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6 龍七公:刻薄寡恩的地區政棍及官僚

2013.09.06 龍七公:刻薄寡恩的地區政棍及官僚

政府的社會福利機關的功能應是濟弱扶傾,至少是減輕貧民生活的困苦,長遠更要令窮人得以脫貧,如果成效不彰,民間慈善團體,以至是熱心助人的市民,將發揮輔助功能,這是民間社會為政府的無能贖罪,相關官僚理應面壁思過,然而在香港這個「有崇拜冇同情」的畸形社會,卻出現下列顛倒黑白的處境。

義行善心竟遭雷劈

去年初有林國璋牧師發起「守護兄弟行動」,與教友每晚到深水埗街頭照顧露宿者,有病的幫他們求醫,有毒癮的替他們安排戒毒,更為不幸辭世的露宿者辦身後事,行動至今已逾五百日,彰顯了基督的大愛;當全港唯一的露宿者免費飯堂於去年除夕關閉後,深水埗北河燒臘飯店東主,人稱「明哥」的陳灼明,聞訊即便主動派發免費飯盒予露宿者,兩者都成為一時美談。然而在本年九月三日的深水埗區議會,特別討論區內露宿者增加的問題,多名親政府區議員質問社會福利署及民政事務處官員如何處理,有議員更指欽州街天橋底已被露宿者佔據,衞生環境惡化及影響治安。

深水埗區助理福利專員李源雄回應時稱,近年有熱心團體及市民,常向露宿者派物資及飯盒,比社署提供臨時宿舍及戒毒服務「更吸引」,打擊露宿者脫離露宿意欲;深水埗民政事務專員莫君虞更表示,熱心人士派物資增加,為露宿者解決暫時需要,「吸引」其他地區露宿者遷移到深水埗。

屬於親政府團體「九龍社團聯會」的深水埗區議員李祺逢,指區內露宿者增加,相信與免費送飯有關,更指團體常與露宿者像「開派對般」,「好似畀露宿者好有歸屬感,但無法例可移走他們」。

深水埗區議員的這類言行早已有之,去年二月深水埗民政事務處、食環署及警方聯手對該區玉石市場外的露宿者「清場」,竟沒收丟棄其私人財物,事件令公眾嘩然,起因正是出自該區佔多數親政府區議員的施壓,此事亦催生了林牧師的「守護兄弟行動」。

大放厥詞不知反省

香港社會有重商風氣,人文精神淡薄,人人爭相向上爬,對弱勢者缺乏同情心及同理心。社會上刻薄寡恩的氛圍,衍生出刻薄寡恩的政棍及官僚,政棍以掃蕩露宿者為政綱,贏得選票;官僚受政棍壓力,便以不人道的手法回應訴求,如今更大放厥詞,詆毀善心人,而非反省自身部門及政策的不足。由於政府重組扶貧委員會,立法會的扶貧小組委員會,日前特意考察台灣及日本政府及民間團體的相關工作,區區亦有同行,兩地政府都有沉重的財政負擔,仍全力扶貧及幫助露宿者,反觀香港政府坐擁二萬億外匯儲備及五千多億財政儲備,卻只動用一百五十億關愛基金的孳息來扶貧,當中部分更是行政費用。

香港早已從輕工業經濟,轉型為金融及地產主導,社會比以前更富裕,然而基層向上流動的空間日益狹窄,自力脫貧比以往更加困難,可是社會卻依然充斥着「貧窮是因為自身不努力」及「綜援養懶人」的成見,基層欲申請公屋及綜援,常常受前線公務員的白眼,當中不少人走投無路,才會於街頭露宿,所謂民間扶貧「吸引」露宿者之說,倒果為因,亦反映出社署官僚養尊處優,不知民間疾苦!李源雄及莫君虞兩個官崽必須為其謬論公開道歉,不然立法會復會後,區區將於相關事務委員會提出質詢,及去信勞工及福利局和民政事務局,要求他們交代此事!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