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09 陳茂波必須為誠信有虧而下台

2013.10.09 陳茂波必須為誠信有虧而下台

2013年10月9日 15:41

-「特權條例調查陳茂波囤地事件」動議辯論發言稿

主席:

本年七月,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被揭發其家族在新界東北發展區囤積農地1.8萬呎,可以坐收逾千萬元賠償,以權謀私嫌疑極大。這是繼劏房事件和醉駕事件後,陳茂波在上任不足一年內,第三起重大政治醜聞。事件揭發後,陳茂波不單沒有和盤托出全部真相,反而是以「擠牙膏」方式回應,更試圖玩弄「太太及其家人持有」的語言偽術來蒙混過關,侮辱公眾智慧。面對各方聲討,陳茂波厚顏表示「絕對不會辭職」,還要左一句「行公義,好憐憫」,右一句「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來「明志」,不單是教徒之恥,更是侮辱聖賢,令人髮指!

港大民研計劃於上月3 至5 日成功訪問約600 人,陳茂波的支持率為14%,反對率為60%,支持率淨值是負46%,民望是主要官員問責制建立以來最低。本席去(2012)年十一月曾在立法會大會上,就經營劏房和酒後駕駛兩宗醜聞,對陳茂波提出不信任動議,當時建制派若然投下贊成票,送這個誠信破產的官崽一程,就不至於弄到今天的局面。建制派的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卻連累香港社會的整體利益受損。

建制派議員異口同聲說事件要已告一段落,這是進一步與民為敵,為庸官保駕護航。陳茂波囤地醜聞疑團甚多,例如一直跟進東北發展計劃的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指出,第一次提出發展古洞的時間並不是1996年,而是1993年由政府提出的鐵路發展,比陳茂波1994年買入土地更早,資料顯示陳家農地正是在計劃興建的鐵路附近,位置奇佳,具升值潛力,可見選址絕非偶然。

又例如陳太許步明女士自稱去(2012)年10月作價270萬元,將新界東北發展區內1.9萬呎地皮的37.5%股權,賣予其弟許嘉麟。許嘉麟卻被揭發02年曾破產,06年才解除破產令,其海怡半島單位的588萬元按揭至今亦未還清,其財力被質疑無能完成過百萬交易。許步明女士因此被質疑進行「假交易」,以信託方式持有發展區土地,陳茂波的利益衝突亦未能撇清。

這些事陳茂波必須向公眾有個明確交代,因此本席支持以《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陳茂波囤地事件。

九月中,陳茂波再被揭發涉藉休眠公司瞞稅,據悉,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已介入相關案件。本席認為連串事件反映公眾對陳茂波不但誠信有虧,而且已經無法得到公眾信任,應該立即下台,接受調查。這時大概又會有人說,可能對陳茂波的種種指控都是誤會,沒有確鑿證據,要求陳茂波下台不公平。即然如此,那麼為什麼不通過《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陳茂波來還他一個清白?這種論調即是說除了法庭把陳茂波定罪外,他永遠不用下台。然而現實的政治問責又是否如此呢?

英國工黨政治家彼得·杰拉爾德·海恩(Peter Gerald Hain,又譯韓培德,1950年2月16日-),曾在布萊爾以及布朗政府任下議院領袖、就業及退休保障大臣及威爾斯大臣等職。他在2008年承認未能及時公佈於2007年參與工黨副黨魁選舉前後所收受的政治捐獻款額,而辭去內閣職務。根據英國的選舉法例,海恩應該在選舉後儘早向選管會交代其政治捐獻款額,但至2007年11月,他只及時申報政治捐獻82,000鎊。在2008年1月10日,《衛報》報導海恩涉嫌在競選期間隱瞞收受100,000鎊政治捐獻。當中大部份的捐獻其後被揭發,都是透過已經停止運作的智庫──進步政策論壇作為匯款的渠道。在這些捐獻中,部份更是來自支持南非實行種族隔離的人士。海恩在1月12日發表聲明表示自己因為公務繁忙,所以忘記進行申報;他又指出事件中沒有出現任何失當行為,並認為指他存心欺瞞的報導實屬荒謬。另外,他又指出會退回其中25,000鎊的捐獻。

在2008年1月24日,海恩在選舉委員會將事件提交倫敦警察廳調查後宣佈辭去就業及退休保障大臣一職。他表示其辭職是為了證明自己「清白」。然而,有關醜聞迫使首相布朗於同日首次對內閣進行改組,分別以馬偉輝及貝禮高接替他出任威爾斯大臣及就業及退休保障大臣。海恩至此成為首位從布朗政府辭職的閣臣。在2008年7月2日,倫敦警方將其案件轉交皇家檢察署查辦,但檢察署至同年12月5日以證據不足為理由撤銷檢控行動。後在2009年1月,下院標準及特權專責委員會對事件作出追究及譴責,當時海恩表示願意再於下院公開就事件道歉,隨後他在1月26日向下院致歉,並以「誠實的錯誤」來形容事件。競選醜聞平息後,海恩獲工黨政府重新起用。在2009年6月5日,首相布朗重組內閣,他遂獲邀重返內閣再任威爾斯大臣一職,至2010年5月工黨因大選落敗下野為止。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另一個事例,摘錄自8月15日《明報》陳莊勤的文章《Politics is not always fair, Those who practice it must always try to be above reproach.》:

