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7 西九發展一筆爛賬!

2013.06.27 西九發展一筆爛賬!

在 2013年6月27日 17:55 由黃毓民(網誌)
-「關注西九文化區計劃開支」動議辯論發言稿

主席:
一、
六月十日一次監察西九文化區小組委員會上,民政事務局及西九管理局書面回應議員質詢西九計劃超支問題,指他們已承諾於今年七月向立法會交代,在此之前,對於任何西九工程整體成本數字的「揣測性報道」不予評論。這種說法,顯然是在蔑視立法會作為民意代表機構的權威。而所謂「揣測性報導」究竟從何說起?四月初起,已有西九董事局人士向傳媒披露西九計劃整體超支逾倍,身兼西九管理局董事局成員的單仲偕議員及馬逢國議員亦回應記者查詢;五月十三日AM730作大篇幅報道,確認超支四百七十億;五月底民建聯與西九管理局高層人員會面「交換意見」。立法會作為最高民意機關,為何卻是最後匯報?

二零零八年,民政事務局以零六年第三季價格及每年百分之二的通脹率計算工程費用,並指已參考過往廿五年建造成本周期性波動,認為建造成本增長率與通脹一致的判斷審慎。但立法會委託香港大學屬下顧問VersitechLtd(科橋公司)進行獨立評估的專家小組早已提出超支警告,指出在未來長達二十多年的建築期裏,政府預估平均通脹率和建築成本增幅皆為百分之二,可能嚴重偏低;並以過去三十年為例,建築成本增幅平均達到每年為百分之六。

零八年六月六日撥款通過前,練乙錚先生已在《信報》撰文《二一六還是二六一?》,指出香港的通脹率不能以與其貨幣掛鈎的美國作為參考,而通脹率和建築成本增幅之間更不能劃上等號。他指第三世界內需增加,原材料價格都升得特別快,故建築成本增幅高於一般通脹率;另一方面,中國通脹勢將長期偏高,間接影響香港通脹率,再加上「北水南調」因素,情況更不樂觀。練乙錚質疑政府輕率,所委託的顧問公司GHK只為滿足政府要求。

老實說,明眼人一看已知預算虛假。政府好大喜功,利令智昏,公然敗壞公共理財紀律,主事者曾德成應當引咎下台。當時不少議員質疑政府低估成本、高估回報,到最後卻投票支持撥款,顯然是默許這種「做數通過、超支硬食」的行徑,不啻是緃容政府揮霍公帑,有虧選民信任!

二、
本月廿一日,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才開腔回應,表示政府在短期內,無意到立法會要求注資給西九管理局。根據「揣測性報導」資料,政府正準備一堆「度縮」大計,例如簡化場館的外形設計、取消建築設計比賽、合併次要的展覽場館和大型表演場地、仿效紐約中央公園的休憩場地由二十億元建設降至數億預算的規格。財政緊絀,採取這些措施也無可厚非,但不能自欺欺人說不影響西九計劃的質量或級數。
本席倒要質詢以下兩項「傳言」:

(一)、二零二零年(考量所有工程延遲落成)之後,當局打算第二期的工程包括大劇院、中型劇場及M+第二期擴展工程費用,延至下一屆立法會才申請撥款,涉及七十二億元;
(二)、當局打算將西九的綜合地庫道路及停車場系統、區域冷卻系統等由政府包攬建造,減省約八十億開支。

零八年五月,民政事務局遞交立法會西九計劃小組委員會《為落實西九文化區計劃的一筆過撥款》的文件指出:

我們建議在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成立後,向它提供二百一十六億元的一筆過撥款,支付下列計劃組成部分的資本成本:

(a) 規劃、設計及興建下列設施:
(i)核心文化藝術設施 - 它們包括分兩期發展的十五個表演藝術場地(第一期十二個場地和第二期三個場地),一個聚焦於二十至廿一世紀視覺文化兼具博物館功能的文化機構(暫名為M+或MuseumPlus),一個聚焦於文化藝術和創意產業的展覽中心,以及佔地三公頃的廣場作戶外表演用途。核心文化藝術設施的詳情載於附件1。
(ii) 其他文化藝術設施 – 這包括提供作會議/活動等的場地,以及供文化藝術機構/團體、文化藝術資訊中心和西九文化區管理局使用的辦公室及附屬設施 。
(iii) 零售、飲食及娛樂設施。
(iv) 交通設施 - 包括穿梭列車系統(或其他的行人運輸系統)及公眾停車設施。
(v) 公眾休憩用地 - 這包括提供共廿三公頃的公眾休憩用地,包括三公頃的廣場。

(b) 第4(a)段所述的設施的大型維修及翻新。這包括在五十年項目期內於不同時間,就上文第4(a)段所述的設施進行定期大型維修。

(c) 為M+購置藏品、籌備展覽、購置文物修復工作室的設備和設立圖書館。包括-
(i) 為M+建立館藏及其後每年添置的館藏;
(ii) 定期布置M+的展覽廳;
(iii) 購置文物修復工作室設備及建立圖書館的費用。

(d) 為西九文化區進行規劃及工程管理 – 這包括下列範疇 -
(i) 擬備整幅西九文化區用地的發展圖則。費用主要包括顧問費用、技術研究、公眾諮詢及相關開支。
(ii) 第一期設施的規劃及興建階段,所涉及的工程管理費用(預計由二零零八/零九年度起至二零一四/一五年度,共七年)。

簡單而言,當年二百一十六億的撥款是包含整個西九計劃的發展費用,現在打算將第二期工程另申撥款,道路系統費用則納入政府賬目,這是徹底違反當年的預算承諾,與坊間的不良銷售手法如出一轍。左袋入右袋出,用的還不是公帑?這種財政安排又是依據甚麼原則?到底是「將價就貨」,還是「將貨就價」,政府必需將一切資料和盤托出,由議會及公眾研判,而不是玩弄數字遊戲掩人耳目!

三、
最後,本席要嚴正批評西九管理局的質素低下,也是構成超支的因素。管理局自誇零八年所得預算已由二百一十六億元滾存至二百三十六億元。查零八年六月政府文件《西九文化區計劃財務評估》指「每年投資回報為6.1%的數字處於海外優質債券的以往回報率及本地和海外的證券指數的增長率範圍之內的適中位置。」這幾年來,管理局的投資回報僅得1.1%至4.1%,在在顯示其投資絕不優質,也不適中。

西九管理局大花筒一直受到指責,僅舉一例:文化界胡恩威曾狠批,建築設計比賽不訂明成本上限,讓外國顧問公司「予取予攜」,本地公司及中小企卻無法參與。他批評建築、規劃以至物色顧問做報告皆由外國人來做,令每份顧問報告近乎天價,以至西九成本不受控制。

九七年主權移交以來,政府及公營機構質素漸趨低落,「十大基建」大都超支或延誤,財政司也連年錯誤預測政府的財政情況,往往就是政府犯錯,公帑埋單,然後從來沒有人為工程超支向公眾道歉甚至引咎下台,香港人對此已忍無可忍!

本席要敬告林鄭月娥和曾德成:西九發展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陰謀詭計!

主席,我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2013年6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