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大夫」中文課程初班 – 樸實中文寫作 陳雲監製 (課程已結束)

能言善道,處處受人歡迎。通情達理,做事無往不利。學語文,就是學講話,學文章,學做人。進退應對,大方得體。中國源遠流長,賢士輩出,經典紛陳,學好中文,就學到華夏五千年的語文修養與處世之道。

本課程傳承王朝時代培養士大夫的方法,用現代科學精神,整理出一套教學法則,由樸實寫作,描述情狀為根底,進而議論天下,抒發性靈。學員循序漸進,可以得其門徑,重拾古人心跡,撰寫上乘中文,傳承華夏正統。

課程內容
此課程仿效昔日士大夫於公署之文事,選讀文章,學習事理及體會筆法,並以現代環境撰述練習,古為今用。題目如下,選讀文章於開課時派發:
一、 史錄(會要、實錄)
二、 筆記
三、 地方志、風俗志、地方碑記
四、 醫學、本草、相命
五、 農政、飲膳
六、 工藝
七、 鄉約、偵緝、斷獄
八、 奏議

師資及教學法
課程監製:陳雲(德國哥廷根大學博士、《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授課:陳雲為主,部分授課由門生張樂天及黎志恆擔任
導修:文章會讀及撰寫短文
採取小班教學方式,每班不超過三十人,導修小組五人一組

課程時間
十六小時,每節課兩小時,共八節課。逢星期六下午一時至三時半,中間小休。放假另行通知。
第一次上課,二〇一四年五月三十一日(星期六)

課程地點
普羅政治學苑,深水埗青山道64號名人商業中心10樓01-04室

收費
港幣二千元

名額
三十人

報名截止日期
二〇一四年五月二十四日前

報名方法
電郵 ( hkproletariat@gmail.com ) 至本學苑 ( 請註明「士大夫」中文課程初班 )

查詢電話
請致電 24673088 聯絡陳小姐

( 課程編號: PPI2014002 )

2013.12.10 毓民特區:對峙升級遲早大亂

梁振英及其港共政權落區成癖,這種公關巡迴表演,已變成了其一大「政績工程」,他們沉醉在地區土共支持者的掌聲中,以為自己受萬民愛戴,實則每次所到之處,形同戒嚴,擾民之極,聽不見真正的民意,示威者次次要犧牲自己的周末公餘時間,專程到現場拆穿這種虛偽的表演,怒火必然日漸升溫,行動早晚升級。

果不其然,在十二月七日及八日,梁振英及其港共政府連續兩日,先後到北角及大角咀,出席來年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公眾諮詢會,首日先有兩名社民連成員起立示威,並向台前擲雞蛋,雞蛋誤中坐在梁振英旁邊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二人被警方拘捕。完場前,熱血公民的黃洋達對梁高呼下台口號,再向梁投擲塑膠製糞便,未能擊中,黃亦被警方拘捕,事後梁色厲內荏的表明「必依法追究」。

翌日(八日)在大角咀,親政府及反政府群眾的情緒變得更加激動,是必然的結果,場內保安形同反恐,場外前「愛護香港力量」的「核心成員」陳淨心,特意展示一幅九七前的舊香港旗,並當場撕毀,之後在警員特別護送下招搖離開。

由區區○八年在立法會「掟蕉」到今天公眾掟雜物,都是對特區政府倒行逆施的抗議之舉,政府自知民望低落,卻仍執意落區,實為故意挑撥民憤,示威者的抗爭行動升級,對方地痞的挑釁行為也同步升級,如不還港人自治,長此下去,社會遲早到達大亂的臨界點!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2013.12.09 毓民特區:糊塗取經政壇笑柄

一九九一年泰國軍人政變,推翻文人政府,翌年親中產的泰國民主黨帶領民眾上街抗爭,軍隊開槍鎮壓,泰王出面調停,軍方逐步交出權力,還政於民。由九二至○○年間,除九六年外,都是由民主黨執政。九十年代游資湧入泰國,經濟表面繁榮,被歐美譽為是繼「亞洲四小龍」後,新進「經濟奇迹」國家之一,但到了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來臨,元氣大傷,民生凋敝,民主黨無力扭轉局面。

○一年泰國大選,富商他信靠着籠絡鄉郊農民,上台執政,但○六年被揭露貪污醜聞,終演變成軍方再發動政變,他信流亡海外收場。但他人雖去國,因坐擁龐大財富,在泰國仍有巨大政治能量。○七年至今,泰國先後出現「黃衫軍」(反他信)及「紅衫軍」(親他信)的群眾運動,一方得勢,另一方便等待時機,乘時而起。

