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3 取消藥物名冊才是根本!

2013.05.23 取消藥物名冊才是根本!

在 2013年5月23日12:20 由黃毓民(網誌)
– 「《藥物名冊》及藥物資助制度」議案發言稿

坐擁數千億港元財政儲備的特區政府素來都是善財難捨、冤枉甘心,二○○五年推行的「醫院管理局藥物名冊」制度,就是這種行政思維的產物。制度美其名曰「必須在現存藥物中作出合理挑選,並公布周知,好能善用公共資源,加強問責」,實際上是為了減省公營醫療系統的藥物開支,視經濟環境欠佳的罕症病人的性命如草芥。藥物名冊在本質上與強制性公積金、領匯、直資學校、關愛基金、長者醫療券等政策如出一轍,同樣是把提供退休保障、公共房屋、教育、扶貧措施、醫療等社會福利的重責推卸予私人機構或私人市場,一般港人需自行承擔因通脹和市場機制而不斷上升的醫療開支。

香港的公營醫療系統在已發展地區中是首屈一指的,不過近年漸走下坡,以「亂七八糟」形容也不為過。最嚇人的莫過於醫療事故頻生,昨天瑪麗醫院才出現一宗心臟移植手術血型錯配事件,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立即要回應事件;其次是服務輪候時間極長,上至專科手術,下至門診服務和長者保健皆然,這兩個問題或許與醫療人手短缺有關,醫院管理局若要聘請海外醫護人手也需平息來自本地醫學界的反對聲音。可是,藥物名冊是可以花錢解決的問題,對七千億財政儲備的特區政府而言,何難之有?

本席翻查醫院管理局2011-2012年度的年報,發現2012年的總支出約有418億港元,當中的員工成本約有296億元,佔總支出的七成,醫院管理局花上天文數字的資金,卻出現醫護人員逃亡潮、接二連三的醫療事故,和有增無減的服務輪候時間,醫護人員和病人一同受罪,實在令人啼笑皆非。同時,藥物支出有40億元,只佔總支出的約一成四[1],本席相信大家都不能接受這個比例。

特區公共醫療的措施、質素、主觀意願和客觀效果,都是把港人推往私人醫療市場,有能力負擔私人醫療收費或已購買醫療保險的港人也許沒有問題,可是經濟能力不足、患上重症罕症、而無法通過撒瑪利亞基金審查的病人,大概只能坐以待斃了。從特區政府急於捐款予四川省政府「救災」、砌詞搪塞港人對福利的訴求可見,特區政府是誠惶誠恐大陸政府不悅,卻置港人民生樂利不顧的。

不少病人組織投訴,藥物名冊納入藥物的準則不夠透明,藥物建議委員會委員僅包括醫生、臨床藥理學家及藥劑師,病人和公眾只能從網頁知悉會議結果和寥寥數句的納入藥物理據,無法了解評審準則,更無權參與會議。這種制度側重成本效益而漠視病人權益,實在無需本席多費唇舌解釋,本席擔憂的是可能滋生藥廠與委員枱底交易、圖利醫管局和公眾的情況。有人會認為香港的醫療市場太小,出現這種常見於政界的情況是天荒夜譚,但本席認為這是一個顯而易見的漏洞,特區政府總不能置諸不理。

去年九月,撒瑪利亞基金及關愛基金放寬經濟審查準則,按家庭人數豁免部分可動用資產、簡化病人分擔藥費級別至七級,病人藥費最高可分擔比率由三成降至兩成;同時,醫院管理局納入三種生物製劑於藥物名冊,病人使用傳統藥物無效便可以每支十元使用每針最高一萬元的貴價藥,並擴大四類治癌藥的用途。今年,特區政府撥款1.68億元,加大醫管局藥物名冊、撒瑪利亞基金及關愛基金的藥物資助項目,新增及擴闊共26 種藥物的資助範圍,當中六成半是癌症藥物。

於是,特區政府就可以繼續以撒瑪利亞基金作擋箭牌,維護藥物名冊制度,逃避責任。提出動議的麥美娟議員,以及其他提出修正案的議員,都建議擴大藥物名冊範圍。本席認為,為何不乾脆取消「藥物名冊」和「撒瑪利亞基金」,直接由政府資助藥物呢?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零一三年五月廿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