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6 禮崩樂壞的「六八九」貪腐集團!

2013.06.26 禮崩樂壞的「六八九」貪腐集團!

在 2013年6月26日 20:41 由 Wong Yuk Man(網誌)…

– 梁國雄動議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商品交易所事件發言稿

主席,牽涉行政會議成員、市區重建局主席張震遠的商品交易所事件,有可能是繼西九文娛藝術區單一招標事件及新世界招聘梁展文事件後,特區政府最嚴重的公權力弊案,也是梁振英上台以來首宗及最大宗金融弊案!

本月七日,自由黨的田北俊議員於內務委員會會議提出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證監會涉嫌偏袒商交所事件,雖然獲得部份建制派議員支持,但是關鍵時刻「阿爺吹雞,全部跪低」,這是建制派議員的宿命,本席愛莫能助。其後曾經狠批「張震遠嘅政治生涯已經玩完!」的田北俊議員表示估計不會夠票,故不會再於大會動議,也不會提呈請書要求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本席當然失望。今天社民連的梁國⋯⋯雄議員自行提出議案,本席當然會投票支持。

事件肇因於張震遠成立的商品交易所入不敷支,帳目上的資金不足以應付九個月的營運開支,不符合證監會要求,於是交還牌照,放棄自動化交易服務資格,並暫時停業。公眾關注為何證監會寬待商交所,沒有即時停牌,質疑是否因為張震遠與梁振英的關係而網開一面。警察商業罪案調查科在事件曝光後,十日內以涉嫌管有虛假文書及行使控假文書拘捕六人,包括四男一女大陸人。前立法會議員詹培忠聲稱曾貸款八百萬元予張震遠,任證監會非執行董事的民建聯陳鑑林議員指證監會一年前已發現財困並發出警告信,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李永達亦指曾俊華曾向梁振英匯報。種種表面證據顯示,商交所、證監會以至梁振英的處事都非比尋常,甚至牽涉濫權或包庇,立法會議員有義務為公眾調查真相,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是應有之義!

張震遠早有前科 必須引用特權法

商交所事件的主角張震遠,父親張寒松是國民黨員,當年為逃避共產黨而偷渡來港,定居調景嶺,負責接濟在港反共人士,更出任台北在港的「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主任。張震遠的家世與中共地下黨員梁振英可謂水火不容,卻能成為其競選和執政的得力助手,這也是歷史吊詭之處。

張震遠在美國哈佛大學畢業後加入國際知名的顧問公司麥肯錫,九十年代初獲港英政府行政局議員鄧蓮如邀請出任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一年,效力於末代港督彭定康的頭號智囊「魔僧」顧汝德。九七年主權移交以後,他出任土地發展公司管理局成員、廉署防止貪污諮詢委員會主席、市建局董事,二○○七年更接替鄭維新出任市建局主席。至二零一零年七月,張震遠出席梁振英在書展的《如果是你的子女─家是香港(二)》新書發佈會暨座談會,正式表態挺梁,更於二零一二年年初擔任梁振英競選辦公室主任,正好是陳鑑林所指證監會警告商交所的時間。

究竟梁振英當時是否知情?若梁振英知悉商交所財困,為何仍任用張震遠作競選辦主任?當中是否有人向證監會施壓要求從寬處理?為何會有數名大陸人來港冒險犯難,偽造文件為商交所脫困?張震遠有否為求保住商交所而與他人作政治交易?當中有否牽涉大陸的權貴資本和中共的駐港機構?本席相信公眾都十分關注箇中的來龍去脈。

除了張震遠,前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亦是梁振英競選時的猛將。劉夢熊今年初與梁振英反目後,向《陽光時務周刊》揭開梁振英競選工程內幕,其中多次提及張震遠。梁振英竊據大位後,其山頂貝璐道4號大宅被《明報》揭發僭建,劉夢熊隨即致電張震遠,但張震遠竟回答指驗樓的兩位專業人士及一名律師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無可能現身向公眾交代。姑勿論劉夢熊所言是否屬實,有否誇大其詞,張震遠個人的誠信的確相當可疑。既然張震遠有此前科,獲民意授權的代議士就更有理據,要求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事件了!

