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公營資助房屋 回應基層需要

「落實啟德規劃,配合九龍東發展」議案發言稿 2013-03-20

啟德新發展區及九龍東發展計劃將會重新塑造整個九龍市區的地貌以及空間分佈,以民為本、合乎公義的社區規劃,建立可持續發展的社區是最重要的原則。香港飽受地產霸權的蹂躪,各行各業以至基層民生都要承擔苦果。不過香港特區政府卻從未嘗試緩解民生困頓,梁班子雖然不停透過公關活動,以示覓地建屋的決心和效率,剛過去的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竟無任何實質措施處理長遠的房屋問題。因此,本席認為本會在此刻提出任何無關宏旨的配套工作、社區設施等,不過是為政府轉移視線,或為議員的工作報告及未來的選舉政績,添一閒筆。

啟德規劃    舉足輕重

啟德新發展區九龍中心地帶,造價千億,佔地達320公頃,創造一個全新的社區,是近年香港絕無僅有的大型市區發展計劃。如此規模,對於整個香港及特區政府而言,是一個改善香港居住問題的機會。早有民間團體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啟德新發展區可以透過更完善的規劃方法,減少私人樓宇及豪宅的數量,興建更多公共房屋,將啟德發展區的居住人口由八萬六人最高增加至接近十二萬人,善用土地資源,但負責官員及大部份議員,均置若罔聞。除了公共住宅不足外,啟德新發展區另一項甚為可議的項目當屬造價達三百億元的體育城。政府曾提出將啟德體育館化身為住宅,但最終在體育界的反對下擱置。不過,人民力量陳偉業就指出,在啟建設體育場館會浪費珍貴的土地資源及帶來保安問題。而且,容納五萬人的體育場館,在香港是否有用武之地亦是疑問,對於推動運動普及化亦作用不大。

市區重建    剝削溫床

隨着一連串儲如「起動九龍東」及啟德新發展區等都市規劃項目逐步落成及發展計劃出台,必將加快附近舊樓的重建步伐。不過重建卻從來不是為基層改善居住環境,而是拉高當區的租金及樓價,結果是將基層驅逐。土瓜灣存在大量唐樓,受各大地產商包括市建局覬覦,但香港舊樓重建的模式單一,只能由市建局或大地產商採取由上而下的方式收購,天台戶及租客等社會最基層人士往往受害至深。市建局於啟德發展區預留單位用作市區重建樓換樓,不過有關樓換樓條件苛刻,非自住業主無權參與,即使有資格參與樓換樓的業主,日後亦要面對樓價風險,因此推出至今反應冷淡。若要維持舊區居民的生活質素,啟德或市區地方應該為受重建影響的居民預留更多作樓換樓及租用的單位,以及給予小商戶營商的地舖市集等,這樣既可保障受重建影響的居民,亦能加快重建已經日久失修但難以進行大規模復修的唐樓。

東北規劃    強徵土地

梁班子雖然不時公開宣示要打壓樓價、覓地建屋,但至今依然未有任何長遠的房屋政策及規劃方案,公屋建屋量更是炒上屆的冷飯,僅有的招數是幾招打壓需求的措施,未知是黔驢技窮還是另有目的。但以梁振英上任以來的手段以及誠信,就難免要本席對其目的保留幾分的懷疑。觀乎梁班子近期的覓地手法,對於基層的欺壓更是比前朝有過之而無不及。新界東北的規劃方案七百八十公頃的發展面積,需要逼遷數千住戶,夷平數十個村莊及無數農地,當中竟不足5%土地用作興建公共房屋。對此重大規劃方案,政府卻草草諮詢,挑動新界鄉紳地主既得利益者對付居民,默許土豪劣紳惡霸當眾攻擊反對被規的市民,更在電視大賣廣告。令人懷疑,梁班子是否在傳媒面前聲稱要解決地荒,其實暗中為剝奪基層市民土地、加快深港融合提供政治合法性。更可疑的是,特區政府至今仍然堅拒透露目前政府可供建屋的土地資料,意圖將全港市民蒙在鼓裡。梁班子口中要解決香港房屋問題的一番誓言,恐怕不是為香港的普羅大眾而講,而是向一眾內地富豪、本地非唐營的地產商而許諾。

近幾年隨着樓市升溫,政府從土地所得的收益令財政盈餘節節上升,要應付香港基層住屋問題,特區政府在財力上絕對能應付裕餘。可惜特區政府官商勾結,對民生疾苦不聞不問。花園街大火的死因庭聆訊結果是九名受害者死於意外,逝者正正代表香港基層貧無立錐、政府漠不關心的哀歌。本席要求有關部門積極研究在啟德新發展區減少私人單位數量,以騰空土地增加居屋、公屋及給予重建居民作樓換樓單位的數量。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