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7 龍七公:從薄翻身無望 看習維穩大夢

2013.09.27 龍七公:從薄翻身無望 看習維穩大夢

九月二十二日薄熙來被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重判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全部私產,薄在庭內高呼判決不公,表明上訴,但中共黨大於法,上訴駁回,可以預期。

一無所有 豪賭一次
坊間評論皆說薄熙來的政治前途已然結束,這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若以現在中共寡頭政治的官場潛規則觀之,薄確是翻身無望,然而中共並無真正法治,在林彪出走之前,乃至「四人幫」權傾朝野之時,又有誰會料到鄧小平可以「翻案」,不但敗部復活,而且可以繼毛澤東之後,成為「一言而為天下法」的中國獨裁者?斷言薄熙來翻身無望,雖有客觀事實依據,但政治詭譎多變,揆諸中共寡頭獨裁集團的權鬥歷史,薄有朝一日東山再起,人們不會驚訝!

薄熙來在法院「翻供」時,曾以為當初招供後可保留黨籍,殊不知卻被逐出黨,如果他像前鐵道部長劉志軍般搖尾乞憐,霸氣全失,會令他的毛派擁躉十分失望,既然已一無所有,豪賭一次又如何?

薄熙來能否翻身,是將來的事,反而是習近平時代的中共往何處去,是切身問題。習近平曾稱「老虎蒼蠅一起打」,重判薄熙來及近來大量中共幹部因貪污被捕,是「打老虎」的表現,坊間一般推測「蒼蠅」是指小貪官,但毓民卻有另一種解讀。

「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嗡嗡叫,幾聲淒厲,幾聲抽泣。」這是六三年毛澤東寫的《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詩詞,當時「蒼蠅」是指美帝,放在今天的處境,在習近平眼中,「蒼蠅」也許就是黨外異見、維權人士,以至是敢於反抗暴政的老百姓;但是對付「蒼蠅」一樣是心狠手辣,例如以「打擊網絡謠言」為名,整肅網絡,微博上的自由派意見領袖、網絡「大V」(拍實名的名人戶口)們遭到打擊,薛必群(網名「薛蠻子」)及王功權等人遭刑拘,前(二十五)日,出於自衞而刺死兩名城管的瀋陽小販夏俊峰,被最高人民法院判處死刑,即時執行。

港人治港 植根本土
本年五月中共中央辦公廳發表「七不講」(普世價值不要講、新聞自由不要講、公民社會不要講、公民權利不要講、中共黨史的錯誤不要講、權貴資產階級不要講、司法獨立不要講)指令,習近平的極左作風,與薄熙來又有甚麼分別?

江澤民在中共建政前已經是大學生,尚有民國時期的薰陶,相反胡錦濤生於四二年,薄熙來生於四九年,習近平生於五三年,沒受舊時代的影響,都是「毛澤東的兒女」,一個比一個左!香港的溫和民主派,還把香港的民主大業寄望於中共的自我完善,何其不切實際!明慧固執的港人,應要對中共的香港政策及短期內的政治氣候,作好最壞打算!習的維穩大夢,是對黨內的貪官污吏及黨外的反對勢力同樣強硬,前者為了贏取民心,後者為了捍衞政權,這個如意算盤打得響嗎?把夏俊峰「斬立決」已激起民憤,有網民為此對比毒殺英人的谷開來的刑罰:「高官夫人殺人不死,平民自衞要死」!

走毛派的回頭路,能解決大陸現在的問題嗎?況且習近平走毛派路線,但又把毛派共主薄熙來重判,毛派根本不會歸附,習常表現有「黨國將亡」的危機意識,卻不願觸及政治體制的根本問題,香港的親北京人士,常以為香港鬥不過北京,只有歸順一途,然而中共也在深重的管治危機之中,港人治港必須植根本土,才能真正實現!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