讀出。我繼續宣讀我的辭職宣言:

 

「本人一直深信,香港市民並非只是簡單定義的經濟動物。港人是有政治理想的。二零零三年的『七一大遊行』,就是港人努力捍衞自由民主的價值的最好例證。如今香港的民主發展,已經滯後於當世所有已發展地區,本人生逢其時,身在其位,實在無法逃避這一代人對民主運動的承擔,上承『七一精神』,投入新一波的民主運動,為打破困局而勇於嘗試,所以,我們權衡輕重,才決定辭去議會席位,觸發補選,造成變相公投,將政制發展決定權還給香港人。

 

台灣民進黨創黨成員林濁水,在二零零八年總統大選後的座談會,對一眾香港民主派人士說過這樣的一番話:『如果台灣民主真的已因政權二次和平輪替而確立,民主已是台灣的日常生活而不是追求的目標,那麼,追求民主的神聖性旅程亦告一段落,政治將歸於平淡,但香港的朋友卻不必擔心以後再看不到令人興奮的選舉熱鬧,因為香港社會仍處於追求民主的過程中,所以在台灣失落的神聖性注定會在香港重生,你們注定會是個神聖過程的參與者或領導者。』林濁水先生這番話,真是於我心有戚戚然!

 

只是我們的嘗試,也實在太過委屈求全了:香港沒有『公投法』,我們必須先放棄議席,才能換來港人為政制發展投下一票的基本權利。且於未來數月,我們除了為『五區公投』運動付出無窮的心力,也要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誠如梁國雄議員所言,我們在龐大的國家機器面前,手無寸鐵,荏弱難持;對於一些人最近的各種指控及構陷羅織罪名,我們只能說一句:我們手上沒有任何武器,只得五封辭職信,試問何罪之有?

 

溫家寶總理在二零零九年在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上,發表的國務院工作報告中提出:『積極穩妥地推進城鄉政治體制改革,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要健全民主制度,豐富民主形式,拓寬民主渠道,依法實行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要健全基層羣眾自治機制,擴大基層羣眾自治範圍,完善基層民主管理制度,保障人民羣眾依法直接行使民主權利、管理基層公共事務和公共事業。』。

 

『五區公投』運動恰恰引證溫家寶所講的:『豐富民主形式,拓寬民主渠道』;特區政府恐怕是在中國土地上最有條件『依法實行民主選舉』,『保障人民羣眾依法直接行使民主權利』的政府;然而,面對權貴及既得利益者的沆瀣一氣,以強大的力量阻撓政制發展的民主化,政制發展之路,已是退無可退。反高鐵運動風起雲湧,以及政制發展諮詢的行禮如儀,清晰告訴人們:政治權貴對於基層民生及政治層面的絕對操控,已令香港社會陷入深層的矛盾,以及面臨空前嚴峻的危機。就連社會主義祖國,最少在形式上也要宣示『實行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我們的特區政府卻無動於衷,對追求民主有尊嚴的自覺的香港人,此時此刻必須為將來作出一個理性的抉擇。

 

一九四五年七月抗日戰爭即將結束之際,民主人士黃炎培在延安與毛澤東作了一番著名的窯洞對話,黃炎培說:『我生六十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

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有能跳岀這週期率的支配力。……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總之沒有能跳出這週期率。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條新路,來跳出這週期率的支配。』

 

毛澤東答:『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然而,一百多年來,在中國土地上,民主與專制反覆較量的結果是,專制主義始終是陰魂不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極權思想始終是無法解放。』

 

所以,中國特區的『五區公投』運動遭遇打擊、抹黑,甚至可能會被消滅於萌芽狀態,人們就不必感到驚詫了。

 

相信廣大市民都已經知道,甚至亦感受到,我們作為推動『五區公投』運動的推手,已經因為推動民主而遇上巨大的壓力。在黑暗之中,在人的智慧窮盡之時,作為一個基督徒,我只可以學習教會歷代聖徒,向我的上帝祈禱。

 

『我求神賜我和平的心,接納那些不應改變的,賜我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勇氣;去改變那些我要去改變的;更求神的智慧,去辨別那些是應改變,那些是應被接納的。

 

於是我在《聖經》中,尋求耶穌基督的亮光。重溫耶穌基督的『登山寶訓』,給我很大的安慰。『登山寶訓』記載的『八福』,其中兩次提到『義』。

 

耶穌應許我們公義,也叫我們選擇公義的路。『八福』中的『飢渴慕義』的『義』,是公義。義者,宜也,即是尋求合宜的對待。歷世歷代尋求合宜對待的人豈止有千千萬萬。世界上有很多人在戰爭中無故犧牲、在發表良心言論時被監禁、在堅持信仰時被打壓、在維護自己權益的時候被傷害。人類經過無數的戰爭,受苦受難、流淚流血、家庭離亂等等,從這些慘痛的經驗,人類學習到要以文明的方法,去合宜對待每一個人。兩千多年前希臘哲學家一個『民主』概念,發展至今天現代國家發展成熟的、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是人類文明的結晶。身處不民主地區的人,對於社會公義,有無限的飢渴。在《聖經》『八福』中,我看見耶穌基督的應許,神說:『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他們必得飽足。』

 

民主制度這一個理想,可望而不可即。港人在回歸後,仍然生活在不民主、不合宜的制度下,社會有太多不公義,人民有太多冤屈。不能掌握政制發展的決定權,人民對公義的飢渴不會停止。

 

以下這段經文,更令我心無窒礙,向着標杆前進: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

 

耶穌基督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那不從門進羊圈,倒從別處爬進去的,那人就是賊,就是強盜;那從門進去的,才是羊的牧人。』看門的給他開門,羊也聽他的聲音,祂又說:『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我是好牧人;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正如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並且我為羊捨命。』

 

所以,『盡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這個主張,就是要讓那些想要當人民僕人的人,可以堂堂正正,從大門進入,參與普選制度,取得人民的授權。

 

由於時間所限,還有兩段讀不完,不過不要緊。今天我要跟大家說,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五區公投」取得五十萬以上香港人的支持,這是創造了歷史先河。無論你們用甚麼手段,都不可以打壓我們爭取雙普選的決心。在二零一一年五月,特區政府為了阻止議員再次辭職,發動變相公投,不惜「霸王硬上弓」推出剝奪港人投票權的遞補機制,發展到今天,變成一個笑話。

 

譚志源局長,你繼志述事,但今天你提出的《2012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基本上是一個笑話。既然這個笑話擺在議事堂上,我們今天一定陪你「玩到底」。我要告訴你,這千多項修正案,我一定盡我最大的努力,每一項我都會發言十五分鐘,你乖乖地坐在這裏,最少坐十五天,不要離開。所有建制派議員都是一樣,要不你們便醒目一點,早點下班回家睡覺導致流會,下星期三再見。多謝主席。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