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letariat Political Institute

普羅政治 全民制憲

— 毓民

2014.8.8 龍七公: 請把政制發展決定權還給人民

「佔中」與「反佔中」的政治角力,已進入白熱化的階段,近來後者佔盡上風。由周融掛帥的「反佔中」簽名運動,至今已號稱收集超過一百萬簽名,而且還要乘勝追擊,在下個周日(八月十七日),舉行「總結勝利」的萬人大遊行;中聯辦更發出「超級動員令」,向各大小親共團體下達「任務指標」,由中共香港工委直接領導的民建聯及工聯會,必須各自組織十萬群眾參與反佔中遊行。泛民的「和平佔中」目前仍處「光說不練」階段,港共陣營已全力圍剿,就是要把「佔中」消滅於萌芽狀態。

泛民處於捱打局面,對手又頻頻出招,但肆應無方,進退失據。
今年七月下旬,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南下深圳,與建制陣營各路人馬會面。七月二十日,范徐麗泰曾向記者引述張的說法,指民主進程要一步一步來,二○一七年的特首普選並非最終目標,而是政制發展中的重大一步,將來還會一步一步發展下去。七月二十三日,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與部分泛民議員會面時,曾釋出「袋住先」訊息,即泛民如能接受二○一七年的特首選舉方案,則二○二二年的政改應可更「進步」。

林鄭月娥的「袋住先」說法,當然不是個人意見;解讀中共及其奴才的奴才的政治語言:原來二○一七年的特首鳥籠普選方案,不止是二○二○年立法會普選的「通行證」,也可以至二二年爭取一個「較佳」(如何改良則天曉得)的特首普選方法。這是中共「以時間換取空間」的策略,未來幾年人口換血所造成的選民結構改變,效果將自然更有利北京對香港的操控。

「袋住先」到底是「袋住」些甚麼?

二○一○年,民主黨及民協也曾接受了一個「袋住先」的偽政改方案,民主黨提出的立法會區議會功能組別二的方案,獲得中共接受,已經開了「篩選」的惡例,今天民主黨還要厚顏無恥的狡辯,若不是他們提出了「改良方案」,今天就不會確定有一七年一人一票普選特首。然而,二○一七年特首選舉一人一票,但候選人要由提名委員會「篩選」,泛民主派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袋住先」嗎?

近日有人以五分一提名門檻,問「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健民是否可以接受?陳回答道,要看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是否符合國際標準,「佔中」屆時也會搞第二次全民(電子)投票,交由市民決定。 不論是五分一,還是八分一的提名門檻,其實已經是變相承認提名委員會的憲制地位,及默認公民提名無望的「政治現實」。難道「佔中」最後只是為了提名委員會的提名門檻而戰?為了另一個「袋住先」的偽政改方案而戰?

民主派領導香港民主運動二十多年,面對龐大中共國家機器,可以依賴的只有對民主、自由、法治及人權等的堅持,為香港爭取民主自治而奮鬥。可是,民主黨二○○九年至一○年間先抵制五區公投,繼而走入中聯辦密談,並通過偽政改方案,自毀長城,近來面對政治捐獻醜聞閃爍其詞,誠信有虧,政治道德飽受質疑!

面對空前困局,泛民主派只餘下兩條路走。要麼全面向北京臣服,接受特區政府的鳥籠特首普選方案,從此作永遠的少數在野黨,成為中共主導下「一國兩制」下的「花瓶」;否則就應該痛切反省,深刻悔過,透過五區總辭,促成變相公投,給機會予年輕世代參選,把政制發展決定權還給人民。這才是泛民轉守為攻,自我救贖的最後機會!

黃毓民

(本文於東方日報刊登之版本中,文章尾二段「誠信有虧」誤作「誠信有誇」,謹此致歉。)

關於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