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5 經濟結構失衡 談何家庭友善?

2013.06.05 經濟結構失衡 談何家庭友善?

在 2013年6月5日18:13 由黃毓民(網誌)…

– 「積極推動家庭友善政策」議案發言稿

1. 主席,香港勞工政策落後而且偏袒財團商家,對勞工保障不足,政府、資本家不過視家庭為提供勞動力的零件,剝削工人無所不用其極,更遑論家庭友善政策。香港基層僱員有薪假期遠低於已發展國家的水平,一般長工普遍只得7天年假及12 天法定假日,莫說長期零散工、面對假自僱的基層了。此外,香港工時之長亦長期位於世界前列。根據統計處2013年3月發表的統計,香港工人每週工時中位數達45小時,62萬工人每周更工作起逾60小時,標準工時立法實在刻不容緩。政府卻不斷拖延標準工時立法,成立委員會不過是緩兵之計,更有大批大財團的代言人分別在傳媒及議會力圖拖標準工時立法的後腿。缺少假期、工時冗長,令僱員難與家人團聚,早前碼頭工友訴說要24小時當值,難得回家竟被⋯⋯女兒當成陌生人,可謂揪心刺骨,恐怕亦是不少基層工友的寫照。至於「名義工資」(nominal wages),則是十年不變,完全與通脹脫勾。保障勞工權益,特區政府責無旁貸,本席要求特區政府立即就標準工時立法,強制僱主超時補水及設立男士侍產假,統一法定勞工假期為17天。

2. 特區政府官商勾結,坐視財團巧取豪奪,坐擁萬億儲備,卻無視民生困苦。地產財團壟斷香港各產業,政府則坐視不理,賤賣公共資產,領匯上市驅逐小商戶,導致樓租鋪租飆升,百物騰貴。夫妻倆胼手胝足,勉強維持家庭開銷,居住環境、工作、經濟等生活必需竟成每一家庭的壓力來源,又缺乏時間休養生息,試問一家如何和睦?薪金低微、失業或單身人士,就只得申領綜援,不過平均每人每月只得千多元生活費,生活捉襟見肘。

3. 特區政府眼中,勞工不過是其中一種生產工具,家庭照顧者就更是不名一文,家庭照顧者負責打點家頭細務照顧老弱教育幼兒,無名貢獻社會,接受公共資助亦在情理之內。全職家庭照顧者只能在經濟上依賴家人,生活零保障:退休沒有強積金,全民退休保障音訊杳然;領取綜援人士在子女12歲以上父母就要強制參加「自力更生支援計劃」,要面對社署迫逼,放棄照顧幼子女投入勞動市場。特區政府對在職父母的支援杯水車薪,香港婦女勞工協會2012年的研究指,香港只為0至6歲兒童提供託兒服務,但全港只得5500個名額,當中僅得690個免費名額。香港社會缺乏一切對家庭的支援,一旦發生意外,社會就將一切責任推向照顧者身上,以疏忽照顧之名控告照顧者。要照顧子女,就要捱個金睛火眼,甚或領取綜援遭受歧視;想改善物質生活就要放棄天倫之樂、將子女教育置諸腦後,甚至面對控訴與抱憾,特區政府就是要將家庭置於兩難之局。

4. 要在香港實現家庭和諧,兄友弟恭,父慈子孝,夫妻恩愛,已漸成奢望,當家庭面臨危機同樣缺乏支援,部份持極端宗教立場人士,為了保護其單元的「一夫一妻家庭」定義,歧視不同性傾向家庭。《家庭及同居關係暴力條例》(家暴條例)充滿漏洞,既不保障受虐老人,家暴受虐者需要自行經法庭申請禁制令,過程冗長而複雜,單是申請法援已需要8-10星期。立法會無視民間訴求,處理家庭暴力的策略和措施小組委員會一度遭取消,至今仍在排期重開。根據立法會於福利事務委員會2月19日會議「有關處理家庭暴力(包括性暴力)問題的政策」民間團體提出不少關於家暴的問題,例如警方慣常將家暴事件如婚內強暴等視作家庭糾紛處理,令受虐者未能得到適切的房屋、經濟及法律上的援助[1]。各區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社工處於家暴問題的最前線,但每個中心平均每年要處理千多個個案,工作量沉重,難免影響個案跟進質素,更有部份前線社工拒絕協助家暴受害人提供房屋及經濟援助,案例不勝枚舉。本席希望立法會可盡快重開家暴小組,廣泛諮詢民間團體,緩解家暴問題。

5. 李慧琼議員提出所謂積極推動家庭友善政策,實在矯揉造作有餘,誠心善意不足。一個社會是否對家庭「友善」,恐難靠幾項措施就能一蹴而就,而是端看社會資源分配、法制等是否有人本關懷,是否以公義為原則保障社會各階層。民建聯等建制派議員一直以來卻是為無良財閥及不義政府背書,漠視基層民生,與民為敵,口說關顧市民,投票就背道而馳。就香港情況而言,真正的家庭支善首要是保障勞工權益、消滅地產霸權、增加家庭照顧的支援例如托兒服務、及增加社會福利和家庭服務的支援。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會議

黃毓民議員

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