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七月六日擊楫中流:議會尊嚴

立法會大樓七月一日晚上遭示威者衝擊、破壞後,由於整修需時,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決議十月前不開會,即是議員提早放暑假。建制派議員強烈譴責示威者的「暴行」,要求警方嚴正執法,立即展開拘捕行動,將闖入立法會大肆破壞的示威者繩之以法,維護議會尊嚴。連日來,警方展開大搜捕,已有十多人被拘。

發起撐警集會的何君堯議員認為,必須要找出幕後黑手,泛民是幫兇,警方應一併處理。何君堯更歇斯底里的吼叫,發出「恫嚇」:「法官不能再麻木不仁,我何君堯一定會追究到底!」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引發香港有史以來最強烈的政治風暴,管治團隊分崩離析,立法會不同黨派的對立升級,社會矛盾加劇,不同政治取向藍絲、黃絲群眾的衝突隨時由文鬥演變成武鬥。動輒就說甚麼「殺無赦」的議員如不克制,繼續撥火,後果不堪設想。

經民聯議員梁美芬形容七月一日是「立法會一百七十六年歷史上最黑暗的一日」,並表示這是香港人的立法會,不容破壞!根據筆者擔任八年民選立法會議員的知識和經驗,我可以實實在在告訴你們:立法會從來就不是一個可以代表香港人的議會;它也不完全是一個在間接民主制度下的代議機構;由於制度上的缺陷,它完全無行使制訂法律、監督政府的功能,它甚至無法發揮制衡的力量。筆者幾年前曾撰《比橡皮圖章更不堪/香港立法機關崩壞實錄》一書,從「議會無上」講到議會崩壞,議會政治的理想與現實可以說是完全相反。立法會只有一半議席由普及而平等的選舉產生(地區直選),功能組別產生的議席經過有關團體的操作、規劃,大部分是「零票」當選,即使在「小圈子」選舉,民意基礎一樣十分薄弱。功能組別的立法會議員以建制派佔多數,他們與親政府政黨的地區直選議員加起來佔了六成議席,成為政府的表決部隊,所有政府提出的法案、議案,採簡單多數制表決,必然篤定通過。建制派被稱為「保皇黨」,是客觀、確切的形容。

除了制度的缺陷,也有人的缺陷,那就是大部分議員議事能力拙劣。議者「言宜」也,但有些連把話講清楚說明白的能力也欠奉的議員,言不及義,語焉不詳;更多的是甚少做公共政策調查研究,開會前不看文件不作準備,開會時對官員小罵大幫忙,批評一下政敵;議員在法案委員會必須逐條審議法例草案條文,卻很少有人會尋章摘句,咬文嚼字,查找條例草案條文的不足,看不到這些立法者有「一字不肯放鬆」的謹嚴態度。試問這樣的議會還會有甚麼尊嚴!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706/bkn-20190706000432687-0706_00832_001.html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