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04 龍七公:貪曾腐敗走向世界

2013.10.04 龍七公:貪曾腐敗走向世界

前特首曾蔭權爵士的貪腐舊帳尚未追討,近來其死黨、前廉政專員湯顯明的醜事曝光,廉署這個香港廉能政治的重要把關部門,被「貪湯」弄得烏煙瘴氣,但低處未算低,最新披露的「貪曾」政府黑幕,更「走向世界」,與一位「國際級」的腐敗政客扯上關係!

醜聞牽涉多名高官

自九月二十日起,一份香港西報接連數日報道,曾為前意大利總理貝魯斯干尼的親信,但現轉為證人的前意大利參議員Sergio De Gregorio,在當地法庭透露,○八年四月,當時出任香港駐歐洲聯盟特派代表(現為運輸及房屋局常任秘書長)栢志高,要求他安排讓曾蔭權獲當時的教宗本篤十六世私人接見,他隨即要求栢志高,不要把港府關於貝氏涉嫌欺詐及洗黑錢的證據,轉交予意大利檢察機關,「貪曾」雖然任內未能一見教宗,然而涉及貝氏案件的證據,卻遲至今年九月才轉交意大利。

此宗醜聞所牽涉的政府官員,還不止栢志高,供詞指出,曾於○七年透過意大利駐港總領事,了解香港調查貝魯斯干尼案的進度,並向有關方面聲稱自己認識當時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可透過向兩人施壓,阻撓香港當局將有關該案的罪證移交意大利,○八年栢志高曾向De Gregorio表示,會把有關要求轉達香港律政司,其後栢志高再向他匯報,已向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提出有關要求。到現時為止,除了栢志高承認確有為「貪曾」約見教宗一事穿針引線,但否認有干預司法的所為,其餘人等則一概否認指控。若De Gregorio的指證屬實,這是極嚴重的醜聞;另外,此事也有頗多待解疑團:

第一、由於《基本法》列明,國防與外交並非特區政府的自治事務,梵蒂岡與中共更無邦交,照理「貪曾」在任內是不能「官式」會見教宗的,換句話說,他們只能秘密會見,到底只是「貪曾」出於虛榮心想見教宗,還是梵蒂岡希望藉「貪曾」作為與中共建交的密使,還是有其他政治目的?

官場漸與大陸接軌

第二、貝魯斯干尼案件涉及香港部分證據,移交予意大利的程序歷時七年,期間曾俊華、林瑞麟及黃仁龍的角色是甚麼?第三、由於貝魯斯干尼案件的香港證據,最近才移交意大利,即使「貪曾」不能見教宗,他與貝氏可能有別的交易,現時披露關於貝氏在香港洗黑錢的證據,也許只是冰山一角,貝氏會否在香港有其他離岸戶口,「貪曾」在任內保護,從而得到好處?

已有議員計劃在立法會復會後,提出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事件,毓民屆時亦會投票支持,然而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葉國謙卻獨排眾議說,不能單憑「傳言」,必須有基本事實才可調查。港共對「貪曾」及其餘的「港英餘孽」,皆深惡痛絕,為甚麼現在會如此「網開一面」?當初董建華「腳痛」下台,「貪曾」接手,是胡錦濤的破格錄用,中共官場有一大「潛規則」,卸任後的國家領導人,不能大力批判其失誤,不然會「動搖國本」,難道調查「貪曾」並予治罪,將會令胡錦濤顏面無存,甚至連帶動搖「團派」在中共裏的地位乎?

九七之後,香港官場逐漸與大陸接軌,慢慢被北方的歪風污染,「貪曾」醜聞只是其中一個症候,若不重振本土意識,爭回真正的自治權,香港的吏治腐敗,只會繼續惡化!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