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公投、靜坐、拉布到非法集結罪成被判刑 – 直接民主運動時序表

2012年1月4日

律政司向人民力量黃毓民、陳偉業、陳志全、周峻翹等人提出檢控,控以「非法集結」等罪名。

 

2012年4月27日

由於別無選擇,黃毓民、陳偉業在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會議正式宣告訴諸「拉布」這個最後手段,兩人將動議大量修正案阻延剝奪700萬市民權利的《2012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替補機制)及《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版權廿三條)。

 

2012年5月1日

公民黨和民主黨均表明反對替補惡法,但不會刻意拖延或促成流會。民主黨李華明稱,會採取「輪班制」長時間開會。

 

2012年5月2日

「拉布戰」展開序幕,主法會主席先後22次因議事廳不夠法定人數30人而鳴鐘召集議員,消耗約三小時。同日,政府宣布押後版權條例二讀三至四星期,「拉布戰」先小勝一仗!

 

2012年5月3日

陳偉業在早上九時正續會時要求鳴鐘點人數,過了15分鐘後議事廳仍只有建制派29人,會議流會,「拉布戰」先拔頭籌。

 

2012年5月4日

民建聯批評民主派議員造成流會。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批評拉布議員,「如果在接的兩個月,因為立法會出現『拉布』或者是流會這種情況,使得有關政府重組的法案不能夠及時被通過,我看我們會繼續蹉跎歲月。」

 

2012年5月9日

公民黨余若薇在立法會會議提出休會待續議案,企圖終止審議替補機制審議草案,惟翌日在建制派議員反對下被否決,泛民主派議員隨即離場杯葛,陳偉業、黃毓民及社民連梁國雄就1,306項修訂開始接力發言,並且期間要求鳴鐘達13次。

 

2012年5月11日

三人繼續「拉布」,晚上八時半陳偉業再次要求鳴鐘,最終只有28名建制派議員而流會,「拉布戰」再勝一仗!同日下午,梁振英指責「拉布」是浪費金錢和拖延時間,阻礙審批新政府架構重組及關乎民生的方案,如果大家認為這個趨勢不合理就應該發聲。

 

2012年5月12日

獨立立法會議員鄭家富決定加入「拉布」,同時呼籲泛民加入,為支持「拉布」運動的人打下一支強心針!

 

2012年5月13日

梁振英再三批評「拉布」,同時暗指曾鈺成姑息三人,「這件事市民是有權有責去發聲,我請大家幫我發聲,立法會應急市民所急,不應這樣蹉跎歲月」,以候任行政長官身份企圖煽動民眾,打壓捍衛民權的議會抗爭!民主黨劉慧卿表明暫時態度不變,會杯葛會議但不會發言。公民黨余若薇無直接回應會否加入,重申最好是政府主動撤回或押後,但會因應最新情況與泛民商討策略。

 

2012年5月14日

梁振英接受商業電台訪問,再次出言干預立法會運作,聲稱落區聽到市民說「立法會應該急市民所急,不是用來搞政治的」,要選民「諗清楚咩議員真的為議員做事,市民要就議員過去四年言行做考慮」,指「拉布」令市民覺得會癱瘓香港和拖垮經濟發展。

黃毓民反駁,「事事都用拉布?簡直荒謬,第一,要考慮我們能力是否能夠做到;第二,每事『拉布』選民都會反感。」

 

2012年5月15日

建制派湊夠30多名議員支持通宵開會,獲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接納批准,企圖恃眾凌寡,以消耗戰術拖垮「拉布」議員。

 

2012年5月16日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是「五區公投」運動兩周年,也是人民力量抵抗「遞補機制」惡法的「拉布」運動的第二個星期。在公民黨梁家傑提出的休會待續議案被曾鈺成拒絕後,陳偉業、梁國雄與鄭家富展開「拉布」,受眼疾困擾在下午休息的黃毓民深夜返回議事廳,工黨亦加入「拉布」行列。

在立法會大樓外面,支持和反對「拉布」的群眾對峙,互相喝罵,警方到場維持秩序。傳媒揭發反對「拉布」的群眾之中,一些人是日薪三百元臨時拉伕,有些不知「替補機制」和「拉布」為何物,群眾中更不乏家庭主婦和頭染金髮的少年。

 

2012年5月17日

「拉布戰」通宵達旦,至凌晨四時許,建制派議員黃宜弘突然要求中止辯論,曾鈺成遂根據議事規則第92條中止辯論,並邀請議員閉門討論,濫用主席的權力強行停止「拉布」!同日下午,另一名建制派議員何鍾泰為了削弱「拉布」的效果,動議將每項條訂表決時間由原來五分鐘縮至一分鐘,民主派議員只有黃毓民、陳偉業和梁國雄在場,動議最終在只有三票反對下通過。其後,梁國雄就曾鈺成的中止辯論決定到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

 

2012年5月18日

由於滂沱大雨,曾鈺成在早上八時許突然以「很多議員通知秘書處因天雨和交通擠塞而無法準時出席」為由,按《議事規則》第14條第3段臨時押後開會半小時,再次濫用主席權力,為的就是避免流會!

