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19 港共腐敗 人民制裁

2013.06.19 港共腐敗 人民制裁.

在 2013年6月19日 17:36 由黃毓民(網誌)…

– 「維護和提高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動議辯論發言稿

主席:

政治黑幕 欲蓋彌彰

上月15日,證監會就商交所財務事宜涉嫌違規問題展開調查,其後轉介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跟進,於21日首先拘捕姓戴男子後,迄今已拘捕七人。其中四人被控以管有虛假文書罪或意圖而管有虛假文書罪,另外三人獲准保釋候查。案件涉款高達10億美元(約78億港元),成為香港回歸以來第一金融弊案。

商交所入不敷支,營運資金不合乎要求其實早已在政商圈子熱傳。醜聞甫「爆煲」,身兼證監會非執董的民建聯陳鑑林疑似Freudian slip,向報章證實證監會早於一年前已發現商交所財務狀況未符合要求,更數度發出警告。更有議員引述財金官員消息,指主管財金系統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年初已知此事並相信已向梁振英匯報,但梁未有理會。即管梁振英在競選期間不知其親信張震遠泥足深陷,今年四月底仍不惜違反「六六原則」(擔任同一公職不應超過六年的規定),委任張為市建局主席,同時醞釀安插張震遠等「梁粉」加入港鐵董事會局,為張接棒出任港鐵主席鋪路。從已知事實作客觀判斷,梁振英包庇親信,為張震遠濫用職權「撲水」救命大開方便之門,已無懸念。

本月7日,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會議上,田北俊議員提出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證監會涉嫌偏袒商交所事件,獲得部份建制派議員支持。本應接近通過的議案,最後還是逃不過「阿爺吹雞,全部跪低」的厄運。結果,認為田北俊建議有理據,直言證監會「真金不怕洪爐火」的石禮謙否認被中聯辦「照肺」;聲稱感到業界壓力,會「將業界需要表現在投票上」的張華峯跟隨經民聯大隊;已表明傾向支持的謝偉俊卻「玩失蹤」避席。有人要揭破黑幕,也有人極力阻撓。

 
廉潔傳統 全線崩壞

所謂三權分立,在行政與司法以外,立法會便是捍衛公眾利益的最後堡壘。今天香港行政被港共竊據,律政司染紅,法庭偏私,而本應具獨立權威的執法機關如廉政公署、證監會、警方行事方式愈趨下落,或自我審查,或受外部施壓,或淪為政治工具。正當廉能吏治全線崩壞,共產黨侵害香港整體利益,立法會保皇黨繼續為虎作倀,極其可恨!

張震遠案其中一項重要疑點,就是為何幾個持雙程證而且名不經傳的大陸人,甘冒極大風險偽造文件,為以張震遠為首的商交所排解資金困難。這樣做對他們有何好處呢?最大得益者是誰?是否有人在幕後主使?接受龐大資助,張震遠能沒有半點懷疑?即使張震遠在刑法上僥倖脫罪,還是必須被判「政治死刑」的。

今天有議員提出修正案,有關提高監管機構處理與金融有關的重大案件的透明度及問責性,以及讓公眾可監察有關監管機構在處理案件時不會有所偏頗,本席對這些修正案能否通過未許樂觀。若果不幸言中,正顯示保皇黨未能在張震遠案中吸取任何教訓,存心破壞香港的廉潔傳統。

7.1上街 打倒港共

香港不是大陸,所謂近墨者黑,本地官員頻頻「內交」,耳濡目染,漸漸被同化沾上囂張狂氣,正把有中國特色的腐敗輸入香港。曾蔭權擔任行政長官,收受利益毫無顧忌;湯顯明身為廉署專員,與大陸官員交往更是肆無忌憚。今天到張震遠,其商交所資不抵債,還可以天天若無其事,笑容掛面,當日立法會辯論是否查其醜案時,他在露天休息間「嘆雪茄」。什麼時候開始,香港淪為這些敗類的俱樂部,彷彿不腐敗枉為官?

如果你不要香港出現「官二代」、「富二代」,今年七一站出來,打倒港共政權!

主席,我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2013年6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