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30 打破財閥壟斷 還港人發展空間

2013.05.30 打破財閥壟斷 還港人發展空間

在 2013年5月30日18:39 由黃毓民(網誌)
– 「提升香港整體持續競爭力」發言稿

1. 主席,即使沒有中國社會科學院的《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指香港的競爭力被大陸其他城市趕上,本席都認為香港的競爭力是會日漸下落的。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剛剛發表2013年全球競爭力排行榜,香港由去年第一跌至今年的第三,被美國和瑞士趕過,洛桑主要以政府效率、營商效率、經濟表現和基礎設施四方面衡量世界數十個經濟體系的競爭力;世界經濟論壇的2012-2013年全球競爭力報告雖然把香港由第十一名升至第九名,但把「創新與商業成熟度因素排名」列為第二十二名。本席的觀點與角度,與身為局外人、經濟掛帥的洛桑和世界經濟論壇有所出入,着眼於政治氣候、社會環境和經濟結構。香港產業失衡、租金過高、人才匱乏,都是老生常談,本席認為更嚴重的問題是香港的經濟日漸依賴大陸,港人貧富懸殊導致內部需求不振,同時政府的吏治日益敗壞,令香港無力回天。

2. 香港的競爭力在一九九七年回歸中共後不斷倒退,從前港人以國際金融中心、薈萃中西文化而自傲,現在卻終日嘀咕「沒有大陸香港就完蛋了」,自力更生、莊敬自強的氣魄一去不返,此間政商界更是「背靠祖國、放眼世界」唸唸有詞。現在中國是香港最重要的直接投資來源地,佔總額的36.3%,香港62%的轉口貨物原產地為大陸、54%以大陸為目的地,中國旅客佔訪港旅客總數的72%,可見香港經濟已是仰中國的鼻息;同時,香港的經濟結構是以金融、旅遊等服務業主導,服務業佔生產總值的九成以上,不論是產業和顧客結構都漸趨單一,本席擔憂一旦大陸經濟倒退,香港就無險可守了。上屆行政長官曾蔭權提出的「六大優勢產業」,至今合共只佔生產總值的8.5%,平均每項只有2%,[1]只有旅遊業的一半,微不足道。再者,香港欠缺美國、日本、德國等高競爭力國家所擁有的創新和工業,除金融外根本難以吸引歐美的顧客使用香港的產品和服務,本席認為此前所謂的「高競爭力」泰半是來自金融行業,並不可恃。

3. 本席同時要指出,貧富懸殊的問題除了是社會問題,也攸關香港的競爭力。當為數不少的港人每天營營役役都僅能維持生活,沒有餘裕和閒錢消費,內部需求難免疲弱不振,更會打擊港人創業的成功機會,消費者沒有能力消費於新興行業,恐怕飯碗不保、退無死所的勞工也不欲投身發展新興行業,香港的創業和創新每每被「消滅於萌芽狀態」,整個經濟體幾乎只有守業,沒有創業,我們只會看到滿街的奢侈品店和藥房,賣的都是舶來品,純粹是「過水濕腳」罷了。以前在北角興發街的時裝品牌Esprit,也曾經衝出國際,近十年來,像Esprit一樣由街邊小店變成國際品牌的神話,在香港再不復見

4. 自「六八九」梁振英政府上台以後,廉能政治、言論自由、人權法治迭遭破壞,梁振英本人臉不紅、耳不熱玩弄語言偽術,行政會議「雞鳴狗盜出其門」,問責官員的外訪開支以倍數增加,政府成員公然抹黑反對聲音,整個政府端的是腐敗透頂。動員議案的林大輝議員剛才向「六八九」政府發表諍言,希望政府能改過遷善,恐怕梁政府也是好官我自為之,對任何異見都是充耳不聞。香港以往的成功來自廉能政治、人權自由和法治精神,公權力機關依此運作,一般港人藉此生活和發展,蕞爾小城終能成為「亞洲四小龍」,梁振英政府卻反其道而行,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提請人大釋法,警務處長曾偉雄高調打壓和平示威,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抹黑學民思潮,另一行政會議成員張震遠涉嫌重大弊案 ……長此下去,港人只能跟隨港共政府及親中財閥的旋律起舞,變成極權政治、壟斷式經濟下的「僱傭奴隸」(wage slaves),喪失所有創新的能力,只懂得在極權中國的潛規則下與大陸城市競爭,最終凋零萎謝。

5. 本席斷言,香港的根柢其實十分疲弱,經濟外強中乾,政府腐敗無能,人才諱言創新,這些敗象在九七回歸後畢呈,特區政府難辭其咎。港人要重拾昔日驕人的競爭力,必須珍視港人九七前賴以成功的價值,打倒港共極權,打破財閥壟斷,奪回原有和應有的生存和發展空間,尋回自己的路向!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