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6 < 議案發言稿 >破除社會政治壟斷 提振創意動力

2013.10.16 < 議案發言稿 >破除社會政治壟斷 提振創意動力

– 《善用公共財政,加強香港經濟創意動力》

主席,加強香港經濟創意動力,推動創意工業,先要創立可供創意發揮的環境,基層創業者有志可伸,不過當下香港政治及商業高度壟斷,完全是懲罰自主創業人士。政治上,香港名義上由特區政府管治,背後則由中共操控,梁振英政府擔任傀儡,中聯辦官員、政協人大等所謂中共代理人指手劃腳,指點江山,港人若然指望港共政權施捨普選機會,而非奮起抗爭,普選恐怕遙遙無期。政治自由亦可引申至政府在意識形態上的管制,早前的國教事件,可見一斑。政商勾結,財閥、國企與內地政府及特區政府關係千絲萬縷,形成特權階級,影響香港社會政策,向大商家傾斜。想要推動經濟創意動力,先要解決商界及政治的壟斷,給予公眾向上提升的希望。憑着香港人靈活頭腦、敏銳的觸角,只要配以適當的培訓教育機會,及鼓勵創意的政策,社會自然生氣勃勃。

壟斷社會 扼殺創意

擁有土地者坐擁物業資本,已能收取可觀租值,無需艱苦經營。本港地價居高不下,租金高昂,百物騰貴,小商戶經營困難。特區政府拒絕履行其財產再分配的責任,僅向富豪財團賦以低廉稅額,然後向公眾宣稱香港稅基狹窄,合理化其漠視基層福利的社會保障,為財團提供廉價勞動力,普羅大眾則要接受大企業剝削。社會保障不足,基層市民生活朝不保夕,又如何能夠為社會創造發展動力?因此,本席同意葉建源議員的修正案,善用盈餘,改善香港貧富懸殊,惠及基層市民。

推動競爭,先要規範壟斷,然而即將實施的競爭法,罰則輕微,對違規的大企業,所謂罰款可謂九牛一毛,競爭法日後將有檢討的必要。政府亦可以從稅務方面著手,扭轉香港政府依賴高地價政策所帶來的收入,向大企業徵稅。以現時標準稅率僅僅15%的水平,只需要向年收入過千萬的企業稍加幾個巴仙,並向市場佔有率達某個份額的企財團開徵壟斷稅,已能收限制企業壟斷之效,亦能擴闊稅基,改善基層民生。

香港政府從港英時代到特區時代,對教育的視野根本不離「人力資源」–教育不過是為資本服務,為企業培訓僱員。因此香港教育及考核原則,離不開背誦,逼迫兒童從小開始不停透過大量完成課業、默書、小測、考試,令學童對於考試內容熟能生巧。對於兒童的創意發展,則透過嚴格的校規與壓縮的課業,加以壓制。很多能夠在嚴苛的考試中脫穎而出的學生,卻只具備記憶及快速文字處理能力而缺乏創新能力。要從根本改善社會缺乏創意,必須大幅增加教育經費,改變現時的教育政策,增加對特殊學習需要同學的支援,以發掘兒童不同的潛能。並推行小班教育,減輕教師工作壓力,給予教育者充裕時間提升教學質素。

支援基層 激發創意

香港不乏文化及創意業者,幾年前火炭、觀塘等工業區因為租金低廉,大量藝術家、音樂人得以生存,但隨着近年地價狂飆,工業區租金水漲船高,連大企業都要遷入工業大廈租置辦公室,基層創意業者自然首當其衝。政府支援,對文化創意業者,包括在硬件上例如一個表演場地及辦公室、及資金等,尤其重要。

要提升香港科研發展水平,當然要向高教界提供資助,但如果僅僅增加高等教育經費,恐怕只能惠及小部份學者。其實所謂創意,無分高低。本席就曾經接觸香港的基層發明家,在工餘時間努力從事研究與發明工作,在民間自發成的香港發明家協會開會互相交流新創見。政府對於來自民間的發明,則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唯一的支援是提供實報實銷最高約15萬元或85%的資助申請專利。但對於新發明而言,最重要是的工作是從取得認證到市場推廣,中間所需的技術及支援,難以靠一人之力完成。政府亦可以協助舉辦展覽、邀請海外發明家進行技術交流及比賽等,均能提升香港的創意及發明水平。協助有創意的產品付諸生產,推出市場,不但能鼓勵更多有創意、創新的人士成立公司,開創事業,更加可以創造更多職位,這個才是解決香港貧窮人口問題的實際方法!

本議案主題是「善用公共財政,加強香港經濟創意動力」,但不論是原議案內容還是部份修正案,均與提升創意無關宏旨。本席認為,推動創意,需先處理政治、社會壟斷,改善教育制度,並大力資助不同層面的創新科技及發明,方為良策。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