雞鳴狗盜出其門,士所以不至也!

劉夢熊曾在訪問中提及自己手握「兩個炸彈」,其中一個是梁振英一名重臣的罪證,與資金流向有關,終於在五月爆發,正正就是張震遠商品交易所的醜聞。劉夢熊從事金融業多年,本席相信劉夢熊並非唯一知情的人,醜聞在金融界早已不脛而走。

商交所醜聞東窗事發之前,「六八九」集團的醜行已是罄竹難書。梁振英的山頂大宅僭建,前發展局局長麥齊光詐騙租金津貼罪成,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經營劏房和酒後駕駛,行政會議成員林奮強偷步賣樓,勞福局局長張建宗以欺詐手段在立法會通過長者生活津貼,整個班底就是「雞鳴狗盜出其門」。此前未有醜聞的張震遠加入行政會議後,同時出任策略發展委員會主席、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成員,四月底更違反「六六原則」(擔任同一公職不應超過六年的規定),繼續擔任市區重建局主席,續約兩年。有傳言指張震遠會獲委任為港鐵董事,為日後接替錢果豐出任港鐵主席而鋪路,早前曾擔任港鐵行政總裁的周松崗加入行政會議,傳言未必是空穴來風。港鐵不單止是香港最大的公共交通企業,其龐大土地儲備加上未來沙中線和南港島線等上蓋的發展潛力,堪稱香港最大地主。若張震遠同時執掌市建局和港鐵,就足與反對梁振英的地產財閥抗衡。張震遠矢志在香港發展商品交易,而梁振英亦成立「金融發展局」,如非商交所醜聞曝光,張震遠得以獨攬政治、地產、金融大權於一身,權傾天下了。

當整個管治集團都是鼠竊狗偷、恬不知恥之輩,集體利用公權力謀取私利,面不紅耳不熱地作欺詐勾當,禮崩樂壞,有能之士都恥與為伍,港人還有容忍這個政權的理由嗎?

政治制度孕育貪腐 全民制憲撥亂反正

昨日「六八九」突然在網上發表《施政匯報》自吹自擂,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連續數日在《信報》《明報》等報章訪問為梁振英緩頰,親建制商人刻意在七月一日下午邀請流行樂隊辦演唱會,以上種種小動作恐怕都不能為七月一日的大遊行降溫。本席不禁想,「六八九」的團隊面對無日無之的危機和詈罵,究竟是如何自處的呢?是三省吾身、痛切反省,還是充耳不聞、自欺欺人?相信民主派、親商界建制派,以至屬建制派中流砥柱的民建聯工聯會,所有人都心中有數。

「六八九」竊位一年以來,其集團爆出的每一宗醜聞,都是驚天動地、駭人聽聞的。「六八九」的《施政匯報》中,政制發展部份只有一百字的篇幅,草草了事,難道「六八九」及其主子,真的相信現行制度可以產生出能治理香港的執政集團嗎?還是他們只是為了滿足中共官僚資本的貪婪,根本不會顧慮香港人的死活?

本席揭櫫「本土‧民主‧反共」的旗幟,就是要求設立一套民主的政治制度,抵抗中共及港共對港人的欺壓。香港政治體制,需要立即進行根本的變革,不能再依循人大和《基本法》定下的時間表和規則。特區政府(含特首、行政會議、中央政策組、三司十一局的問責局長、副局長及政治助理),應集體總辭。立法會同時解散。繼而由三司十一局的常任秘書長們合組看守政府,維持日常行政運作,半年至一年內成立以原有直選民意代表及普通法憲制專才為主導的修憲港是會議,修改《基本法》,賦予港人最大範圍的自治權,完成修憲後舉行一人一票、無提名篩選的特首及立法會雙普選。

只有全民制憲,立即實行立法會行政長官全面直選,方能撥亂反正,令香港長治久安!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零一三年六月廿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