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羅之聲:公義得不到彰顯

太陽報 2013-04-11 A32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

葵涌貨櫃碼頭爆發工潮,工人不滿現在的工時較九七年長,薪酬卻較當年低,更不獲飯鐘錢和津貼。工人往往連續工作十二小時,大小二便要在狹窄的機艙解決,甫拿起飯盒就遭催促,長年累月下都患上職業病,碼頭工人的苦況連差利卓別靈電影《摩登時代》中的工人也被比下去。

二○一○年,智能手機代工生產商富士康發生震驚全球的連環跳樓事件,揭示其「血汗工廠」問題,總裁郭台銘最後公開道歉。香港大財團的管理層從來沒有歉然不足,更從來沒有自省。二○一○年,大家樂集團主席陳裕光因其「最低工資引致盈警」論而賈禍,今次事件的香港國際貨櫃碼頭董事總經理嚴磊輝也是如此。一些評論人會稱之為「公關災難」,毓民認為這不止是公關問題,更是其營商思維的問題,「鬼拍後尾枕」是也。

香港的大財團早已壟斷各行各業,難以再擴展本土市場,要維持可觀的盈利增長非靠開源節流不可,因市場壟斷而喪失議價能力的勞工首當其衝。企業管理者依靠盈利增長支持自己的優渥待遇,而盈利增長主要來自壓縮低層員工開支,企業管理者與低層員工變成你死我活的階級敵人,歐美管理學的「視員工為夥伴」理念在香港顯得幼稚可笑。

每逢發生勞工市場的大事件,資方總愛指摘傳媒和工會無風起浪、推波助瀾。嚴磊輝上星期聲言要控告媒體誹謗;立場親商界的自由黨青年團主席李梓敬表示「工運是工人的運動,不容許一些工會政客騎劫」,登時遭網民重組句子,改為「商人營商不應讓商會介入」、「香港人需要自由時,千萬別讓自由黨加入」諷刺。財團和商界從不反躬自省,普羅市民的「仇富」心態其來有自,族群撕裂無可避免。

美國政治學家羅爾斯(John Rawls)的「正義論」提出,社會上所有人應享有均衡的發展機會。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指出,「一個真正和諧的社會,不是爭議的消失,而是公義的彰顯」。當香港只有一小撮人享有發展機會,而其他人難得溫飽時,「社會和諧」只會是當權者的癡人說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