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8 本土優先 支持限奶令

2013.04.18 本土優先 支持限奶令
在 2013年4月18日13:46 由黃毓民(網誌)
(按:由於四月十七日的立法會會議因法定人數不足而流會,「限奶令」將原封不動繼續生效。人民力量一直支持保障香港媽媽的「限奶令」,泛民主派污衊人民力量「保皇」,而不指責缺席的議員,十分卑鄙!)

– 修訂《2013年進出口(一般)(修訂)規例》決議案發言稿

主席,今天這一項決議案在中港衝突日益激烈的社會中,有劃時代的意義。

「限奶令」一詞出自「限購令」,遣詞用字富有黨國大陸特色。「限購令」原本是中共國務院遏止人民瘋狂搶購的措施,乃大陸社會的概念,常見於房地產市場;假如民主是西方的舶來品,「限購令」對香港而言也是舶來品,如非大陸人來港瘋狂搶購奶粉,豈會有「限奶令」呢?高永文局長出於政治正確,在發言中強調「限奶令」的「出發點不是針對內地或其他地方的旅客」,當然是自欺欺人。「六八九」(梁⋯⋯振英)在施政報告提倡「內交」,要香港「與大陸打好關係」,現在推出劍指大陸人的「限奶令」,基於「本土優先」之旨,本席當然要表示歡迎!

大陸人瘋狂搶購奶粉,源自二零零八年爆發的毒奶粉事件,三鹿、蒙牛、伊利等企業製造的嬰兒奶粉被驗出含有三聚氰胺,令無數嬰兒患上腎結石,大陸人紛紛購買外國奶粉。一零年立法會討論「結石寶寶之家」創辦人趙連海被判入獄事件時,本席曾發言指出,中共的管治擺脫不了官員與既得利益者的勾結籠絡,利益網絡盤根錯節,牽一髮而動全身,因此要構陷羅織罪名懲罰趙連海,以維護中共為首的既得利益者,維持政權的穩定。[1]中共的制度缺陷,製造出各式各樣的社會問題,商人戕害消費者的健康和性命以牟取暴利,大家都已見怪不怪,可是為何要無辜的香港承擔大陸腐敗的社會代價呢?

黨國大陸社會腐敗 港人生活飽受摧殘

面積只有一千平方公里、人口只有七百萬的蕞爾小城,如何能負擔十三億人口對奶粉的需求?大陸人在香港造成奶粉荒,當中以美素佳兒、美贊臣尤甚,香港媽媽惶惶不可終日。食物及衛生局在一月與奶粉商推出配給制,香港媽媽持嬰兒出世紙加入「媽咪會」就可保證每兩周獲三罐奶粉,而不是向「自由行」的大陸人實施限額,簡直是對港人的侮辱,令公眾譁然,網上罵娘的留言四處可見。

奶粉搶購潮席捲全球,上水、粉嶺的居民首當其衝。大陸人利用「自由行」的「一簽多行」政策,每天多次到藥房和超級市場大手購入奶粉,逃避關稅運回大陸以高價售賣。他們平日以手推車承載大批裝滿奶粉的貨箱,在鬧市大街小巷橫衝直撞,強行登上滿座的火車,而且態度橫蠻,撞倒途人絕不道歉,呼喝入境處職員和警察,更曾襲擊港鐵職員。香港社會素來以守公共秩序見稱,在這些大陸人的衝擊下,公共秩序大亂,港人日常生活飽受困擾。文化評論家陳雲曾聽說有人因此違反逗留條件,在法庭填寫職業一欄,竟然直接填「走私」,而不是「帶貨員」、「送貨」之類的委婉詞,犯法而毫不掩飾[2]。媒體和市民謂他們「水貨客」,陳雲稱他們為逃避關稅的「走私賊」,無論稱謂如何,不少北區居民都對他們恨之入骨,去年有市民發起「光復上水站」的行動,其實是對特區政府顢頇無能的控訴!

