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九月十七日擊楫中流:政治文宣

林鄭月娥在閉門會客時透露,曾找過八家全球性的媒體公關公司,協助重啟宣傳香港及特區政府工作,其中四間立刻婉拒,因為這些公關業者憂慮,在「反送中」期間協助特區政府進行宣傳,會導致聲譽受損,另有兩家公司則考慮過後同樣拒絕。這是物理的必然,沒有甚麼好埋怨的!古人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孟子‧公孫丑下》),即是行事若符合公理正義,就會得到多數人的幫助;行事若違反公理正義,便得不到多數人的幫助。林鄭月娥應該捫心自問,究竟作了些甚麼孽?
政治公關公司收錢替特區政府宣導政令或改善形象,了不起是塗脂抹粉、文過飾非、隱惡揚善,總不能混淆視聽,把黑的說成是白。除非特區政府自設宣傳部,而負責政治文宣的人又是戈培爾再世。德國納粹黨宣傳部長戈培爾有一句名言:「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不會成為真理,但謊言如果重複一千遍而又不許別人戳穿,許多人就會把它當成真理。」再說,由於實行「一國兩制」,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只有只會發布政府新聞、不識宣導政令的政府新聞處,不設中央宣傳部,亦沒有政府喉舌或宣傳機器,政治文宣要靠「外判」,而此時此際「統戰」新聞媒體的工作當然更是一籌莫展。
這令我想起孟子有幾句話:「詖辭知其所蔽,淫辭知其所陷,邪辭知其所離,遁辭知其所窮。生於其心,害於其政;發於其政,害於其事。聖人復起,必從吾言矣。」這是他與弟子公孫丑的對話,譯成白話就是:公孫丑問:「如何才算是理解別人的說話呢?」孟子回答說:「當一個人說話偏頗不正,就知道他的心蒙蔽不明;當說話放蕩不拘,就知道他的心陷溺不拔;當說話邪亂不辨是非,就知道他的心已悖離正道;又當說話支吾閃爍逃避現實,就知道他的心已理屈窮乏。這四種言辭,都是由心產生的;若是身為當官從政的,就會危害政事;如果發生在政事上,就會危害國家大事。即使是聖人在世,也必然會贊同我這話的。」
林鄭無法解決由她一手造成的亂局,而且還要推卸責任,「可供政治操作的空間非常有限」這句話的潛台詞不就是說北京主子在操控,她只是傀儡嗎?這豈不是「昭告」世人:「一國兩制」已經變形走樣!至於她說「目前政府除了三萬警察是一無所有」,人們特別是建制派政黨,也可以把這句話解讀為把警察推到最前線成為箭靶。至於完全依賴警察不斷加強武力「止暴制亂」,只會令衝突加劇,早晚會出現嚴重的人命傷亡,而香港變成鬼域!為甚麼她一個人作的孽要由所有香港人來承擔後果?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917/bkn-20190917000424424-0917_00832_001.html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