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3.28 龍七公:「太陽花學運」成敗得失平議

台灣「太陽花學運」已踏入第十一日,馬英九總統願意與學生對話,但雙方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的訴求上相持不下,佔領運動曠日持久,將消耗部分民眾對學生的支持,但馬英九政府也是輸家,問題只是誰向誰先讓步,現在可以初步評論朝野兩黨與學生三方的成敗得失。

對馬政府及國民黨而言,現時是「禍兮福之所倚」,他們必須要認清,今天的中國大陸及台灣,已經與○八至一二年兩次大選時完全不一樣,當時中國大陸帳面經濟數據強勁,成「超日趕美」之勢,對大部分台商及部分台灣選民有吸引力,馬英九的大陸政策是有民意授權的。

其後中共領導層換屆,引發激烈權力鬥爭,習近平坐穩權力寶座後,以「除惡務盡」的強勢手法治國(中共對香港已收起笑臉,主導政改更是毫不避忌),同時中國大陸經濟出現硬着陸勢頭,以上因素令台灣民眾對大陸變得極不信任,對「西進」投資機遇也不再盲目樂觀,馬英九的民望此時已是江河日下,統治的正當性受到質疑。

馬英九總統如能順應民情,暫時擱置《服貿協議》,及重開朝野協商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餘下的任期,國民黨政府必須修正大陸政策論述,也許仍可扭轉敗局。

民進黨的前景卻是「福兮禍之所伏」,現時預測年尾「七合一」選舉及一六年總統大選,他們有頗高勝算,但執政意味着要背負起「責任政治」,現時東亞局勢波譎雲詭,《服貿協議》不能在立法院閃電通過,相信已令北京不快,民進黨上台將使兩岸關係雪上加霜,他們將如何應付接下來的政經衝擊呢?

若全面倒向美國,商談加入其主導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簡稱TPP)自由貿易協議,也會碰上簽署EFCA及《服貿協議》的類似問題;開放市場之餘,也要保障本土產業!

台灣的社會運動如反對「核四」興建,將觸動美國大企業利益(其核反應堆由通用電氣所生產),綠營若無法妥善解答上述關鍵課題,他們的執政,將與藍營同一命運。

旅居美國的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余英時,對學生的第一訴求「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廣泛要求公民參與」擊節讚賞:「這次公民抗議是一場保衞並提高台灣民主體制的運動……人民固然可以通過運動而鞏固其公民的權利,政府也可以因為『聽到人民的聲音』而提高其民主的素質。」

以上的訴求,雖然未得民進黨響應,但與一九九○年「野百合學運」、「召開國是會議」的訴求相同,薪火相傳,學生團體往後應繼續主張「直接民主」,鼓勵公民政治參與,彌補「間接民主」之不足!

學生的反服貿抗爭期間,運動內部出現鷹鴿兩派路線之爭。

鴿派主導運動,強調和平理性,鷹派不滿對峙僵持,三月廿三日晚自行佔領行政院,引來翌日凌晨鎮暴警察強力驅離。

鴿派學運領袖陳為廷及林飛帆,並無與鷹派劃清界線甚至譴責,陳林等人把矛頭直指警方濫用暴力,並諒解鷹派的直接行動。

好些香港社運及泛民中人,平日反對本地進步民主派的衝擊行動,卻親身前往「太陽花學運」現場「朝聖」、「打卡」。他們要學習的,是台灣學生領袖的恢宏器識!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