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五月十二日擊楫中流:政治賭局

美中第十一輪經貿高級別磋商日前結束後,美國貿易代表萊蒂澤發表聲明稱,較早前已根據總統特朗普的指示,對約二千億美元中國貨品徵收的關稅稅率,由百分之十增加至百分之二十五,並啟動對餘下約三千億美元中國貨品加徵關稅的程序。即是現時美國基本上是對所有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否認談判破局,他在會後表示,兩國在談判中發生的曲折是不可避免,他強調對未來中美繼續磋商會是審慎樂觀。中國官媒的報道稱,目前雙方在取消全部加徵關稅、貿易採購數字應當符合實際以及文本平衡性三個中方核心關切的問題上仍存在分歧。又說:「歷史和現實已經表明,打打談談或將是中美解決經貿摩擦的常態。中方堅決反對貿易戰,已經做好全面應對準備,也會理性對待後續磋商。」

特朗普展示了「談判可以繼續,有無協議I don’t care,但關稅卻照加」的予取予求態度立場,中方似乎並不感到意外,亦沒有表示強烈不滿,只是繼續「苦撐待變」,期待美方能在貿易談判上「與中方相向而行」,達成協議。

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期間高舉「美國優先」大旗,對於長久以來的美中貿易逆差,以及中國藉由竊取美方的智慧財產來壯大自身科技、軍事和經濟力量十分不滿,矢言當選後必定對中國貨品開徵懲罰性關稅。特朗普去年開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沒有唱高調,不會說甚麼為普世價值而戰,他只是選擇在地緣政治和利益得失方面與中國較量。特朗普商人從政,「功能性思考」的人,多數是利字當頭,不談仁義。所以,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人權等普世價值上形成堅定的聯盟,用西方市場置換中國的極權制度,讓其融入文明規則和價值體系,即二、三十年前西方國家所講的和平演變,並非特朗普那杯茶。

美中貿易談判是一場政治博弈,卻非零和遊戲,但對於特朗普個人而言,則是一場賭局。手上籌碼比中國多,可以賭得很大。他預期要贏的「彩金」必然是:削減美中貿易逆差,去除中國種種不公平、不合理的貿易行為;企圖改變中國由政府主導的經濟體系,遏止中國政經勢力對外擴張的勢頭。贏得這場賭局之後,二○二○年連任總統便沒有甚麼懸念了。特朗普在貿易談判採取強硬姿態,攸關個人政治前途。

特朗普看的是眼前利益,中國表現低姿態,希望達成協議是否就符合長遠利益?中國也有人認為達成協議反而會令中國利益長期受損,加稅只是一時的損失,因此不簽協議比簽協議好。習近平會怎麼想呢?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512/bkn-20190512000445883-0512_00832_001.html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