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公投、靜坐、拉布到非法集結罪成被判刑 – 直接民主運動時序表

2010 年1 月1 日

社民連逾一百名成員早上舉行「腳踏小圈子」元旦單車遊行,由銅鑼灣摩頓台到中環遮打花園,爭取二○一二年雙普選及為五區公投造勢。三萬市民參與元旦大遊行,爭取雙普選及廢除功能組別。社民連及香港人網動員約四千人參加,高舉五區公投的旗幟。

 

2010 年1 月6 日

公民黨與社民連就「五區總辭,變相公投」簽署合作備忘錄,包括訂出總辭議題,以及總辭變相公投的成敗準則。兩黨初步決定投票率要達到至少五成,公投才算有效,並會以五區總票數來計輸贏。

 

2010 年1 月11 日

公民黨及社會民主連線就五區總辭的合作細節達成共識, 將總辭行動統稱為「五區公投運動」,兩黨將派出五名立法會議員,於本月二十七日正式辭職,同時啟動公投運動,公投的議題是「盡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公社兩黨又定出公投取勝的標準,若五名候選人在補選中,能在全港取得過半數選票,則代表公投成功,相反若票數少於對手,則會承認失敗,屆時不排除會支持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政府則回應,表示「無需要」五區總辭,認為公投運動,將令社會難聚焦討論二○一二年的政制發展。

 

2010 年1 月15 日

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用三分鐘報導國務院港澳發言人的聲明,表示對「五區公投運動」嚴重關注,指出香港以任何形式就政制問題進行「公投」都是「與香港的法律地位不符」,根本上違背《基本法》。

 

2010 年1 月16 日

余若薇於回應指凡《基本法》與本地法例沒有禁止的,便是合法,運動以和平方式讓港人透過投票表達對實現普選的決心,是「合憲、合法、合情」。立法會財委會在萬人包圍下仍通過高鐵撥款,功能組別議員的表現成為眾矢之的。

 

2010 年1 月21 日

公民黨及社民連在報章刊登全版廣告,以「五區公投, 全民起義」作口號,旋即被建制派誣衊為搞暴力革命。

 

2010 年1 月23 日

自由黨宣布不會派人參加補選,認為參加補選好可能「被人扭曲成支持公投、甚至起義」。

 

2010 年1 月24 日

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昨建議兩黨取消請辭行動。他說,自由黨受壓不參加補選,若建制派不派人參加,在無對手下,公投的意義便不存在。梁又說,不認同用「起義」來宣傳請辭,因「起義」有流血及衝突的意思,並不適當。同日,由民主黨牽頭的「終極普選聯盟」正式成立。

 

2010 年1 月26 日

梁家傑、陳淑莊、陳偉業、黃毓民及梁國雄向立法會秘書處提交辭職信。曾蔭權發聲明指他們「偏行己路」、「浪費公帑」。

 

2010 年1 月27 日

公民黨及社民連五名議員:陳偉業、梁國雄、湯家鏵、梁家傑、陳淑莊,按議事規則獲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批准在二○一○年一月二十七日的立法會大會上發表辭職聲明。保皇黨為阻止五人在會上發表辭職聲明,在五名議員發言前拉隊離場,令立法會大會出席人數低於法定人數,令立法會大會流會,五人的辭職聲明最終不能列載入立法會文獻。同日,社民連及公民黨的「五區公投聯合委員會」於遮打花園舉行新民主運動啟航造勢大會,大會公布有四千人出席,而警方則指在高峰期有一千九百人聚集。除了公社兩黨外,民主黨涂謹申、李柱銘、社工總會張國柱及職工盟李卓人都有份站台。

 

2010 年2 月3 日

民建聯主席譚耀宗表示,該黨宣布不會參加補選。

 

2010 年2 月4 日

工聯會宣布不參加補選,至此建制派政黨全面杯葛今次補選。

 

2010 年2 月14 日

社民連、公民黨兩黨於維園年宵攤檔義賣的籌款數字激增,公民黨收錄五名公投運動成員辭職宣言的書籍大賣逾千本,社民連的「民建聯最無恥」T 恤更早於年廿九已賣斷市,今年一舉籌得近四十萬元,打破紀錄。

 

2010 年2 月17 日

五區公投運動公布新標誌,分別以兩隻黃色及橙色的手掌組成,並有「真普選」及「our vote our voice」字樣,表達用手撐真普選的意思。

 

