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七月十一日擊楫中流:回天乏術

自作孽不可活,有史以來民望最低,最不被港人信任的特首林鄭月娥日前終於承認修訂《逃犯條例》工作完全失敗,《逃犯條例》的修訂工作或者這條例草案已經「壽終正寢」。林鄭也許認為這是她吸取教訓後的「吐實」,希望可得到市民的諒解,然後重新上路。但是究竟是誰令到特區政府的管治走向末路,甚至回天乏術?

林鄭上任之初,擺出一副志切興革的姿態,自詡「志不求易,事不避難」,而所謂異於前任的新管治風格,卻是擅專一切,用人唯私,「雞鳴狗盜出其門」,林鄭為首的特區政府原來是庸官廢官的「安全屋」。拔擢知法犯法、徇私枉法的鄭若驊為律政司司長,戕害法治,敗壞官箴。鄭若驊是「修例三人組」之一,負責草擬法例草案,但自修例出事後一直龜縮,不必問責下台;提升「做實事」三字唸唸有詞,實則庸碌的張建宗為政務司司長,成為「能見度」最低的主要官員;留任前朝的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可是這位負責制訂財金政策,管理逾萬億港元財政儲備、數萬億港元外匯基金及土地基金的「財爺」,目光如豆,缺乏國際視野,對於解決香港經濟面臨的困境,只會人云亦云。最令市民印象深刻的是,去年「庫房水浸」,利民紓困措施漠視基層痛苦,後知後覺的「補漏拾遺」派錢四千元計劃,已跨越兩個財政年度仍未完成,堪稱史上最廢。

三位司長「德不配位」固然不堪,十三位局長率多顢頇無能,又不得人心者,尸位素餐,浪費公帑。至於「參與密笏」的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十六人,爾虞我詐,各懷鬼胎,不是唯唯諾諾便是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這樣一個管治團隊,焉能不敗!

在任何一個文明開放的社會,這樣一個政府還可以活下去嗎?林鄭不下台,政府不改組,可以管治下去嗎?林鄭承諾改革諮詢架構,尤其是改革青年發展委員會。反修例以至反政府運動波瀾壯闊,主要是九十後千禧後世代自覺覺他,鼓動風潮,造成時勢,林鄭如今才猛然醒覺,聲稱要做好青年政策,加強溝通,恐怕為時已晚。

林鄭重申不會辭職,因為特首辭職不簡單,希望市民給予機會讓她繼續為市民服務。也有人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引用「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這幾句話來為林鄭緩頰,既然幡然悔禍,就讓她重新出發吧!殊不知《歸去來兮辭》正是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辭官歸田園之作,表達了他對黑暗官場的厭惡,讚美農村的自然景物和勞動生活,顯示歸隱的決心。香港特首不能自動辭職,那就等北京主子發落吧!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711/bkn-20190711000427933-0711_00832_001.html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