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5 中共籠絡財閥 港共坑害基層

2013.06.05 中共籠絡財閥 港共坑害基層

在 2013年6月5日19:57 由黃毓民(網誌)

-「立法確立集體談判權」動議辯論發言稿

主席,

⋯⋯ 1997年7月,香港回歸短短16日,臨時立法會即凍結前立法局於同年6月26日通過的《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簡稱《集體談判權條例》),並於10月29日廢法。二讀時,自詡背靠基層的民建聯曾鈺成、劉江華、譚耀宗、陳鑑林贊成廢法;工聯會鄭耀棠棄權,陳婉嫻則缺席投票。港共坑害基層勞工不過是剛剛開始。

2008年立法會資料研究及圖書館服務部應人力事務委員會要求,就澳洲、新加坡、南韓、台灣、英國及美國的集體談判制度的進行研究。[1]今天辯論「集體談判權」的議案,原來又是另一場「吃飯好,還是吃糞好?」的討論,人家都在討論菜式內容了,我們呢?這種無意義的辯論確實不用引經據典,引了也不會比坊間的研究報告整全,況且官員不屑參考,只顧玩電腦看文件,由AO幕後準備回應的資料。與其這樣,本席認為把時間用在批判港共,特別是工聯會,以及剖析他們不斷出賣基層的原因更為實際。

講道理,要先擺事實,工聯會的惡行可謂罄竹難書,不能盡錄,全部涉及重大勞工議題,而且變本加厲:

– 2006年「工資保障運動」

工聯會三位立法會議員(陳婉嫻、王國興、鄺志堅)起初表明如曾蔭權不為最低工資立法,將不再支持其連任。政府推出「工資保障運動」,並表示如成效不濟,在兩年後立法,引來他們的反彈,三人表示打算不支持施政報告致謝議案。鄺志堅更義憤填膺說要司法覆核,指政府可以利用《行業委員會條例》中的行政手段來定立最低工資。最後,政府表示在「工資保障運動」,實行一年後進行中期檢討,工聯會「轉軚」支持工資保障運動,放棄司法覆核,並宣布將會支持施政報告致謝議案,工聯會被狠批出賣工人。結果工資保障運動成效不彰,最低工資拖到2010年才正式立法。

– 2007年香港紮鐵工人大罷工

八月,紮鐵人工的加薪與否,是由一年一次由資方代表的香港建築紮鐵商會與勞方代表的香港建造業紮鐵職工會商討所得的。紮鐵工人多年來爭取加薪,薪酬水平卻未能反映市場供求,令人感到被工聯會紮鐵職工會出賣。工人忍無可忍轉而向職工盟求助,自行選出談判代表,架空職工會。工聯會的工會領袖不敢帶領工人上街抗爭,更指責帶領工人抗爭的職工盟、長毛鼓吹工人遊行示威是另有政治目的,強調只有扎鐵職工會能代表工人跟商會談判,別無分店。

– 2010年「高鐵工程優先聘用本地工人」議案

社民連陳偉業議員在相關財委會中,提出動議,要求高鐵工程優先聘用本地工人,動議立即處理以31對21票被否決。

– 2010年巴士公司工潮事件

八月,工聯會的屬會不全面諮詢車長的意見,在醞釀工業行動時,偷步先跟資方達成較小幅度的加薪協議,名義上是為車長爭取了加薪,實際上要車長接受微小的加薪幅度1.8%。其它工會不滿加幅未達到員方要求加薪2.2%,發起工業行動,並計劃於8月10日會發動全面罷工。工聯會不但勸阻其屬會的會員參與,而且資方亦振振有詞說已跟工聯會屬會達成協議。結果,本來預計會有近七百人參加的罷工行動,但最後的人數僅得一百人左右,工運受挫結束。

– 2011年交通津貼計劃

要求政府重新考慮「雙軌制」(即是以家庭或個人為單位均可申請),本已得到工聯會議員在內三十多名議員支持,但由於政府拋出優化版鼓勵就業交通津貼計劃,成功令原本支持「雙軌制」的自由黨及工聯會轉軚支持新方案,政府輕易過關,卻令數以萬計低收入打工仔未能申請每月600元的交津。

– 2013年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工聯會早前炮轟梁振英未兌現標準工時立法承諾,不足半個月,卻以地區民意為藉口,在立會辯論施政報告前,公然轉軚支持施政報告致謝議案,更透過提出修訂,刪除工黨李卓人對梁振英未履行標準工時立法承諾,在致謝議案中加入「表示遺憾」的字眼。多名泛民及工黨議員對工聯會轉軚表示遺憾,批評工聯會為挺梁出賣工人利益。

– 2013年港台鄧忍光事件

有關港台鄧忍光事件,科大李德成教授有獨到見解:「工聯會一般都會拉一派打一派,不會和全體工人作對。可是,最近的港台鄧忍光事件,共產黨就放棄了拉一派打一派的做法,選擇全面跟港台工會對抗,因為其外圍組織愛港力和愛港之聲竟然亮出解散港台工會的口號,把共產黨自稱維護工人利益的假面具都拋掉,徹底站在工人的對立面

加上實際上面對港台員工和管理層的抗爭,工聯會也一直不發一言,對政府在過去採取陰乾政策對付港台視若無睹,而被陰乾的港台員工,都應該記着工聯會是有份支持政府這樣做的。

愛港之聲的高達斌指鄧忍光的公開道歉太軟弱,應強硬整治港台,又認為港台不應受工會掣肘,政府應解散港台工會,實際上是要港台成為政府製造輿論的血汗工廠,這一工作,工聯會是優而為之的了,愛字頭也不過是東施效顰。

現在的共產黨和它的一班手下,已經不把階級矛盾放在心上,而只注重敵我矛盾。順從共產黨的,即使是大財閥,也是朋友;對共產黨不服的,即使是工人階級,也是敵人。」[2]

到最近碼頭工潮事件,工聯會如何「潛水」,詆譭工運,分化工人,相信大家還是記憶猶新。從整體表現可以斷言,工聯會成了專門出賣工人,與財閥通姦的「黃色工會」(其實「黃色工會」所用「黃色」一詞並無此意,原先只是對照社會主義所用的紅色而得名),這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事?

本席想引用網絡上看到的說法,不少比報章評論還好看,而且不留情面,一語中的:

先天上,由工聯會成立之初,他們已面對今天的悲劇局面:親北京工會,港英時代遭打壓,回歸之後以為可以當家作主,可是他的大靠山北京,卻變成國際共產陣營中最大的走資派,過去工聯會鬥生鬥死的資本家,竟成了他大靠山的座上客,先來一個商人治港,之後又來一個港英公務員,工聯會呢?在大靠山北京要求 下,被迫支持過去敵人,而這班人,今天仍在剝削工人,要一個工會支持一班剝削階級,這是那一門子的工運?工聯會,不是一個悲劇,那又是甚麼?

-都是那些日子:《榮華富貴工聯會》(節錄),2006年10月27日

2006年,工聯會支持「工資保障運動」,被鄭家富指責「出賣工人」,陳婉嫻表現激動,淚灑當場。這種兩面不是人、天人交戰的委屈,本席深表同情。梁振英當選至今,樓價暴升,工資貶值,民生不進反退。中共依然要靠籠絡財閥來換取統治基礎,工聯會出賣工人的事恐怕只會更多。

主席,我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2013年6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