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01 龍七公:為專權者着想的抗爭

2013.11.01 龍七公:為專權者着想的抗爭

公民黨的立法會議員湯家驊是「政壇奇葩」,一○年「五區公投」運動時,在黨內大唱反調拆台,卻不受黨紀制裁,之後繼續扮演「黨內異議人士」的角色。在本年三月八日湯對記者說,大眾需要了解(佔領中環)行動如何在不影響公眾安全下運作,認為即使要佔領,也不一定要堵路,比後來的「自我綑綁佔中」建議,來得更早!

繼「不堵路的公民抗命」,湯家驊近日「再創新猷」。十月十五日,他聯同黨友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及公共專業聯盟的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會計界立法會議員梁繼昌召開記招,講解他以「個人名義」提出的政改方案,湯說現時所有的討論集中於公民提名,若「過於執着」,擔心難以達成共識,最終又原地踏步,故他提出不含公民提名的普選方案,建議提高提名委員會的「民主成分」(提名委員會分成四組,前三組仍然是各功能團體,第四組由全體民選區議員出任,但鑑於現在的區議會建制派佔大多數,有多少「民主成分」,可想而知),特首選舉則採用「排序複選制」,他認為這能選出各方都可接受的特首,消除中央對普選特首的疑慮。

泛民分裂 失否決權
這算不算是「為專權者着想的抗爭」呢?

「皇天不負有心人」,十月三十日,大律師公會北上訪京四日,湯家驊及郭榮鏗將於三十一日離港會合,郭表示若有機會將向中央官員提出真普選聯盟的普選方案,並提出一些法律觀點和對方討論,湯則說今次是以公會前主席及大律師身份訪問,不擬與中央官員談普選,因為他不希望「騎劫」訪問團,但若有京官問起,他亦不會迴避。

提出「全民提名聯署約章」的學民思潮,十月三十日晚發表聲明,表示「任何政改方案都應以廣大市民為受眾、為對象,而非單單面向中央」,希望湯家驊議員撤回方案,「並停止以『中間人』方式與中央溝通,盡快站回人民的那邊,丟掉幻想,準備抗爭」。同晚,「真普選聯盟」召集人鄭宇碩表示,希望成員以大局為重,但鄭明白聯盟確有可能分裂,故此,為了保持團結,會考慮每名成員提出的意見。

泛民主派在立法會有二十三席,進步民主派有四席,否決政改的關鍵門檻是二十四票,假設與湯家驊一起出席的郭榮鏗、莫乃光及梁繼昌四位議員都「有志一同」,民主派已喪失了政改的否決權!

到了這一刻,鄭宇碩及其「真普選聯盟」恐怕已到了夢醒時分!難道真的為了保持團結,既考慮學民思潮及進步民主派的公民聯署提名,又同時考慮湯家驊等人的建議,到了政改表決,湯等四人的「改良方案」獲通過,「真普選聯盟」到時才「功成身退」的解散?

真普是假 自保是真
上次政改入中聯辦(非民主黨成員還包括湯家驊及李卓人)的聯盟叫「終極普選聯盟」,今次改名為「真普選聯盟」,到底甚麼是「終極普選」及「真普選」?恐怕是真普選是假,自保席位才是真!

事已至此,到底戴耀廷等「佔中三子」又如何看待湯家驊的方案呢?如果他們認為湯的方案也符合普選的「普世定義」,那「佔中」運動還有甚麼意義?「真普選聯盟」及「佔中」主事者應向公眾交代,到底兩個組織是甚麼關係?他們對政改的最後底線是甚麼?若連湯家驊這種投降方案都接受,「真普選聯盟」將名存實亡,「佔中」也只會是白做一場!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