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八月十二日擊楫中流:合乎人性

《中國電影報》八月七日透過官方微博表示,「國家電影局消息,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二○一九年第五十六屆台北金馬影展。」台北文化部表示,金馬獎尊重電影藝術及創作自由,呼籲中國官方勿以政治干預文化交流。陸委會更公開斥責中共做法「極權、蠻橫」,扼殺演員們得到肯定的機會,此舉明顯是透過政治干預藝術,利用這個方式「赤裸裸介入台灣選舉」。然而,政治「不安分」,甚麼都要管,海峽兩岸的政府,五十步與百步之分而已。
去年金馬獎的統獨爭議,本來只是兩岸電影人在台上隔空政治對話,各自表述。台灣導演傅榆以《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奪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上台領獎致詞時有感而發:「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大陸藝人涂們立即在頒獎時回嗆:「特別榮幸再次來到『中國台灣』金馬獎頒獎,我感到了兩岸一家親。」兩岸電影人利用金馬獎頒獎場合表達政治訴求,或許有人認為這樣會讓金馬影展失焦,不是很恰當,但是更加不堪卻是:蔡英文操弄兩岸電影人的統獨爭議,拉抬民進黨「九合一地方選舉」的選情。這算不算政治「滋擾」文化交流?

今天的台灣,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度,主張統一或獨立都不會被言論入罪,維權及「惡意評詆」政府施政更不會被控「煽動顛覆政府」罪。涂們在台灣講的話在大陸人眼中會覺很「屌」,但傅榆若在大陸金雞獎頒獎禮講同樣的話,後果堪慮。這令我想起美蘇兩大陣營冷戰時期的一個笑話:美國與蘇聯究竟哪一國比較有新聞自由?美國記者說,美國有高度的新聞自由,我們可以在白宮門前罵尼克遜。蘇聯的記者說,那有甚麼稀奇,我們也可以在克里姆林宮門前罵尼克遜!

七十年來,台海兩岸由「光復大陸國土」對「解放台灣同胞」的軍事對峙冷戰時代,到兩岸民間交流、和平共處的冷和時期,都是與政治脫離不了關係。兩岸掌權者的政治設想從來都不是以促進人民的最大福祉為目的,「民族復興」或「守護台灣」的口號當行,其實都是觀念的騙局,是統治者用來裹脅黨徒及以外的人群,以鞏固權力。不過,至少在台灣這樣的民主社會,你可以過問政治,也可以不過問政治;你過問政治的時候,不會有人說不准你過問,不會有人說你「尋釁滋事」,或者被扣上「煽動顛覆」的罪名;你不過問政治的時候,也不會有人強迫你非過問不可,更不會有人說你不「愛港愛國」。過問與不過問政治都是自由的選擇。這也許就是比較合乎人性的政治。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812/bkn-20190812000439694-0812_00832_001.html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