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九月三日擊楫中流:世代之爭

九月二日新學年開始,除了大學生以「罷課不罷學」進行政治抗爭,也有不少中學生響應以罷課表達反修例訴求。近一百年前,胡適與北京大學總務長蔣夢麟在五四運動一周年後聯名發表《我們對於學生的希望》一文,其中有句話:「荒唐的中年老年人鬧下了亂子,卻要未成年的學生拋棄學業,荒廢光陰,來干涉糾正,這是天下最不經濟的事。」今天看來一樣有其時代意義。
「己亥事變」由港人反對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而起,演變成為一場持續不斷出現暴力對抗的全方位反政府運動,令到全球注目。年輕世代衝擊統治者「天地君親師」意識形態及「家長政治」權威,無疑是世代之爭。這是新時代政治反抗運動的故事,主人翁是香港的九十後、千禧後青少年。正如毛澤東所說的,「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鬧下了亂子的荒唐的中年老年人」,與「丟掉幻想、準備戰鬥」的年輕一代你死我活的決戰,不是無緣無故,忽焉出現的。
特區政府由梁振英到林鄭月娥都認為年輕人對現狀不滿,因而嘩變、造反,是不識好歹、不分輕重,必須有以制之。二○一四年九月杪,大學生反對人大「八三一決定」,發起佔領運動,林鄭月娥時任政務司司長,亦是政改三人組成員之一(另外二人為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曾與學運領袖周永康、羅冠聰、梁麗幗、岑敖暉等人公開對話,人們從電視畫面察顏觀色,可以看到林鄭是在做一場極為拙劣的政治公關騷。她當然不認同學生爭取民主的方式和行為,於是擺出一副家長的面孔。「政治對話」也就沒有求同存異的交集。
二○一六年農曆正月初一,旺角發生嚴重的警民衝突,梁振英政府首次將示威者以暴動論罪,法院將不少年輕人、學生判處二至七年不等的重囚,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製造了第一批政治犯。因暴動罪成被判處六年監禁的梁天琦,是香港大學哲學系畢業生,二○一六年年初參加立法會新界東地區直選補選,揭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大旗,在泛民、建制夾擊之下,取得六萬多票,高票落選。二○一六年九月,梁天琦參加立法會新界東地區直選,筆者當時預料,梁在多議席比例代表制下,應可順利取得一席。其後梁天琦被選舉事務主任以其主張港獨為由取消參選資格,代替他參選的「青年新政」成員梁頌恆順利當選。如今梁天琦身陷牢獄,他參選時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竟然催使年輕示威者「在艱彌厲,戰鬥到底」,而他亦成為這些人的精神領袖!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903/bkn-20190903000440309-0903_00832_001.html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