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2 毓民特區:可怕沉默 造就邪惡

2013.08.22 毓民特區:可怕沉默 造就邪惡

「幫港出聲」除了聲稱要為「沉默大多數」發聲,還自詡是正,批「佔中」為邪;巧合的是,在西方政治論述,「沉默」與「邪惡」也有相互關係。

馬丁路德金有一名言:「我們這一代人必將感到悔恨,不單單為了惡人可憎的言行,也為了好人可怕的沉默!」那是回應一位保守白人的來信指「種族平權遲早會來臨,耶教也是花了二千年,才有現在的進步」,暗示馬丁路德金並不需要組織「激進的」公民抗命。馬丁路德金回應說,時間是中立的,如果民眾有持續不斷的抗爭,改變終會來臨;相反,若民眾因循苟且,社會只會停滯不前。過去二十多年的香港,就是面對不義,大多數人的表現是「可怕的沉默」!

美國五十年代的黑人民權運動,常受三K黨的暴力威嚇,甚至有人因此喪命,但在馬丁路德金眼中,這些「惡人可憎的言行」也不及「好人的沉默」可怕。今天聲言「幫港出聲」的人,對梁振英港共政權的胡作非為及土共暴民的乖張,卻展現出「可怕的沉默」!觀其近來的文宣,「幫港出聲」的所謂「正邪觀」,還不是「穩定及經濟發展是正,攪亂香港為邪」的讕言,然而回望四十多年的香港歷史,六七暴動、九七大限、六四屠城、董建華的八萬五,全都帶來股樓大跌市,反觀民主派從沒有這種「亂」的能耐,「幫港出聲」是不是找錯了反制的對象呢?

柏拉圖的金句更深刻,他警惕政治冷感的城邦公民說:「好人對公共事務漠不關心,將會受惡人管治的懲罰。」對香港的「沉默大多數」是當頭棒喝!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