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八月六日擊楫中流:史盲政治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否定過去「個人超越政黨」的說法,今日宣布成立「台灣民眾黨」,只不過是為台灣民主的惡質發展多添一條註腳。台灣政壇沒有「君子群而不黨」這麼高尚的事,政客就是政客,沒有誰比誰高尚。

柯文哲以近百年前「親中(中華民族)偏左」的蔣渭水成立過的「台灣民眾黨」作為他新政黨的名稱,除了遭部分政黨人士質疑,更引發蔣之後人的抗議和不滿。蔣渭水孫子、「蔣渭水文化基金會」執行長蔣朝根認為,黨名相同可能導致混淆,希望柯文哲再加以斟酌。至於蔣渭水外曾孫女鍾法藍罵得更狠:「柯文哲去死,賤人!不要再來吃我阿祖豆腐了,蔣渭水才不屑你這種貨色!」對此,柯文哲回應說:「台灣民眾黨不是蔣渭水一個人專有,蔣渭水也不是任何一個後人所專有的,事實上歷史是眾人去貢獻的,也由眾人去承擔,最後由眾人來記憶。台灣民眾黨有他的歷史意義,但它也有新時代的意義。」本來柯文哲組黨用甚麼名稱並不重要,要看他的政黨成立後,有沒有做出背離人民的事情,到時再罵他辱沒先賢也不遲,蔣氏後人實在反應過度。更何況蔣渭水對台灣的功德,亦並非只有其後人有發言權。也有不少偉人的後代與祖先背道而馳,蔣介石的文膽陳布雷,為國民黨鞠躬盡瘁,他孫子陳師孟卻在台灣追殺國民黨死而後已。

柯文哲組黨以「台灣民眾黨」為名的爭論,反映台灣歷史在中華民族歷史中錯置的悲劇,而政治人物出現的史盲症,更凸顯其對歷史文化沒有一種尊嚴的自覺。蔣渭水在日治時代喚起台灣人抗日風潮,成立「台灣民眾黨」是要為同胞在日本殖民統治的壓迫下找回尊嚴,但蔣渭水及「台灣民眾黨」過去一直被刻意遺忘,即使威權政治結束後的民主時代,國民黨不喜歡蔣的左翼思想,而民進黨則故意掩蓋其強烈的中華民族認同。荒謬的是連後藤新平、八田與一這些日本殖民官僚都受到藍綠政客的肯定,而在日本殖民統治下組黨反日的台灣人抗爭的夙昔典型,卻遭冷落。

台灣政治最常為人所詬病的是政黨惡鬥,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統獨成為判斷是非對錯的唯一標準,這種意識形態爭議在一個民主社會來講毫無意義,但卻成為藍綠政黨攻伐對手的武器。威權國家有顏色革命,台灣這個唯一的華人民主社會則有顏色鬥爭。蔣渭水的政治立場,用今天的標準來說,非藍非綠,對於今天的台灣政客而言,既然沒有甚麼值得他們謳歌的地方,那就更加不應把他作為政治操弄和消費的對象。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806/bkn-20190806000432436-0806_00832_001.html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