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2 毓民特區:根基不穩 談何通識

資料蒐集和師生討論,是通識教育科課堂的必要條件,與從前照本宣科的教學方式截然不同,教師需要更多精神和時間作準備和教學,更要批改大量的「獨立專題探究」習作,實行小班教學在通識教育科顯得更為重要。可是,教育局多年來都限制公營或資助中小學的教師編制,高中每班兩名教師,學校只敢聘用少量有時限的合約教師和教學助理。一班普遍有三四十名學生之多,加上教職員人手長期不足,又如何確保通識教育科的成效呢?

考評局在二○一四年的通識教育科考試報告撮要中,指出不少考生在重大社會議題上,對一些重要概念理解不足,例如「誤把治安或法治等同執法」,揭示了學生基礎知識貧乏的毛病,這才是值得人們關注之處。

以前香港的填鴨式教育,即使學生思維僵化,也有一定的基礎知識;特區政府則重視愉快學習和生活體驗,放棄灌輸基礎知識,結果矯枉過正。《論語.為政》中有一段「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就是時下香港學生的寫照。雖然初中和高中課程仍有歷史、地理和經濟等科目,但課程內容極為粗淺,學生無從了解社會的基本運作法則。

要檢討的不單止是通識教育科,整個新高中課程也需要改弦更張的改革。教育局去年初終於決定在中文科重新引入王羲之《蘭亭集序》、李白《月下獨酌》和辛棄疾《青玉案》等文言文範文,算是「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之舉,希望將來教育局方也會在其他科目有類似的改革。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if (document.current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