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五月十六日擊楫中流:人禍不息

豬瘟剛進門,鼠肝隨後至,狗官當道,人禍不息,東方之珠變成一溝死水,昔日璀璨光輝不再,漫漫長夜難見一炬之明。

上水屠房日前發現豬瘟後,特區政府殺豬六千多頭可以了事嗎?憤怒的豬農踢爆當局衞生檢疫及屠房管理連環大漏洞,發出「最後通牒」:若不開放荃灣屠房恢復本地豬上市,或會發起活豬佔領政府總部行動。由於上水屠房被封場後,連帶本地活牛屠宰亦「被煞停」,新鮮牛肉供應同受影響。豬農及業界生計受損,當然會強力反彈。

繼豬瘟來襲,本港日前又再發現三宗人類感染大鼠戊型肝炎個案,連同去年本港發現的全球首兩宗案例,至今累積五人「中招」,個案更遍布本港四個地區,包括黃大仙、九龍城、南區及屯門。最新三宗感染個案均為年長男子,其中一人因長期病患已於本月初離世。政府滅鼠不力,鼠患問題不斷惡化威脅市民健康。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相信人類感染大鼠戊型肝炎的個案已在社區愈來愈普及,需要更密切留意該病毒的傳播情況,包括更深入調查三人的感染途徑。

看到非洲豬瘟到大鼠戊型肝炎「紛至沓來」,市民當然焦慮,但人禍不息更令人憤怒。二○○三年奪去二百九十九條性命的沙士瘟疫,不就是人禍所造成的嗎?試問十六年之後,醫療衞生情況有改善嗎?高官有變得比較不壞嗎?由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到林鄭月娥,一個比一個不堪!

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秉承前幾任特首的重商主義,財經政策向商界傾斜,大部分市民無法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大白象工程超支已逾千億港元,承建商予取予求,個個肚滿腸肥;更加荒謬的是,香港生活指數全球最高,至於草根階層的收入僅可餬口,只能在一個求生存的邊緣苟活。前年庫房水浸,盈餘千四億港元,乃有派錢四千元之舉,日前有申請者收到四元港幣,那是因為要扣除受惠於去年財政預算案寬減差餉的數額,「補漏拾遺」原來如此!「關愛共享」四大元此一個案,要用多少行政費呢?天可憐見,究竟香港人造了甚麼孽,要被這樣一個垃圾政府管治?

筆者想起《艾子雜說》有這樣一個故事。齊宣王問艾子:「我聽說古代有一種動物叫做獬豹,是甚麼東西?」艾子說:「牠是堯時代的一種神獸,會在朝廷上分辨出奸邪之徒,並將之吃掉。」艾子講完,便有人說:「如果今天還有此獸,便不愁餓死。」我們不妨也可以這樣說,今天香港如果有此神獸,讓牠進入特區政府,牠大快朵頤之後,香港也許有機會撥開雲霧,見到青天!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516/bkn-20190516000419084-0516_00832_001.html?fbclid=IwAR2TL7zc9UBU8w04WPisbOGYKjUHwSdwLqb6YlaF1UbOBBD3R9dqAoPg37M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