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5 龍七公:既是公民抗命 佔中豈可兒戲

2013.10.25 龍七公:既是公民抗命 佔中豈可兒戲

近來「佔中」運動變得荒誕不經,例如十月初以解決財困為由,計劃舉辦兩場「名人飯局」籌款,每位五千元,又試圖註冊為私人有限公司,令人哭笑不得!最近「佔中」核心成員高調向台灣過氣反對派人物取經,招來批評;此事涉及香港的群眾運動的定位及如何處理與境外團體的關係,值得探討。

背景有別 不能照搬
十月十九日,民進黨創黨成員、「台獨理論大師」林濁水,應邀到港出席「拉闊民主:第三屆婦女參政高峰會」論壇,分享台灣民主運動經驗,同日「佔中」發起人之一朱耀明、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及工黨主席李卓人前赴台灣,專誠拜會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就「佔中」及香港政改等議題交流,施更揚言考慮親身參與「佔中」。此間土共如獲至寶,連日在黨報炮轟,到了十月廿二日,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就此事發表兩點聲明回應,其一宣稱「佔中」是一個本土的民主運動,成功與否取決於香港市民的支持,運動歡迎世界各地人民關注,但不會受任何外力影響運動方向,其二感謝施明德的支持,但他所提出派人參與「佔中」一事,從未在運動內部討論過;但是立法會建制派議員顯然不接受解釋,十月廿三日發表聯署聲明要求「佔中」發起人:立即停止與台獨勢力合流,放棄佔領中環行動。

「佔中」三子的聲明第一點,爭議不大。民主運動當然是植根本土;香港是國際城市,外國關注香港民主發展,十分正常。香港人對台灣民主「其身不能至,其心向往之」,借鏡其抗爭經驗,也是無可厚非,然而台港歷史背景及地緣政治有別,不能照搬。

「台獨理論大師」林濁水近來相當關注香港政局,但他對香港的觀察,有時也會如霧裏看花,例如他來港交流,在機場書報社看見有四本關於大陸經濟硬着陸的書,便在其網上專欄附會為:「宣洩多數香港人面對中國時,強烈不安的集體心理」;林所說的還包括中國政壇秘聞在內的書籍,其實是以個人遊陸客為主要市場,大多數香港人對之興趣缺缺;林君也有留意陳雲的《城邦論》及《遺民論》,對陳的港人維護華夏正統之說不以為然,仍然堅持綠營「去中國化」路線正確,「佔中」運動對此是不是也要跟從呢?

對台政情 蒙昧無知
施明德是台灣七十年代黨外反對運動健將,因此身陷囹圄,在獄中依然不屈抗爭,民主化後在○六年組織「紅衫軍」反貪倒扁運動;當下香港形勢雖然惡劣,與戒嚴時期的台灣不盡相同,施領導的「天下圍攻」反貪運動,亦不能迫使陳水扁下台,不算是成功例子,「佔中」三子以他為師是否明智呢?況且施明德已淡出台灣政壇多時,近年台灣的社會運動趨勢,已轉為由全無政黨背景的平民主導,例如因陸軍下士洪仲丘死亡事件而組成的「公民1985行動聯盟」。「佔中」三子與這些民間團體交流,可能會更有收穫,也不會授人以柄。

林濁水和施明德都是綠營背景人士,而且政治影響力有限,「佔中」主事者與他們交流,被土共撻伐,無可避免,三子事前應有所警覺,並擬定論述,反擊指控,可是現在一受批評,便立即與施明德等人撇清關係,給人進退失據、左支右絀的觀感,更令「佔中」運動貽笑台灣!

「佔中」三子對當下台灣政情蒙昧無知,政治警覺不足,結果自找麻煩!「佔中」既是嚴肅的公民抗命運動,又豈可兒戲?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