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26 龍七公:雞鳴狗盜出其門的港共政權

2013.07.26 龍七公:雞鳴狗盜出其門的港共政權

梁振英政府的管治已然失效。第四屆特區政府的任期剛度過一周年,以梁振英為首的管治班子,民望迭創新低。過去一年,醜聞不絕,吏治敗壞;政府坐擁巨額財政盈餘及豐厚外匯儲備,而且經濟發展穩定,由於善財難捨,冤枉甘心,可以搞到民生凋敝,民怨沸騰,這樣的政府真是世間少有!

官箴崩壞 有其必然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繼「劏房」糗事後又有「囤地」醜聞。輿論撻伐,政黨圍剿,請他下台的民意沸沸揚揚。然而,梁振英以至親政府政團為他緩頰,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於是陳茂波可以厚顏無恥:「好官我自為之」!

梁振英在周二回應外界質疑,指陳茂波完全符合申報制度的要求,完全無視現時特區政府的申報制度,比其他先進國家寬鬆,而梁去年九月明知陳茂波有利益衝突之嫌,仍容許陳主理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官箴崩壞,梁振英要負上最大的責任。

三任特首,董愚駑,曾貪婪,梁狡黠;一個比一個不堪,天可憐見,香港人就這樣被折磨了十六年,而且還要繼續衰下去!

香港十六年的淪「衰」,有其歷史必然。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大陸經濟改革開放啟步,再加上他們決心收回香港,為了安撫人心,便着手統戰本地華資,結果建立了一個「土共加土豪」的不神聖同盟。

九七香江易幟之後,商人治港的格局形成,梁振英比其他「土共」幸運,可以貴為董建華的入幕之賓,之後更成為董曾兩朝行政會議召集人,但在同一時間,「土共」卻是失意的,「香港回歸」,當家作主沒有份,就算董落曾上,他們事前也收不到半點風聲,不但眼巴巴看着「港英餘孽」出任特首,還要配合曾蔭權的「依法施政」,在立法會做有辱無榮的「保皇黨」。

全民制憲 重新立約
曾蔭權上台後逐漸露出貪婪真面目,「貪曾」和「貪湯」是特區政府從上層敗壞的開端。到了一二年,「土共」長期的不忿、中聯辦以至梁振英的野心合流,小圈子特首選舉期間,梁營發動醜聞攻勢,扳倒工商界支持的唐英年,誆騙正在權力移轉,無暇細顧港情的中共當權者,誤以為梁較唐得民心。

「土共」長期不忿「土豪」長期與政府勾結,一旦得勢,自然也會「把握機會」,巧取豪奪。十年前,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偷步買車,在「七一」大遊行後黯然下台,翌年衞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因之前處理「沙士」疫情欠佳,最後問責下台。連受命推銷「二十三條」的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亦懍於民意,敗走美國。梁振英身為當時的行會召集人,眼見梁錦松、楊永強及葉劉淑儀三人下台後,董建華亦因「查找不足」而「腳痛」請辭,今日身居大位卻對部屬的惡行姑息縱容,袒護到底,似乎認為可以蒙混過關。

梁振英集團醜聞不絕,那是人的問題也是制度的問題。孟子說:「不仁者而居高位,是播其惡於眾也。」王安石說:「雞鳴狗盜出其門,士所以不至也。」由麥齊光、陳茂波到林奮強、張震遠的醜聞,是吏治腐敗;由吳克儉、黃錦星到張炳良、曾德成、張建宗,則是庸官誤港。特區政府未經人民授權,「港人治港」只是空話。換人不換制度,今天特區吏治腐敗,固然是人謀不臧,但是長治久安端賴實現真正香港自治,「全民制憲、重新立約」,撥亂反正!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