如用左翼的階級分析,既可把泰國的「紅黃之爭」,解讀為鄉郊貧農與城市資產階級之爭,亦可從背後的金主入手,形容為資產階級權貴間的內訌。現時帶領反對運動的泰國民主黨,其中一個訴求是引進立法機關委任議席,制衡他信的農村鐵票,更是開民主倒車。

十一月尾工黨的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到泰國「考察」抗爭運動,引來中共黨媒批評為「毫不掩飾禍港之心」事小,他身為工運領袖,居然向一場由權貴發動、主張復辟委任制的群眾運動「取經」,才是天大的笑話!也反映出泛民中人的國際政治常識貧乏!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2013.12.08 毓民特區:矛盾不解引致亂象

泰國最新的政爭,雙方同意為慶祝泰王壽辰,暫且「休兵」數天,但雙方矛盾沒有化解,哪一方能最後勝出,尚未可知,在此間香港政局的敏感時刻,泛民傻乎乎的派人前往「取經」,建制又不假思索的把當地亂象描繪為「民主反面教材」,雙方都無視泰國歷史背景,該國今天的局面事出有因,拿來與香港相比,不倫不類。

世界經濟大蕭條,導致了一九三二年六月的暹羅不流血革命,該國改行君主立憲制,卻由於軍方有份參與革命,開了軍人干政的先例。三九年暹羅易名為泰國,翌年納粹德國征服法國,英國孤軍作戰,泰國改行親日路線,意圖收復近代以來割讓予英法的失地,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對英美宣戰,但駐美大使拒絕遞交宣戰書,並成立「自由泰人運動」抗日,戰爭期間日本對泰苛索無度,兩國關係漸轉冷淡,故此在戰爭結束後,泰國稱當初的宣戰書無效,得到了同盟國承認。

冷戰期間,泰國成為美國盟友,泰共在北部發動游擊戰,軍人干政成為常態,左派長期受打壓,經濟政策「寧右勿左」,越戰升級後,美軍大舉進駐,熱錢流入帶動消費,鄉郊與曼谷市的貧富差距日深,七三年的學生運動曾帶來短暫民主,三年後軍方政變又推倒重來,才種下了今天「紅黃惡鬥」的禍根。

今天香港建制派拿泰國之亂來「抽水」,卻不知該國的階級矛盾為因,致有今天的亂象之果,對香港有類似的社會問題視而不見,若不早日化解矛盾,遲早步其後塵!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2013.12.07 毓民特區:南非抗爭為何成功

一九九三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十二月五日與世長辭,舉世哀悼。

種族優越的思想,在近代西方原本是主流,但隨着納粹的戰敗及其種族滅絕的惡行曝光,其主張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中。但戰後美國及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卻依然殘留,共產陣營在宣傳戰中常引為笑柄。美國朝野的有識之士早深以為恥,南部的頑固保守勢力卻誓死抗拒。民權運動興起,引來輿論同情,甘迺迪有意推動《民權法案》,但南部民主黨人卻是該黨內一大派系,令他進退兩難,最後甘迺迪遇刺逝世,乘着悲情效應,加上詹森想在上台之初先行一件德政,《民權法案》才在參眾兩院以大比數通過。

美國的種族隔離政策被拉倒後,南非白人政府的處境更形孤立,歐美民間社會早已對其深惡痛絕,組織公民運動,在六、七十年代迫使西方國家實施軍火禁運,列根及戴卓爾夫人上台之初,念在南非白人政權堅決反共,一直不願全面經濟制裁,民間自下而上的訴求日漸壯大,不少大企業都受壓從南非撤資,最後英美政府也不得不實施制裁,南非經濟隨即陷入困境,到了八十年代末,美蘇關係解凍,「反共牌」不再有效,非洲人國民大會亦多次表明,並非要對白人趕盡殺絕,只是要求還黑人基本民權,雙方和解,最後水到渠成。

可見一場抗爭運動,背後有時代潮流推動,也需要與海外公民社會連結,及借助國際形勢的改變,才可創造成功的條件。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2013.12.06 近思隨寫錄 – 黃毓民 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劍指美日

中共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把釣魚台列嶼劃入,並宣稱今後所有在此範圍內飛行的航空器必須提供識別,否則其武裝力量可採取「防禦性緊急處置措施」。

「防安識別區」是指一國基於安全考量,單方面劃定大於領空的空域,以利本國軍方迅速定位管制,不具國際法效力。「飛航情報區」則是由國際民航組織劃定,區分各國航管及航空情報服務的責任區,有時會切入鄰國領空。

