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六月五日擊楫中流:改變不了

歷史沒有如果,只有教訓。共產黨的祖師爺恩格斯說:「沒有哪一次巨大的歷史災難不是以歷史的進步作補償。」然而,三十年前北京的民眾和學生的鮮血並沒有澆醒當時的權者,更沒有令之後的權者改變「穩定壓倒一切」的極權統治。巨大的歷史災難出現了,但歷史並沒有進步!三十年了,除了海外仍有中國人堅持不會忘記,十四億人民淹沒在錢潮滾滾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大海中,八九年春夏之交那一場愛國學生民主運動,在他們腦海中彷彿沒有出現過。

一個主義,一個領袖,加上一大群無知的黨徒,利用權力的凝固與擴張,裹脅着統治集團以外的人民,把國家帶進黑暗的深淵中。由衣食住行以至思想意識,代表真理的黨都為你提供現成的答案,使你的腦子沒有任何空隙。史太林、毛澤東時代的共產國家,不就是這樣嗎?在廿一世紀資訊科技日新月異的數碼時代,還可以這樣幹嗎?

近代中國的知識分子不少因為在政治上的「垂餌」與「入彀」的活動中泯滅良知,為強權張目,為騙局妄作增飾;至於那些企圖戳穿騙局,肯動腦筋為生民立命的人成為異端,當毒草一樣被割除。中共對知識分子除了利用,還要打擊。中共所爭取利用進行思想鬥爭工作的,就是知識分子。當利用價值失去時,就要打擊,進行思想改造鬥爭。毛澤東在這方面有很多「名言」,而且他是「坐言起行」的。「其目的是讓魑魅魍魎,牛鬼蛇神大鳴大放,讓毒草大長特長,使人民看見,大吃一驚,原來世界上還有這些東西,以便動手殲滅這些醜類……有人說,這是陰謀。我們說,這是陽謀。因為事先告訴了敵人:牛鬼蛇神只有讓它們出籠,才好殲滅它們,毒草只有讓它們出土,才便於鋤掉。」(一九五七年七月一日《人民日報》社論《文匯報的資產階級方向應當批判》)

四一年的延安文藝整風,四九年後的四次文藝整風,六七年文化大革命,七九年北京之春以至八七年反資產階級自由化,被中共有計劃有系統摧殘迫害、凌辱虐殺的知識分子不知凡幾。但是到了今天,人們仍然可以看到聽到不少知識分子繼續扮演「魔鬼辯護士」的角色,混淆是非,卻是極端的無恥。

三十年前,筆者出版了第一本時論結集《神州巨變與台灣風雲》,對八九年春夏之交中國巨變的前因後果及此一巨變的前途歸結,認真去想,認真去看,憑藉着知識分子的良心和理性,把想到看到的,傾訴於當時惶恐焦慮的港人之前。三十年後,仍然擇善固執,沒有改變。

「六四慘案」三十周年,想起魯迅一句話:墨寫的謊言掩蓋不了血寫的事實!
https://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90605/bkn-20190605000443830-0605_00832_001.html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