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0 住屋問題困擾基層 社會資源須再分配

2013.10.10 住屋問題困擾基層 社會資源須再分配

2013年10月10日 19:02

– 《制訂住屋開支比例目標及人均居住面積標準》議案發言稿

主席,香港住屋貧窮問題由來已久,不論是租金偏高、人均居住面積嚴重不足、居住環境惡劣甚至有結構安全問題、樓價超逾市民可負擔水平等等,當然都要歸咎於港英及特區政府推行高地價政策漠視市民住屋需要。除了嚴峻的房屋數量問題,人均居住面積近來成為另一個被公眾討論的問題。本席固然同意所有人應有舒適及足夠的人均居住面積,增加房屋供應同時亦有助於改善居住空間。不過本席嘗試翻閱近月報章及網上文章對於人均居住面積的報導及評論,部份關注人均居住面積的評論散落於各大報章的產經版,甚至有論者批評政府限呎樓與所謂改善人均居住空間背道而馳。有關言論令本席充滿疑惑,特別是有見於香港各大報章與地產商關係密切,甚至是由地產財團經營,對於市民人均居住面積的關注到底是為誰人而說,又是為何而說?

 

特區政府近月來不斷向外宣示解決住屋問題的決心,重現中共五十年代全民大煉鋼的氣勢,特首、政務司司長、運輸及房屋局局長,不斷落區視察,覓地建屋,見縫插針,又不斷在港鐵巴士車身大肆宣傳打擊濫用公屋,及在媒體高調批評高學歷年青人申請公屋令公屋輪候時間拉長云云,藉以將公共房屋作為市民基本的住屋保障扭曲醜化成「福利」。但上述的把戲不過是轉移視線的伎倆,為政府尋求施政失誤無法實現選舉承諾的遮醜布,亦利用現時由政府一手造成欠缺土地及房屋的問題帶來的民粹,向弱勢開刀,以求快速從市民手中掠奪土地的控制權,並力挽既倒之民望,公眾必需保持眼睛雪亮。

 

維護地產霸權    罔顧基層市民

 

梁班子為求盡快達成建屋目標,無視對市民生活環境的影響及當區的規劃設計,悍然在郊區、公共屋邨休憩處或填海造地建屋。不過,有團體揭發現時市區有不少空置閒置土地,被用作露天停車場甚至長期空置,以及被解放軍長期霸佔,政府卻拒絕公開有關土地的資料,製造市區缺地的假象。市區事實上有大量土地可供建成公屋,只要稍加規劃,即可提供大量公屋單位,君不見啟德新發展區中,僅得3%土地用作興建公共屋邨?只需要稍為更改規劃方案,減少私人樓宇比例,根據民間的規劃方案,足可容納多三萬人口。可惜特區政府執迷不悔,執意維持地產霸權的既得利益,置黎民水深火熱於不顧。

 

政府開發新界東北新市鎮,為囤積大量新界土地的地產商度身訂做開發計劃,包括輸送利益予在新界囤地居奇的地產商,並藉着新界東北計劃推進深港同城化,加速中港融合。其規劃方案亦漠視港人居住需要,有違公義原則,方案當中只預留四份之一的住宅用地興建公屋,並將大量非原居民迫遷、滅村,破壞大量農地,將大量本已安居樂業多年的小市民迫走,卻無視附近佔地一百七十公頃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將富人耍樂的需要置於市民居住的權利之上。

 

政府寧可大費周章去找「蚊型地」,卻不肯去動地產霸權的大老虎,不改變現時的高地價政策及土地壟斷的問題,而妄想可以透過插針式起樓、劏房合法化去粉飾太平,要堵住悠悠眾口,恐怕並非易事。

 

住屋攸關生計 改革稅制福利

 

住屋貧窮問題與基層生計息息相關,互為因果,現時租金佔劏房戶的的收入高達40%,高昂的租金已經成為其中一個導致貧窮的原因。但日前特區政府在扶貧委員會高峰會中公佈的貧窮線,香港現時有超過一百三十萬貧窮人口,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卻開宗名義表示無法亦無意解決香港的相對貧窮問題。香港政府要徹底解困相對貧窮的問題,以其過萬億的雄厚儲備,加上人均2萬多美元的GDP,行有餘裕,只需要從財富分配中著手,改革稅制,引進累進式利得稅、重置遺產稅及向投基炒賣而獲利豐厚者開微增產增值稅,然後將所得稅款用作興建公屋、改善醫療及全民退休保障等,已能扶助絕大部份貧窮人口脫貧。貧窮線的設立亦可算是一種進步,但政府的最基本職責是要為社會進行資源再分配,特區政府卻缺乏處理貧窮的決心和方法,決不肯改變其守財奴的施政理念,繼續其向大財團傾斜的原則,梁特首恐怕難以安穩渡過其餘下任期。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零一三年十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