2010 年2 月21 日

公民黨及社民連與超過四十個支持五區公投運動的團體及個人會面,徵詢他們對公投運動的意見。李柱銘指出,若政府認為這次補選是公投,「就不應該拿錢出來做補選」,但政府既然選擇舉行補選,就應該鼓勵市民投票。

 

2010 年2 月23 日

選舉管理委員會公布,把五月十六日指定為補選的投票日。曾憲梓向傳媒表示,如果終極普選聯盟要跟中央溝通,必須顯示誠意,公開反對公投運動。終極普選聯盟則強調,不參與「公投」行動已足夠顯示誠意。

 

2010 年3 月1 日

五區公投運動推出新一輪宣傳攻勢,報章刊出以「公投換公義」為主題的新廣告,公開質問曾公開表示有意參選,卻在北京一聲令下紛紛「縮沙」杯葛的保皇黨派,以及聲稱考慮不在補選投票的特首曾蔭權。公民黨及社民連質疑上述人士若然不怕失去既有利益,不怕面對真普選、真民主,不怕選民的一票, 「那麼,為什麼要怕公投?

 

2010 年3 月3 日

立法會否決余若薇提出「呼籲市民在五月十六日五區補選投票」的動議。2010 年3 月4 日人大兩會揭幕前夕,港區人大代表王敏剛與全國政協委員胡應湘率先發炮,指「起義」等「放肆的意見」在香港出現會影響國家安全,因此特區政府有必要就《基本法》二十三條立即立法。

 

2010 年3 月6 日

中聯辦主任彭清華在北京指公投運動「公然挑戰基本法」,認為香港廣大市民不會認同。

 

2010 年3 月10 日

全國人大法工委副主任李飛向香港傳媒表示,法律沒有授權的是就不是不允許的,中國憲法和《基本法》沒有設公投機制,因此發動「公投」就是違反《基本法》。

 

2010 年3 月13 日

李柱銘出席與社民連會員交流的座談會。對於社民連及公民黨發起五區補選,變相公投,以及五名支聯會成員涉嫌非法集會被捕,李柱銘指出,顯示中央不斷打壓泛民的行動,認為目前是中港關係最緊張的時刻。李柱銘又認為,北京法學大學教授饒戈平將所有政改引起的問題都歸咎於泛民,目的是想巿民厭惡公投。

 

2010 年3 月17 日

來自六間大學的大專生及前學聯成員自發組成名為「大專2012」的組織,準備派出五人參加五區補選,確保「五區公投」能夠落實,令全港市民都有機會投票。

 

2010 年3 月18 日

社民連主席陶君行發出公開信,炮轟湯家驊「賣友求辱」,借貶低社民連及抹黑「公投」向北京「乞降」,要求公民黨作出合理回應。同日,特區政府在立法會再一次在功能組別護航之下,強行通過降低舊樓拍賣門檻的「強拍條例」。

 

2010 年3 月22 日

自由黨副主席、功能組別飲食界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在《城市論壇》表示如果業界要求,他會提出最低時薪定為低於二十元,社會嘩然。

 

2010 年3 月24 日

張宇人就「廿蚊論」道歉,其後又稱最低工資訂為時薪二十四元是適當水平,引來社會熱烈討論功能組別存廢問題。

 

2010 年3 月24 日

公民黨及社民連派發第二期《公投報》 , 以宣傳五區補選變相「公投」行動。公社兩黨以總理溫家寶於全國人大記者會舉起手掌的照片作封面,更配以《溫總表明心迹?支持公投運動》為標題。《公投報》更引述溫總在政府工作報告中, 承諾中央「切實保障人民當家作主的民主權利,特別是選舉權、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和監督權」,公社兩黨指「五區公投」運動的目的,正符合中央此方針。

 

2010 年3 月28 日

社會民主連線印製了《為公平、飯碗、弱勢、教育、良心起義》小冊子,闡明五區公投的意義及其必要性。

 

2010 年3 月31 日

「大專2012」在網上籌得二十五萬元並取得足夠提名,鐵定可以在五區都派人參選。

 

2010 年4 月1 日

社民連梁國雄參選新界東立法會補選。

 

2010 年4 月6 日

推動五區公投運動的公民黨與社民連發起遊行,呼籲市民於五月十六日的補選投票,支持兩黨「盡快落實真普選,取消功能組別」,遊行人數最高峰時達到三千人

 

2010 年4 月7 日

其餘四名辭職議員相繼參選。

 

2010 年4 月10 日

五區公投運動聯合委員會於上月公布五區公投運動的iphone 應用程式,讓全港市民可於iphone 觀看有關五區公投的最新動向及消息。

 

