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1 源頭減廢 由六八九下台開始

2013.07.11 源頭減廢 由六八九下台開始

2013年7月11日 16:01
-「推動廢物循環再造業,創造就業機會」動議辯論發言稿

主席:

一、膠官章法大亂 分化市民

今天的議題涉及多項技術性修訂,本席在此表示支持。香港處理廢物的政策已經嚴重落後於鄰近地區,本會亦曾多次出團考察包括日本及南韓處理廢物的成功經驗,修正案的內容寫得再多再好,也不過是老生常談,了無新意。

政府在廢物處理方面不但落後於人,在擴建堆填區政策進退失據,神憎鬼厭,本席當然要藉此機會批判「膠官」及政棍,真正從源頭減「廢」!

先說黃錦星。從一般公關常識考慮,他本應堅持綑綁三個堆填區一起到立法會闖關,以示對各區居民公平,但他發現將軍澳的建議不夠支持票時,卻主動撤回撥款文件,以為棄車(將軍澳)可以保帥(屯門),可謂愚不可及。表決被否決是一回事,政府主動撤回方案則是另一回事。收容垃圾的責任轉移到剩下的屯門和打鼓嶺,該處居民感到政府處事不公,當然是依樣畫葫蘆,把抗爭行動升級。建制派本來就分崩離析,離心離德,現在加上地區選票的顧慮,自然很難為政府保駕護航。

黃錦星的愚駑,不單令盟友處境尷尬,賠上政府威信,更在客觀效果上分化市民,傷害屯門市民感情。從普羅大眾的觀感出發,全港都不要的東西,將軍澳可以豁免,為什麼要就我們犧牲?所謂NIMBY(Not in my backyard、「寧避效應」),香港地少人多,人皆有之,難道反對的就是刁民?可以預見的是,政府會因此遭遇強烈反撲。

二、政棍欺騙選民 不知羞愧

民建聯在關鍵時刻一再「低頭」,引起疵議,即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民建聯曾帶頭抗議反對擴建新界西堆填區的工程,立場見諸街板及傳單,現在公然違背承諾,顯然是背棄屯門居民。無論身為黨主席的譚耀宗議員如何狡辯「研究」擴建不等同支持堆填區,市民只會覺得被當作白痴而已。

本席要引述《信報》艾青天七月八日文章《建制「有辱無榮」說法不攻自破》概括民建聯醜行的相關段落:

上周二(7 月2 日)工務小組委員會再次討論擴建堆填區的建議 … 民建聯主席譚耀宗議員發言時,只要求當局落實措施,促進本地回收業發展,並且改善垃圾運送過程對環境的滋擾;民建聯成員兼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雖不滿政府未在充分諮詢屯門區議會意見前,倉促向立法會尋求撥款,但梁議員的發言內容卻針對要求政府落實先前承諾的各項包括改善垃圾車設計等「補償方案」;另外民建聯成員陳恒鑌議員則關注政府如何抽取和善用堆填區沼氣 … 擴建新界西堆填區的項目付諸表決時,除了田北辰和陳偉業議員外,其餘四名屬建制派的新界西直選議員全部投「贊成」票 … 屬新界東的民建聯直選議員葛珮帆,本身於六月廿六日舉行的工務小組委員會會議缺席(當天會議本來是討論新界東南堆填區擴建問題) … 到表決與本區無關的堆填區擴建問題,卻積極支持。

為什麼民建聯棄屯門而非將軍澳?坊間有說法認為,日出康城全面落成後會有十萬人居住,在區議會可佔三席,足以左右立法會直選。
按譚耀宗所言,堆填區問題迫切,支持撥款是向全港市民負責,為何不能光明正大地全面支持?為什麼不能堂堂正正地向屯門人道歉?現在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做法,正是政棍所為。

三、政府陰溝翻船 諉過他人

去年競選時,就香港的廢物問題,梁振英提出了三點應對,首先是「採取源頭減廢為主導的政策,降低擴建堆填區或增建焚化爐的壓力」,在「必要時,才以焚化方式處理固體廢物,並採用最新技術,配以相連的地區設施、輔助社區發展」;其次,才是「大力推動發展回收業」以及「推動消滅廚餘運動」。到本年一月發布的《施政報告》及最近所謂的「施政一週年報告」,卻是一味煽動堆填區飽滿的恐慌,源頭減廢措施欠奉。政府倒行逆施,擴建堆填區之議怎能支持?

根據政府文件,將軍澳、打鼓嶺及屯門三個堆填區的擴建方案,分別佔地約四十三、七十及二百公頃。若按將來可提供的額外堆填容量計算,三個計劃分別可提供六百五十萬、一千九百萬及八千一百萬立方米的堆填空間。即單是一個屯門擴建,已等於12.5 個的將軍澳擴建。黃錦星輕易放棄將軍澳堆填區,更惹來「暗渡陳倉」的質疑。為什麼有康莊大道不走,專搞旁門左道?

近日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出席電台節目表示,今屆政府之管治是歷來最困難,只需一、兩個議員「拉布」就可把政策拉倒,一些本願妥協的政黨寧願自保而「走向極端」,他認為問題癥結是政制不合時宜,比例代表制令政黨愈來愈分裂,小部分政黨只要激進便可進入議會,故應盡快推行政改,更改比例代表制和逐步取消功能組別。他又舉堆填區爭議為例子,認為有議員拖延急切需要的政策,謂堆填區撥款建議「畀着係以前點都通過到」。林煥光揣摩長官意志,奴才樣相十分難看!

看來,源頭減廢,要先從以「六八九」為首的特區政府開始,第一個丟棄的廢物是「六八九」梁振英!

主席,我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2013年7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