1985年已首次當選加拿大安大略省自由黨省議會議員直至去年8月才正式退休的GregSorbara,在2003年自由黨勝出省議會大選後,被委任進入自由黨麥堅迪(Dalton McGuinty)省政府內閣為財政部長。在獲委任時Greg Sorbara辭掉了他在自己家族公司Sorbara Group Company的所有職務。

2005年加拿大皇家騎警調查一宗涉及Greg Sorbara在擔任安省財政部長前擔任主席的Royal Group Technologies與Sorbara Group土地交易的詐騙指控,2005年10月11日加拿大皇家騎警執行搜查令分別搜查了Royal Group及Sorbara Group。搜查令指有關調查涉及一宗Royal Group有關人等以欺詐及其他虛假手段騙取Royal Group、Royal Group股東及債務人金錢的指控。

Greg Sorbara否認加拿大皇家騎警的指控。Greg Sorbara並堅稱自己無辜,但他卻在第二天宣布即時辭掉安省財政部長的職位。他並且說,「雖然面對我自己完全不清楚的指控,也不知道指控的事實基礎,但作為部長,我的責任是在搜查令的指控事項裁決前卸卻職務。」(While I have no idea as to what the allegations are, or the facts on which they are based, my responsibility as aminister is to step as i depending a determination of the matters alleged in the warrant)Greg Sorbara並表示必須對事件查究到底。

結果在Greg Sorbara不捨的法律糾纏下,7個月後在2006年5月,安大略省的高等法院頒令把Greg Sorbara的名字從搜查令中移除,安省高等法院的判令指出7個月前簽發搜查令的法官是在被加拿大騎警誤導的情况下簽發。Greg Sorbara隨即重新加入麥堅迪省政府的內閣,恢復了安大略省財長的職位。

陳莊勤認為,政治對政治人物很多時候便是不公平的,他文章的標題,就是出自Greg Sorbara被查事件發生時,加拿大一位資深記者及評論員Murray Campbell的評論。

上述兩位官員是否有政治缺失,不是我們首要關注,他們對政治問責的尊重才是香港需要學習的地方。事例顯示,如果陳茂波是清白的,他還是有機會官復原位的。

第三個事例,當數香港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

十年前,時任財政司司長梁錦松被指在宣布加稅前偷步買車,涉稅款19萬,雖然他將節省到的稅款雙倍,即38 萬元捐予香港公益金,亦不能平息民憤。最後梁錦松兩度董建華提出請辭,終獲接納,並向公眾致以「誠懇的歉意」。無意再踏足「熱廚房」梁錦松,最近接受週刊專訪,被問到有關陳茂波家族囤地風波時,他起初淡然說:「每個人都有不同想法,我不評論。」然後續道:「在高位的人要懂得避嫌,不應該被人懷疑(有私心),一被懷疑就要辭職!」他以自己○三年辭職為例子,指高官是否有意圖以權謀私並非關鍵,最重要是政治敏感度要高,避免予人有瓜田李下的印象,「我當年減薪超過九成入政府,人工都唔貪,又點會貪那些稅款?但我有無貪唔重要,令到公眾懷疑就唔恰當,所以我負了責任,即時向董生(前特首董建華)辭職。」
今天陳茂波一而再三爆出醜聞,而且每每涉及數以千萬計的金額利益,為何不須避嫌下台?

誠信是從政者最重要的品質,古今皆然。古有羅馬帝國的執政官、雄辯家塔斯佗(Publius Cornelius Tacitus)說過:「當一個部門失去公信力時,無論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壞事,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有關見解其後被世人引申為「塔斯佗陷阱」,主席閣下亦曾以「塔斯陀陷阱」形容當下特區政府的困境。今有美國前總統老布殊的首席軍師、共和黨李.艾特華特(Lee Atwater)的名言「Perception is Reality」,解說從政者須明白「別人的觀感即事實」的道理。

如果陳茂波還是不明白,他也可以三國時代蜀相諸葛亮在《知人》一文中,提出的識人七法,評估自己是否還算人才。

一曰,問之以是非而觀其志;
二曰,窮之以辭辯而觀其變;
三曰,諮之以計謀而觀其識;
四曰,告之以禍難而觀其勇;
五曰,醉之以酒而觀其性;
六曰,臨之以利而觀其廉;
七曰,期之以事而觀其信。

此七觀可概括為:志、變、識、勇、性、廉、信等七項內容。陳茂波連「醉之以酒而觀其性」都能夠親身示範,他有多糟糕可想而知了。

主席,我謹此陳詞。

2013年10月9日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