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擊楫中流:歷史在笑

林鄭月娥上任一年左右,已不斷展示她「好打得」的功架。引用《社團條例》禁止主張港獨的香港民族黨運作、拒絕香港外國記者會前副主席馬凱更新工作簽證、DQ主張自決者參選立法會及完成極具爭議的高鐵一地兩檢立法,自然得到北京領導人的肯定。

去年十二月林鄭在北京向國家主席習近平述職,這是她上任行政長官後第二次述職。據內地官媒報道,習近平表示,林鄭帶領政府積極作為,堅定維護一國兩制和《基本法》,認真策劃香港長遠發展,積極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和共建一帶一路,着力事關廣大市民切身利益的問題,努力為青年發展創造條件,體現「志不求易,事不避難」的精神,取得良好成績,中央充分肯定林鄭和特區政府的工作。「志不求易,事不避難」不是政治套語,而是「今上」的勗勉有加,甚至是「高度評價」。這八個字出自《後漢書‧虞詡列傳》,意思是立志不求輕而易舉就成功,做事絕不迴避困難。林鄭在北京見記者時頗為自得:「呢八個字係我用㗎,你可能聽得少!」並說她在演辭及施政報告都用過,「我諗主席只係話,聽到你成日都話『志不求易,事不避難』,所以佢畀一個認同、肯定啫,冇乜特別意思。」不過,林鄭形容她的管治新風格就是「志不求易,事不避難」。「簡在帝心」,那個時候,此間政圈便傳出習近平要林鄭做兩任特首的消息。林鄭並沒有因此而戒慎恐懼,臨深履薄,相反的是表現躊躇滿志、意氣風發的態度。今次修訂《逃犯條例》一役的潰敗,林鄭剛愎自用、驕矜自負的秉性,便是其中一個因素。
筆者著《歷史幾串都有之十大權臣》一書,述及明朝萬曆時期權傾朝野的內閣首輔張居正,萬曆四年八月時,明神宗在《起居注》上說:「先生親受先帝顧命,輔朕沖年。今四海升平,外夷賓服,實賴先生匡弼之功。精忠大勳,朕言不能述,官不能酬。惟我祖宗列聖陰祐先生子孫,世世與國休戚。」「言不能述,官不能酬」,即是皇帝怎樣都無法說清楚張居正的功勞,讓他當多大的官,也無法酬謝他對國家的貢獻。但在張居正死後兩年,萬曆十二年八月,皇帝正式下詔,榜示張居正的罪狀是「誣衊親藩,侵奪王墳府第。箝制言官,蔽塞朕聰。專權亂政,罔上負恩,謀國不忠。」專制帝王統治,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臣,生殺予奪都全在皇帝一念之間!

去年底被「今上」高度讚賞的林鄭,今年六月變成喪家之犬,眾叛親離,要為修訂《逃犯條例》引發超級政治風暴而公開道歉,特區政府潰不成軍。僅僅半年的時間,林鄭由天堂掉落地獄,端的是歷史在笑!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621/bkn-20190621000422159-0621_00832_001.html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