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7 人文精神蕩然無存的專上教育!

2013.06.27 人文精神蕩然無存的專上教育!

在 2013年6月27日 19:46 由黃毓民(網誌)
– 「提升本港專上教育質量」議案發言稿

主席,香港的專上教育,應以「成就知識,成就人格」為念,以學識啟蒙莘莘學子,以學問經世濟國;今天的專上學界淪為功利掛帥、侮辱斯文的名利場,大學祭酒不以爭名逐利為恥,學生不為隨波逐流而愧。實行「教育大躍進」的董建華和銳意「教育產業化」的曾蔭權,短短十數年間把專上教育弄得污煙瘴氣、腐敗透頂,有志於求學治學之士,在教育界實在難有立足之地,加上港共系統明目張膽「赤化」學界,中央政策組收回研究審批權,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出任教資會委員,舖天蓋地的扼殺學術自由,整個學界就是荒腔走板。國父孫中山先生於香港大學萌生民主自由思想,國學泰斗錢穆在香港創辦新亞書院發揚「人文主義」,宏揚中華文化;二零一一年,香港大學不惜在百年校慶時犧牲大學尊嚴向中共元首李克強表忠,真是不知愧恥!

政治經濟扭曲 學風跟紅頂白

香港是「行政主導」專權政治,財富則集中於地產業和金融業的社會,學院的人文科學、社會科學萎靡不振,乃是物理的必然。在歐美以至台灣等民主地區,總有途徑予飽學之士從政,實踐理念,英國前首相貝理雅和台灣民進黨領袖蔡英文都有紮實的政治經濟論述,反觀一池死水的香港政壇,當政者亂引「第三條路」,投降派詭辯「路徑依循」,竟能胡混廿年而不倒。美國的Google、德國的Porsche、法國的LV、台灣的HTC,都是由當地的科學和藝術人才在自由、平等的發展空間創造改變世人生活的新產品,香港就只有長實和匯豐等大財團把一小撮商科畢業的被剝削者超渡為剝削者。如此畸型社會裡的學界,又豈會重視文史哲、政經社等人文及社會科學?他們又怎會關心經濟效益不顯著的人文科學生?

立法會每年都會有議員動議改善專上教育的議案,當中的內容都是老生常談,增加資助、檢討收生、批出土地等都是沒有爭議的建議,不過特區政府投資更多,也不能改變當下學界的氛圍,無法促進學生的知識和人格,關鍵在於教育。以國際化程度、畢業生薪酬、論文數目等具體指標衡量,香港的三間大學當然名列世界前茅,但學術成就、學問水平顯然落於人後,假如香港的專上學府和市民都認為院校的國際排名和經濟效益都比學問和人格重要,那是整個社會的墮落。難怪院校都是服膺市場、偏重商學、靠攏專權政府,人文精神蕩然無存。

大量學額 劣質教學

學生本身就是教育的終極目的,亦是社會上的弱勢社群,他們的學歷未必足以謀生,經濟能力未必足以自立,人生經驗未必足以處世,但香港社會對學生卻是苛刻非常。民國初年的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會挺身而出要求北洋政府釋放五四運動示威學生,胡適諄諄勉勵學生為自己個人爭自由,視學生為社會的希望;香港的社會賢達總是批評學生「重抗爭輕學業」、「工作態度惡劣」、「市道疲弱需接受月薪九千」;沒有鼓勵,只有打壓!

而特區政府教育政策對本地學生之涼薄,也不禁令本席質疑政府辦教育的誠意。學生資助辦事處多次建議收緊資助條件和為學生借貸設立信貸資料庫,罔顧經濟環境欠佳學生的處境。教育局和發展局堅持收回九龍塘香港專業教育學院前李惠利分舍用地,寧願發展低密度豪宅,也不交予浸會大學興建學生宿舍。近十年公帑資助學士學額中大陸學生的增幅超過七倍,拋離本地的百分之十五,特區政府視之為理所當然。

一些辦學團體的用心也是值得疵議的,多間獲公帑資助的大學濫開教學質素成疑的自資副學位課程,嶺南大學社區學院及持續進修學院更被揭發收生至准許學額的 1.8倍至5400人。本席不敢斷言香港的專上教育界收生只為販賣學歷賺取學費,視學生為可任意宰割的羊牯,但不少學生確是身同感受,只是有怨無路訴罷了!

學風腐敗,學生無助,大量學額,劣質教學,俱是社會結構使然,本席不相信只要特區政府稍稍更改政策就能「挽狂瀾於既倒」。恐怕要至民主自治實現之日,香港的學界才能重見光明!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零一三年六月廿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