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羅之聲:齊澤克的「反反鬧爆文化」

太陽報 2013-02-07 A32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

早在○五年,社運人士葉蔭聰在「獨立媒體」網站《誰的包容與尊重?──歪讀公民教育委員會「社會共融」短片》一文裏,對「事事包容」這種思維的風險有精闢的描述。今天權充文抄公撮寫一遍。

葉 君介紹齊澤克(Slavoj Zizek)這位斯洛文尼亞哲學家兼精神分析學家,指他十分留意歐美這種「你尊重我,我尊重你」的文化,他稱之為去除咖啡因的世界。葉的文章說,齊澤克認 為任何人的信念、立場及價值,其實都具有激情與動力,互相碰撞雖不必你死我亡,但造成各種文化震盪與衝突其實是無可避免,當代社會發展出一種逃避的方法, 就是把自己及別人的所思所想,化成一種「觀點」,一種「見解」,於是別人便變成於己無關的他者,自己則自以為很理性與冷靜;所以,不同意見的人最好不要太 有激情,支持民主也好,支持穩定也好,只要不太激動,便可共享太平。

齊澤克反對這種多元文化主義,鼓吹一種具有激情的鬥爭與結盟,勸自由派 知識分子不要空想一個沒有衝突的世界。他對自由派的包容不以為然,認為只是政治正確的姿態,把人的激情壓抑或轉移了,其實壓根兒沒有消滅衝突鬥爭。這些激 情最終由右翼基督教民粹主義接收,自由派的理想雖高,卻無力面對衝突的世界,跟激動的民眾距離愈來愈遠,自由派的議題,反而變成被攻擊的對象,保守政客及 大財團更可以用多元文化作幌子,置身事外。

香港的社運青年們,未至於空想出一個沒有衝突的香港社會,但他們卻一廂情願的試圖建構出一個沒有 內部衝突的香港民主運動及社會運動。近來陸客與港人的衝突日見嚴重,面對陸客的缺德及非法行徑,有市民自發組織街頭抗爭,喊出的口號時有過激之處,招來非 議。陳雲提出以「導正民粹」之名,吸納這些民間的「激情與動力」進入群眾運動,雖有其兵行險着之處,但總比被「愛港力」之流所收編為佳。然而這番苦心卻不 為社運中人所諒解。

齊澤克是近年香港社運界的大紅人,但他們只知活剝生吞齊氏及其餘的後現代學說,不懂實戰地融會貫通於當下的香港實際情況,在民主運動路線及本土議題的論爭上,反成了齊澤克批判對象的佐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