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letariat Political Institute

普羅政治 全民制憲

— 毓民

2014.8.1 龍七公:政改困局的出路在哪裏?

2014.8.1 龍七公:政改困局的出路在哪裏?

政改辯論引發了泛民的「佔中運動」,「議題設定」策略奏效,中共亟思反制,親北京陣營還以顏色,發起全港「反佔中」簽名行動。北京官媒《環球時報》,甚至以「樂觀其成」的口脗先後指,(七月廿一日社評)「……只有通過鬥爭讓香港全社會、包括反對派都認同…(自己)…是少數,香港的穩定才會牢不可破。」(七月廿八日社評)「……和諧有時是要靠『鬥』出來的。」香港社會瀰漫一股殺伐之氣!

可是,中共與泛民主派在這場「鬥爭」中,各自有甚麼盤算?他們的成與敗,對港人而言,真是禍福難料!中共的底線,是要直接控制特首選舉的提名權,泛民能否入閘,沒有制度上的保證,至於二○一六年立法會選舉方法,將保持不變。

政改討論一年半以來,泛民的底線,「佔中三子」要求「符合國際標準」;以民主黨為首的投降派,則如一三年八月,民主黨主席劉慧卿所說:「(特首選舉)參選人(當中)亦有不同政見的人。」暗示保證有泛民人士通過篩選,即可「收貨」;部分進步民主派人士,則較為堅持特首選舉公民提名。另一方面,暫時看不見有人,會為一六年普選立法會不惜公民抗命。絕大部分民主派都默默接受下屆立法會沒有全面普選的「現實」。

北京一早宣示特首選舉辦法的底線。他們一向有所謂「安全系數」的概念,力求特首及政府及主要官員的人選可受其絕對控制。但十七年來得出甚麼結果?三任特首都對北京俯首帖耳,一個昏聵無能,一個貪腐,一個全力破壞香港核心價值。一七年引入事先篩選的假普選只會是換湯不換藥。中共直接控制香港則更危險,特區政府成為變相殖民傀儡政權,族群矛盾激化,政局更加混沌不安!

「佔中三子」所謂的「符合國際標準」,連「幫港出聲」發起人何濼生的方案,也曾被「佔中」委託的專家評為合格。回望二○一○年偽政改方案,是民主黨走入中聯辦密談後雙方的共識,在立法會獲得通過。但過去四年的香港政局,是穩定了還是激化了呢?人們有目共睹。要解決香港的政治死結,不能再靠原有中共單方面訂下的普選時間表,而是「自己香港自己救」,才能根本解決問題。

修改《基本法》必須由港人主導,香港才能長治久安。毓民於一四年七月九日在立會提出「全民制憲,重新立約,實現真正『港人治港』」的議案,由於剛過去立法會期議會抗爭的影響延至十月復會後辯論與表決。動議措辭為「本會要求行政長官及問責官員總辭,由公務員維持特區政府的日常運作,並隨即組織修憲港是會議,修改《基本法》;新憲法將以《世界人權宣言》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為基礎,準確釐定香港自治權的範圍,以及國防與外交事務的定義;制定公投法,讓港人有創制及複決法律的權利;亦制定政黨法,規範政黨運作,以及政治獻金法,要求政黨公開所收取的政治捐獻;容許行政長官候選人有政黨背景,立法會議員提出涉及政府政策的法案無須獲得行政長官的書面同意;新憲法獲港人公投通過後,舉行公民連署提名的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雙普選,體現『直接民主』,實現真正『港人治港』」。

「修憲港是會議」立法會民選議員至少佔一半,另外包括學術界及法律界的憲法專家,另外亦可選一些公民代表參與。那是針對當年起草《基本法》,港人代表及「普通法」專家嚴重不足的弊病,撥亂反正。毓民的主張必然被評為不切實際,甚至被扣上「港獨」帽子;若可成事,卻是一次過解決香港政治矛盾的最佳方法,因為以公投通過的新憲法,才是香港自治的保證!

黃毓民

關於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