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七月七日擊楫中流:臣罪當誅

最近建制派圈子出現許多傳聞、耳語,都是與特首林鄭月娥的去留有關,這位痼蔽自私,剛愎自用的特首,可能會與梁振英同一命運:「不得連任」!甚至可能一任也做不完,提早「執包袱」。

林鄭為首的特區政府在修訂《逃犯條例》一役遭到重挫,引起一場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政治抗爭運動,令到特區政府出現嚴重的管治危機,以年輕人為主的反政府示威亦遍地開花,作為行政長官,林鄭只是心不甘情不願的道歉了事,當然難息眾怒。林鄭的去留,雖說由不得她自己作主,但為甚麼她連提出引咎辭職等候北京主子發落這個動作都不做?

較早前,林鄭在禮賓府會見港區人大及政協代表時曾說不會辭職,因為不想為中央添煩添亂。問題是林鄭在反修例一役的挫敗,不僅是她個人需要付出代價,北京亦因今次「香港之亂」,需要面對國際關係可能出現的逆轉,甚至兩岸關係亦因此而有重大變數。林鄭又何止是為北京主子添煩添亂,簡直是犯了「臣罪當誅」的重罪!

港英政府政務官出身的林鄭,一七年經「今上」欽點得以登上特首寶座,去年十月在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中,與國家主席習近平並肩而行,意氣風發;同年十二月上京述職,又獲習以「志不求易,事不避難」八字嘉勉有加。那時候,林鄭八面威風,特首做兩任之說甚囂塵上。但是政治詭譎多變,「真係一日都嫌長」!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慘敗,既是必然更是應然。自以為是,沒有博采周諮,細心聆聽不同意見;把立法會當作政府的橡皮圖章,視「行政機關向立法機關負責」為具文;錯估形勢,低估反對力量。出事之後,「修例三人組」特首林鄭月娥神隱,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均不用問責下台,不啻是為反政府抗爭送上彈藥,社會動盪,真不知伊於胡底!

在修例一役犯下嚴重錯誤的林鄭,不但令「香港之亂」加劇,香港的國際形象受嚴重損害,英美及歐盟聲援港人反修例,被中方視為干預內政,導致中國與西方陣營關係惡化。更加弔詭的是,林鄭竟然成為蔡英文的最佳助選員,民進黨明年大選有機會保住政權,「獨立建國」行前一步。主張「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國民黨,也不得不藉「香港之亂」,重申反對「一國兩制」的立場。北京對台多年的統戰工作,恐毀諸一旦。

林鄭「神隱」時,曾在禮賓府閉門會客時說了一句:「好多人以為我死了,但我不會死得去。」闖了那麼大的禍,難道她仍認為自己「死唔去」,以為特首權位可保?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707/bkn-20190707000417896-0707_00832_001.html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