2010 年4 月14 日

唐英年在立法會公布二○一二年政改建議方案,完全無視諮詢期的反對意見,對「區議會翻叮方案」無絲毫修改。下午,全國人大副祕書長喬曉陽對香港傳媒發表講話,聲稱通往普選之門經已打開。

 

2010 年4 月20 日

五區公投運動聯合委員會與「大專2012」發出聯合聲明,建議將雙方合共十名立法會補選候選人的得票相加,作為「公投」的勝負計算準則,並呼籲市民不要投白票,以免被保皇黨任意詮釋。

 

2010 年5 月4 日

社民連於九龍公園露天廣場舉辦從五四到五一六造勢五區公投造勢大會,為三名出戰五區公投的黃毓民、「長毛」梁國雄及陳偉業舉行造勢大會,二千五百名支持五區公投的市民,響應在額上縛上「仁者無敵」及「勇者不懼」等口號的頭巾,不斷拍打手上的紅色吹氣棒,將整個露天廣場染成一片紅海。

 

2010 年5 月6 日

公社兩黨以及「大專2012」,在特首曾蔭權到立法會出席特首答問大會時到立場會門外請願。由於早前有傳言指,曾蔭權及一眾問責官員將會公開表態不會在補選中投票,因此當一眾問責官員抵達立法會門外時,請願中人就高呼要求高官投票。

 

2010 年5 月12 日

除湯家驊以外的所有立法會泛民議員齊呼籲「五一六,齊投票」,希望市民用手上一票為廢除功能組別議題表態,讓五位辭職的泛民議員順利重返議會。

 

2010 年5 月13 日

在商台一個立法會補選論壇中,立法會旅遊界議員謝偉俊因不忿參加九龍西補選的妻子白韻琹,在商業電台的論壇上疑遭不公平對待,闖進直播室,引起白韻琹對手黃毓民及林依麗不滿,期間謝偉俊指林依麗是「黃毓民走狗」,對方爭執期間,林報稱遭謝非禮並報警求助。

 

2010 年5 月14 日

社民連及公民黨舉行五一六公投的造勢大會,約三千人參與。社民連三子都有發表演說,長毛梁國雄說,今晚哄動場面未算最感動,五一六翌日出現的公投結果,必定比這晚更感動。他說今次補選沒有什麼個人損失,唯一會失去的,是束縛人民的鎖鏈。黨友黃毓民則狂轟曾蔭權是奴才:「一個奴才為首的政府不可啞忍,投票好小事,但是全港選民一齊投票就是一件大事。」晚上十時三十分,特首曾蔭權透過政府新聞處發出聲明,以今次立法會補選並非正常補選為由,正式宣布他與屬下問責團隊官員,不會投票。

 

2010 年5 月16 日

五區公投日,在政府當局及保皇黨百般阻撓下,仍有57.9 萬名市民參與五區公投,投票率達17.1%。

 

2010 年5 月17 日

五月十六日選舉日點票結束,五位辭職議員全數當選重返議會。大專2012及公社兩黨候選人共獲得500,787 票。新界西陳偉業以109,609 票當選,並且成為今次補選的票王;新界東梁國雄得到108,927 張選票當選;九龍西黃毓民則以60,395 票當選;九龍東梁家傑獲82,066票當選;至於港島陳淑莊亦取得103,564票當選。

 

2010 年5 月19 日

唐英年到官校庇理羅士女子中學宣傳政改方案,被老師吳美蘭力斥政府高官杯葛合法補選是「學生反面教材」,並舉起「我要有權選特首」的標語。唐英年則回覆說市民即使有權利投票,但也須經過獨立思考作決定,不是盲目跟風。

 

2010 年5 月20 日

曾蔭權去信余若薇,列明邀請「五區公投運動總發言人」與他在六月十七日進行電視直播辯論,以向公眾說明支持及反對政改方案的理據。

 

2010 年5 月24 日

中聯辦派專車接載何俊仁、劉慧卿和張文光到中聯辦與副主任李剛會面,民主黨創黨以來首次與中央的正是會面。李剛亦於會面後主持回歸以來中聯辦的首次記者招待會,否認特區存在兩個管治隊伍。何俊仁在會面稱民主黨立場堅定,向中央提出的三點要求,即修改基本法列明普選路線圖,以及在二○一二年普選區議會的六個功能組別議席,是再沒有什麼退讓的空間。

 

2010 年5 月26 日

李剛再與終極普選聯盟的代表會晤,包括支聯會常委李卓人和蔡耀昌。李剛在會面後明確表示,功能組別由全面選舉產生不符人大決定。

 

