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五月十四日擊楫中流:正字標記

歷史沒有如果,只有教訓。

一二年五月二日,為阻止《二○一二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俗稱「替補機制」)的審議,筆者與當時所屬「人民力量」的黨友陳偉業開始在立法會大會恢復二讀進入全體委員會階段,提出過千條修正案發動「拉布戰」,不停進行冗長的發言,唇焦舌敝,延長會議時間,希望以議會少數反對力量對抗議會的「多數暴力」,向專權政府挑戰,企圖拉倒一條剝奪港人政治權利的惡法。拉布在外國議會很常見,從來都是少數派跟多數派討價還價的其中一項手段,符合「制衡」、「多數必須尊重少數」的民主精神。

由於時任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自我充權,宣布終止議案辯論,強行「剪布」,我們的拉布戰無法阻止剝奪參選權利的「替補機制」惡法於一二年六月一日通過。放諸世界各國民主政體,並不容許議長可以有終止辯論程序的權力,而有關終止議案辯論的動議,更是必須獲得議員同意。香港立法會的《議事規則》沒有終止議案辯論的條文,曾鈺成卻引用《議事規則》第九十二條來賦予自己腰斬會議的權力,而不是參考外國是由議員辯論後表決的做法。立法機關不講程序公義的做法,如何反映民意?

不過,在替補機制惡法通過後,筆者繼續在其他議案拉布,由於當屆立法會會期已到末段,連續兩個月的拉布戰產生了「火燒連環船」效應,終於拉倒俗稱「網絡廿三條」 的《二○一一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及新任特首梁振英提出的「五司十四局」重組政府架構決議案。

泛民主派第一大黨民主黨在「反替補機制拉布戰」擔任的角色極為醜惡,袖手旁觀,不參與推倒剝奪港人選舉和被選舉權惡法的拉布行動固然不堪,與主席曾鈺成閉門商討終止議案辯論的決定後,對建制派議員何鍾泰提出將每項修正案表決時間由原來的五分鐘縮短至一分鐘的動議,民主黨竟然集體「不投票反對」,變相「幫手剪布」,十分無恥。不過,在反替補機制拉布戰後期,社民連的梁國雄和已退出民主黨的鄭家富,為相同而團結,替疲態漸露的陳偉業和身患眼疾的筆者助拳。反替補機制拉布戰在曾鈺成剪布之後結束,功敗垂成,筆者在法案三讀以《沒有懷憂喪志的本錢,抗爭到底》為題的發言,對於民主黨在這次拉布戰的表現,引述但丁在《神曲》中說的一句話相贈:「地獄裏最熾熱之處,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仍要保持中立的人。」

立法會法案委員會鬧雙胞,引發兩派議員激烈的肢體衝突,民主派忽然勇武成為「議會暴力」的正字標記,支持者很亢奮!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514/bkn-20190514000446049-0514_00832_001.html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