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8 批判美國 可以為中國遮醜嗎?

2013.07.18 批判美國 可以為中國遮醜嗎?

2013年7月18日 16:11
– 「跟進斯諾登先生披露美國政府入侵本港電腦系統一事」

議案發言稿

主席,年僅三十歲的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僱員斯諾登,突然從美國逃來香港匿藏,向多個媒體表示自己掌握美國國家安全局秘密監視全球手機及互聯網用戶的資料。他更指國安局曾入侵香港中文大學的電腦系統,美國國家安全局四年來入侵香港電腦的成功率高達七成半,在香港引起軒然大波,特區政府保安局方寸大亂,建制派政黨聲討「美帝」霸權為其北京主子緩頰,民主派政黨和社運界人士也到美國駐港領事館抗議美國政府侵犯言論自由,十分熱鬧。曾有「東方卡薩布蘭加」之稱的香港,再次成為一場國際風暴的中心。

期間斯諾登獲《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奇擊節讚賞,獲俄羅斯艷諜查普曼公開求婚,獲父親發公開信支持,他本人亦曾經在英國《衛報》記者的協助下以網上聊天室與全球網民對談。然而,事件發展至今,斯諾登已遠走俄羅斯,但我們只聽過斯諾登的一面之辭,美國政府仍未正面回應斯諾登的指控。

究竟美國有否監控和入侵本港網路,有否侵犯港人的機密和私隱,雖然無從得知,但從常理推斷,斯諾登的指控並非無的放矢。馬逢國議員在動議中提出立法會向美國政府表達強烈不滿,亦屬應有之義。本席認為特區政府的確要向美國政府要求澄清,美國政府也必須向香港交代有否作上述行動,釋除港人對資訊保安的疑慮。

建制派借傷成毒 對港人有何裨益?

斯諾登表示,香港人有悠久的言論自由及上街抗議的傳統,因此選擇逃到香港。好些建制派人士立即引用他的說話為特區專權政府辯護,指責反對派危言聳聽、無的放矢,香港的言論自由仍然完好。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曾直言要監察網上言論,政府蓄意限制免費電視台牌照數目,「六八九」梁振英就練乙錚的評論向《信報》發律師信,警察動輒控告示威者非法集結,土共外圍組織肆意向民主派支持者動粗,凡此種種,在美國生活的斯諾登先生恐怕全不知情。他對香港仍有《蘇絲黃的世界》式的美麗誤會,可謂痴心錯付。

斯諾登事件發生後,建制派如獲至寶,民建聯的行政會議兼立法會議員李慧琼指,「被點名為黑客的中國,竟然成為美國入侵電腦的受害者,真令人啼笑皆非」,港人毋須「經常記得外國的月亮特別圓」,而《文匯報》《大公報》等中共喉舌報更每天以此抨擊香港的反對派對中國和美國政府雙重標準。美國和中共同樣有監控人民的通訊,這是公開的秘密,然而美國政府尚且知恥,雖則猶抱琵琶半遮面,亦不斷強調自己有制衡機制,但中共是面不紅、耳不熱的監控和截取人民的通訊,要求人民在網上實名登記、網路以言入罪、屏蔽網頁時總是宣稱要維持社會穩定和安全,打壓資訊和言論自由從不手軟。《來生不做中國人》的作者鍾祖康指,「中國政府或國人越來越有一種怪癖,就是只要找到美國任何錯失,就以此作為替中國類似錯失開脫的理由 … 類似援引,也漸次蔓延至香港 … 中國人這種與見賢思齊、反求諸己恰恰相反的心態,從魯迅說的『外國也有』,到今天的『美國也有』,一脈相承 … 中國人反美,則多只是作為自我作賤或作賤同胞的遮羞布」[1],用以評論此間的建制派,最為合適不過。

建制派仍然是文革時代「打倒美帝蘇修」的仇外言論和思維,與自詡國際都會的香港社會格格不入,在廿一世紀的時空更是顯得十分幼稚可笑。中共高幹子女紛紛投奔美國,人民銀行大量購買美國國庫債券,邵善波也有跟美國領事館秘密討論政事,香港建制派這種枉作小人的言論,只會貽笑港人。

建制派請專注港人的資訊保安和自由,不要再項莊舞劍、借傷成毒!

寄望政府追究責任 痴人說夢

「六八九」梁振英早前在紐約接受彭博通訊社訪問時,人肉錄音機上身,連續七次“no comment”和重覆「依法處理」的官式廢話回答記者提問,騰笑國際,令港人蒙羞。號稱「紐倫港」之一的香港,在事件中表現得六神無主、方寸大亂,毫無國際大都會的風範和器量,香港墮落如斯,實在令人扼腕惋惜。寄望如此窩囊的特區政府能夠勇敢的向美國政府追究,無疑是緣木求魚、痴人說夢!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