傳媒揭發曾鈺成在中止辯論前曾兩次向立法會秘書長吳文華說「返嚟就郁」,之後吳文華兩次向黃宜弘傳上便條,質疑建制派和曾鈺成是合謀中止辯論。

 

2012年5月19日

傳媒追問曾鈺成「返嚟就郁」的意思,曾鈺成稱不記得詳情。民主黨李華明表示,沒有投票反對表決鐘聲由5分鐘減至1分鐘是因為沒有討論過,民主黨在草案三讀時會投票留下會議紀錄,承認很想但無法向政府施壓,下次選舉會努力爭取更多議席,偽民主派之無能在此表露無遺!

 

2012年5月20日

曾鈺成表示當日與各黨派閉門商討終止辯論的決定時,部分泛民主派議員雖然沒有作聲,但反應正面,有泛民議員更主動與自己握手。民主黨主席何俊仁隨即發表聲明指曾鈺成的言論誤導,張文光亦承認與曾鈺成握手。

 

2012年5月28日

毓民表示會在財務委員會中,就「五司十四局」政府架構改組提出近五百條動議,預計單是表決及動議都會花上廿五小時,阻止改組方案在七月一日梁振英就職特首之前、甚至在七月十八日立法會會期完結之前通過!

 

2012年6月6日

《競爭條例草案》在立法會會議二讀及進入全體委員會階段,毓民與陳偉業開始不斷就條例草案發言及要求鳴鐘;同時表示會在20日的會議中就「五司十四局」的改組決議案提出逾百項修訂,雙管齊下阻止「五司十四局」通過。

 

2012年6月13日

黃毓民、陳偉業就改組決議案各提交百多項修訂,對抗「五司十四局」的「拉布戰」正式開始。

 

2012年6月15日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開始審議「五司十四局」改組政府架構的撥款申請,民主派不斷就改組建議提問,毓民亦參與其中,質問候任特首辦主管羅范椒芬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同時準備好五百項動議以備不時之需。

 

2012年6月20日

政務司司長林瑞麟在立法會會議提出「打尖」決議案,企圖將「五司十四局」決議案置於已積壓在議程上的多項法案和決議案之前,讓「五司十四局」在七月一日之前通過。

 

2012年6月21日

「打尖」決議案經過十多小時的辯論之後表決,以一票之差被否決,可謂「奸有奸輸」!立法會會議須按照原定議程處理餘下的法案和決議案,「五司十四局」註定無法在七月一日梁振英上任特首之前通過。

 

2012年6月25日

立法會會議繼續進行,審議《2011年私隱(修訂)條例草案》,民主黨涂謹申在午膳時間完結後復會時要求鳴鐘,最終流會。

 

2012年6月26日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表示,在今屆立法會會期中撤回《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的二讀。「網絡廿三條」無疾而終。

 

2012年7月6日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去信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指政府仍希望休會前通過架構重組方案,所以將決議案生效日期修訂為本月23日,又再嘗試在立法會「打尖」,排在12條關乎民生的議案之前。

 

2012年7月9日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宣布押後處理重組方案,優先表決積壓在立法會議程上的民生議案和撥款,重組方案幾乎註定無法在今屆會期通過。人民力量抗衡行政霸道的拉布戰,至此幾何宣佈獲得勝利。

 

2012年7月13日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會議先審議其他撥款才處理「五司十四局」撥款,由於要處理人民力量議員黃毓民、陳偉業的一千項動議,會議無法在結束前通過「五司十四局」撥款。

 

2012年7月17日

立法會大會舉行會期中最後一日會議,在午夜十二時的限期前仍未能處理「五司十四局」決議案,「五司十四局」宣佈難產,人民力量取得最後勝利!

 

2012年11月20日

黃毓民、陳偉業、陳志全、周峻翹的七一金鐘道非法集結案於東區裁判法院開始正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