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五月十三日擊楫中流:但開風氣

立法會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鬧雙胞,建制、泛民兩派議員爆發近年罕見的肢體衝突。民建聯主席李慧琼譴責反對派暴力野蠻阻撓審議修訂,並形容是香港民主黑暗的一日;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則指出現混亂是因為要阻止建制派不合憲及非法的會議。

毛澤東說:「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立法會今天出現的亂象,亦是其來有自。行政機關向立法機關負責,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議會代表人民制訂法律,監察政府,是民意機關,它的具體權力應包括立法權、預算權、質詢權、同意權等,但香港立法會則虛有其表,實質職能廢置,有如殘障。立法會組成方式令親政府的建制派永遠是「多數黨」,政府提出的議案和法案,除了政改方案,只要在席議員過半數投票支持便獲通過。建制派本來已佔據過半數議席,而在地區直選部分,泛民主派因為陸續有議員被褫奪議席,已無法保住過半數的優勢,即是分組投票的可、否決權也失去了。這樣的所謂民意機關,比橡皮圖章更不堪,可以胡混了二十多年,那是因為:建制派歪曲民意,保皇不遺餘力;民主派為保議席,抗爭消極退縮。

建制、泛民兩派議員首次在立法機關有激烈肢體推擠,有人報警聲稱被襲,有人跌倒受傷入院,更各自向媒體聲討對方行使暴力,端的是丟人現眼。建制派雖然人多勢眾,一向表示動口不動手,如今不是「動手動腳」了嗎?民主派則奉劉慧卿的「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理念為抗爭的金科玉律,此次強闖會議室,爬枱搶咪推人,十分勇猛,加上日前民主黨主席胡志偉以粗言辱罵林鄭,敲爛了「和理非非」的「貞節牌坊」!

○八年十月,時任行政長官曾蔭權宣讀施政報告,提到增加生果金(長者高齡津貼)金額,但七十歲或以上的長者一樣要資產審查時,筆者在議員座位上向他擲香蕉,並高聲臭罵刻薄寡恩的特首;民主黨隨即召開記者會譴責筆者的暴力行為,破壞議會秩序和尊嚴。○九年二月,時任財政司司長的曾俊華宣讀預算案,筆者手持「坐擁萬億財政儲備,無視百萬窮人死活」的標語走向曾並伸手搶其發言稿,其後民主黨及公民黨發表聯合聲明,對筆者「動粗干擾會議進程,傷害立法會尊嚴和阻礙議會有秩序運作的行為」表示不滿和非常遺憾,更主動建議立法會議事規則委員會討論此事,防止事件重演。之後,每逢筆者及所屬政團在議會有激烈抗爭,泛民例必公開割席。

有人問我對泛民日前在議會「勇武抗爭」有何看法,我說:但開風氣不為師!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513/bkn-20190513000436859-0513_00832_001.html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