2010 年5 月28 日

李剛再與民協的代表會晤。

 

2010 年5 月29 日

曾蔭權帶領所有問責官員落區派傳單宣傳政改,稱為「起錨行動」,所到之處混亂四起, 並屢遭市民反對,曾俊華被市民要求解釋政改方案的好處時更對市民說「多謝你咁大聲」。

 

2010 年6 月1 日

曾俊華到順利天主教中學推銷政改時,又遭身患血癌的翁志明老師高舉「超錯」紙牌揶揄「起錨」攻勢,並要求政府承諾真普選。曾俊華揶揄翁老師在上課時間帶上頭巾「很型」,在得悉翁老師患病後以電郵道歉。

 

2010 年6 月6 日

曾蔭權再次與高官落區宣傳「起錨」運動。曾蔭權他抵達筲箕灣愛東邨商場宣傳時,面對反對人士不斷高呼「落台」等口號時,聲言反對者是少數,他們才是多數。唐英年則在九龍塘用揚聲器與示威人士對喊,邱騰華更涉嫌搶走並撕毀示威者標語。

 

2010 年6 月7 日

喬曉陽首次解釋普選的定義,是指選舉權的普及而平等,但要有合理的限制,包括要符合特區的法律地位及行政主導、兼顧社會各階層的利益、及有利於資本主義經濟發展。至於泛民建議,全數六個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由全民選出,他認為,既然社會有質疑的意見,因此由民選區議員互選產生才是恰當。

中聯辦副主任李剛表示,喬曉陽的講話重申了中央對香港政制發展問題的原則立場,相信有助香港各界理解中央的立場,並在這一基礎上進一步凝聚共識。他期望立法會所有政團能在這個關鍵時刻拿出誠意和勇氣,以香港整體利益和民主發展大局為重,在政改表決時投出負責任一票。

 

2010 年6 月11 日

晚上普選聯突然召開記者會,召集人馮偉華表示,只要政府同意二○一二年新增的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由區議會議員提名經由市民投票選出,普選聯在立法會的十五票都會積極考慮支持政改方案通過。

 

2010 年6 月17 日

曾蔭權與余若薇進行電視直播辯論,辯論後民意調查指反對政改方案的民意大幅飆升。同日,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梁愛詩表示「誤解」了民主黨的建議,認為區議員功能組別讓沒有從屬任何功能組別的選民選出,是沒有違反人大決定。

 

2010 年6 月19 日

撐政改遊行主辦單位報稱有十二萬人參與,警方則稱有七萬,曾蔭權親率問責團隊「應邀」站台,高呼「起錨」。

 

2010 年6 月20 日

中聯辦副主任李剛再與何俊仁、劉慧卿及張文光會見,李剛稱對一人兩票積極支持,表明不違人大決定。曾蔭權則約見所有建制派議員到禮賓府,通知他們政府會接納民主黨方案。

 

2010 年6 月21 日

曾蔭權正式宣布特區政府接納民主黨建議方案。民主黨晚上舉行會員大會,否決李柱銘提議將政改表決時間押後兩星期的提案後,大比數通過支持政改方案。

 

2010 年6 月23 日

劉慧卿在進入立法會大樓前,走到支持政改的集會群眾面前,與他們握手並發言,集會群眾則高呼「多謝劉議員」。立法會大會開始辯論兩項政改決議案前,何秀蘭提出休會動議辯論,要求政改方案押後表決。包圍立法會人士評擊民主黨贊成押後表決,卻在議案被否決後沒有拉隊離場,貫徹押後表決的立場,是惺惺作態。鄭家富在辯論發言時表明不接受民主黨支持沒有普選路線圖的政改方案,宣布退黨。

 

2010 年6 月24 日

立法會在民主黨八票,加上馮檢基和李國麟的支持下,以四十六票支持、十三票反對下通過了二○一二年行政長官產生辦法。

 

2010 年6 月25 日

劉慧卿在辯論發言時則表示早在二○○四年已經改變,所以支持張超雄參選功能組別。梁國雄在表決前因叫口號抗議被逐出議事廳,立法會最後以四十六票贊成、十二票反對下通過二○一二年立法會產生辦法。黃毓民表示這是香港民主運動最黑暗的一日, 民主黨不能再稱為民主派。

 

2010 年7 月1 日

七一遊行期間, 民主黨沿途被市民包圍抗議,要由警方保護和開路。司徒華斥責抗議民主黨的市民「道德和政治水平不夠」,又反問說民主黨出賣選民的人是豬還是羊,能賣到多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