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八月十三日擊楫中流:香港之死

香港正走向「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的斷港絕潢,不見出路,甚至是死路一條!面對這樣一個危疑震撼、人心惶惶的困局,主要官員不是寫網誌,便是開記招;不是表示憤怒,便是譴責暴力;乃至警方每天開記招簡報「止暴制亂」,根本無法「撥亂反正」,因為「亂源」在林鄭及其領導的政府。至於港澳辦三不五時召開新聞發布會或發聲明,為事件定性,遣詞用字愈來愈嚴厲;譴責暴力,主要還是撐警。逾越分際的「綏靖」或「警告」,都只會令香港更加分化,這是顯而易見的。

十年前讀過的一本書《沉默的串謀者》,書中所寫的,正是我們這些年所經歷過的事的總和,我們之中許多人就是「沉默的串謀者」。中國人不是常說「姑息養奸,縱欲養惡」嗎?「世上許多不幸,源自沒有說出口的事。當我們眼見真理卻不發一語,就是我們開始死去的時候。」仍然繼續擁護這個殘民以逞的政府的「愛國愛港」人士,特別是建制派政客,不妨細讀這本書,看完以下這段話都沒有感覺的話,恐怕就是「開始死去的時候」:「說來諷刺,沉默串謀的存在,部分是出於維護團結之故,然而由於它阻礙了誠實、互信的關係所不可或缺的開放性溝通,反倒傷害了群體的團結。為了保護群體,沉默的串謀往往反倒讓群體機能出現障礙。沉默也會導致道德淪喪,因為它打開了傷害的大門。這就難怪沉默連同秘密,會成為違法亂紀者的一大武器。畢竟,殘酷和墮落都在黑暗中滋長,要驅除他們,你們必須投以最明亮的光芒。」

馬丁路德金有一名言:「我們這一代人必將感到悔恨,不單單為了惡人可憎的言行,也為了好人可怕的沉默!」那是回應一保守白人的來信指種族平權遲早會來臨,耶教也是花了二千年,才有現在的進步,暗示馬丁路德金並不需要組織激進的公民抗命。馬丁路德金說,時間是中立的,如果民眾有持續不斷的抗爭,改變終會來臨;相反,若民眾因循苟且,社會只會停滯不前。過去二十年的香港,就是面對不義,大多數人的表現都是「可怕的沉默」!正如魯迅所言:「慘象,已使我目不忍視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聞。我還有甚麼話好說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無聲息的緣由了。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我們活得愈久愈容易沉默,這不是對現狀的無力感或無奈,而是屈從沉默,串謀沉默,然後內心死寂,最後在沉默中滅亡!

今年春夏之交香港的「己亥事變」,有人在沉默中爆發,更多的人選擇在沉默中死亡,到最後就是香港之死!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813/bkn-20190813000435240-0813_00832_001.html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