奶粉荒令藥房商人大發意外之財,卻帶動了整體租金,其他小商戶不勝上揚的租金被迫結業,摧殘了社區經濟。藥房有如兩後春筍,一條街竟能容納十多間藥房,但小食店和日常用品店等全無立足之地,區內居民只能光顧百佳、萬寧等大財團。區內居民即使要找奶粉,也是不得要領,因為一些藥房歧視本地顧客,總是向說廣東話的顧客答曰缺貨,把奶粉留給大陸顧客,手法令人憤慨!網上曾傳出有位萬寧的女職員不惜冒失職之責,向「水貨客」或「走私賊」謊稱無貨,預留奶粉給香港媽媽[3],受到網民的稱頌。

奶粉荒反映了「中港融合」下的香港的社會問題,從大陸而來的龐大經濟利益由一小撮港人專享,嚴重的社會代價卻由大眾負擔。大陸人大舉南下,熱錢湧入香港,造成樓市泡沫,帶動通脹致使百物騰貴,普羅市民的收入卻不見增長;近年更搶購日常用品,和在公眾地方喧嘩、衝撞甚至小便。除了從事房地產、奢侈品、金融的市民外,所有港人都是「中港融合」的受害者。「限奶令」推出後,商界反應最烈,批評「限奶令」破壞自由市場,所以自由黨的方剛和鍾國斌議員今天就「限奶令」提出修正案。

奶粉搶購潮蹂躪香港 造就本土意識覺醒

大陸劣質偽冒貨品的問題,恐怕都無法在中共倒台之前徹底解決。在「限奶令」上(三)月推出以後,本地媽媽的確能容易地購買奶粉,北區市面亦大致恢復平靜。「日落條款」生效以後,特區政府如何保障本地媽媽免受奶粉搶購潮侵擾呢?既不能取消自由行,又不敢限制一簽多行,「限奶令」是現時唯一有效的措施。

人民力量希望香港媽媽不再需要擔心奶粉短缺,所以反對設下日落條款,將會對方剛、何秀蘭和謝偉俊的修正案投下反對票。鍾國斌的修正案把限制改為對十二個月以下的嬰兒用的配方粉,人民力量認為會令十三至三十六個月的嬰兒失去保障,因此表示反對。盧偉國議員修改廿四小時的出入境攜帶限制為出入境當天,人民力量認為沒有必要,也會反對。

至於郭榮鏗修改「配方粉」的定義,以避免重演錯拉遊客攜帶米餬的事件,人民力量希望「限奶令」能夠對香港媽媽有全面的保障,因此也會反對郭榮鏗的修正案。

以往泛民主派鮮有就迫切的民生問題發起抗爭,只會在六四、七一組織遊行爭取民主,而且曾經支持領匯上市,並支持特區政府在財政預算案退稅、反對派錢,與基層市民為敵。本席認為,香港的民主運動在泛民主派二十年的無所作為之下,已經有「離地」的跡象,爭取民主和保障民生幾乎變成全無關連的兩個議題。香港經過奶粉荒的洗禮以後,愈來愈多港人明白自己的基本權利正遭中共和港共不斷膨漲的特權侵蝕,本土權益與黨國利益是水火不容,反抗中共是保障本土權益的唯一出路,實現民主方能在政治制度上保障本土權益,防止政府實施出賣港人的政策。泛民主派今天猶抱琵琶半遮面,不敢高調反對「限奶令」,聲稱堅持普世價值,然而普世價值並非要求我們割肉餵鷹,犧牲自己的基本權利成就他人,更不會要求我們承擔他人作惡造成的代價。本席和人民力量誓要捍衛港人的權益,因此支持「限奶令」!

港人本土權益優先 支持限制運送奶粉

荷蘭的超級市場已限制顧客每次只能購買一罐嬰兒奶粉,英國多間大型超市已限制顧客每次只能購買兩罐嬰兒奶粉,德國更要求顧客攜同嬰兒或嬰兒的出生證明,大陸人搶購奶粉已令歐洲諸國的消費者不便。大陸人聞說特區政府實施「限奶令」以後,有網民聲稱「敢斷我們的奶,就斷他們的水」,殺伐之氣撲面而來。他們不敢反抗縱容冷血商人的中共政權,卻對保障自己生存權利的港人口誅筆伐。港人的本土意識日益高漲,在「限奶令」以外,港人未來必定會有更多保障本土權益的訴求!

魯迅在上世紀初寫道:「我們目下的當務之急,是:一要生存,二要溫飽,三要發展。苟有阻礙這前途者,無論是古是今,是人是鬼,是《三坟》《五典》,百宋千元,天球河圖,金人玉佛,祖傳丸散,秘制膏丹,全都踏倒他。」[4] 港人的生存權受到威脅,特區政府實施「限奶令」理所當然!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