美國對於中共劃設「東海防安識別區」的舉措,視為「擴權」,在中共宣布有關舉措後,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警告「這項片面行動已經構成企圖改變東海的現狀,升高行動只會增加區域的緊張局勢及製造發生意外的危險,更重申美國對盟邦和夥伴的承諾,美日安保條約的第五條適用於尖閣諸島(釣魚台列嶼),美國B-52轟炸戰機曾飛越釣魚台上空示威。

中共此舉目的顯然是針對美國、日本,美國在釣魚台主權爭議問題上一直支持日本,中共除把釣魚台劃入其領海基線,現更將其劃入防空識別區,充分凸顯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權派在外交戰略上一改過去的被動。然而,美國副總統拜登十二月四日在北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談時,雙方並無片言隻字提及「東海防空識別區」。

至於台灣,基於台灣安全考量,當然對中共的舉措不會掉以輕心,立法院日前通過決議案,要求政府強力表態,總統馬英九最近提出「東海和平倡議」,主張暫時擱置主權爭議,希望用和平對話、談判方式解決問題,在中共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後,馬英九的「理性、務實」便顯得有點「不識時務」了。不過,馬英九十二月四日在接見美國前任國務卿史坦柏格時表示,中國大陸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與台灣防空識別區重疊二萬三千平方公里,中國大陸劃設之前,沒有先和台灣諮詢,對兩岸關係正發展沒有幫助。

2013.12.06 毓民特區:用詞失當已入歧途

孔子曰:「名不正則言不順。」香港的政治論述時常語意含混、用詞失當,知微見著,特區政府施政一塌糊塗,豈是偶然?

香港的政制改革程序,原本有三個步驟,○四年人大釋法後多加兩步,香港的「愛國報章」以「三步曲」及「五步曲」來命名,久而久之主流媒體照樣應用,到了前日的政改諮詢文件,內文竟也用了「五步曲」這錯誤名詞來。

其實,就算改為「五部曲」一樣引喻失義。「三部曲」原是文學名詞,為一組三部的小說或劇作品,古典例子有索福克勒斯的希臘悲劇《底比斯三部曲》:《伊底帕斯王》、《安提戈涅》、《伊底帕斯在柯隆納斯》;近代中國文學也有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家》、《春》、《秋》;後來電影藝術也採用這概念,荷里活大片《星球大戰》採用了三部曲敍事結構,令三部曲一詞流行起來。

近年中國大陸的《漢語大詞典》「三部曲」詞條,在解釋本義之餘,再加一個引申義:「亦指發展過程的三個階段。」另一本《現代漢語規範詞典》,則有「也比喻有內在聯繫的三件事或者事情發展的三個階段」的釋義。

受此影響,慢慢衍生出「三步曲」這個錯誤詞語,二十一世紀起,大陸報章使用「三步曲」的次數漸增,結果今天也成為了特區政府的常用詞彙,頗能反映出港府施政作風日益大陸化的現實!故此區區在立法會質詢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的時段,特此用規程問題發問,並以「不正當的諮詢」及「一開始已經行歪路」來總結!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2013.12.06 龍七公:法律界謹小慎微可搞甚麼政治?

在先進民主國家,立法機關擁有實權,可以制訂法律,大專法學院的課程,有「法理學」一科,教授法律哲學,當中包括政治哲學及憲法中的社會契約精神,故此不少從政人士,都有主修法律的教育背景。
為港爭取真正自治
早年香港的民主運動,當中一些核心人物,也有法律教育背景,十年前反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時,新一代的法律界人士參與,帶來新氣象,不少民主派支持者都對他們寄予厚望。

香港二十多年來的政治問題,是《基本法》的憲制地位及社會契約性質問題,香港民主派的法律界人士,理應以此學理高度,批判中共多次干預港人自治的舉措,指出《基本法》的根本缺憾——當初並無市民參與,亦無公投確認,是一份沒有民意授權的社會契約;另由於釋法條文不夠嚴謹,以致無力制止中共的任意干政,再推論至「全民制憲,重新立約」的出路,平時以此教育群眾,到時機成熟,民怨沸騰時,便動員市民上街抗爭,以持久的群眾運動,與中共攤牌,為香港爭取真正的自治。

但因為香港社會的功利本質,不少學生在大專院校選修法律,是受到家長的影響,目的是希望畢業後能成為律師,在社會向上流動,對法學院內的法律及政治哲學課程,並不重視,連較有理想,願意參與民主運動的法律界人士,也逃不出功利主義思維。

政改諮詢在十二月四日啟動前,過去一年各方陣營的法律界人士,都有提出方案,全都是遷就中共設下的框框,不論是親建制的胡漢清及陳弘毅,或泛民的陳文敏、湯家驊,以至最早曝光的李柱銘,全都接受提名委員會,毓民提出的全民制憲、重新立約、公民提名及二○一六年普選立法會主張,已被大部分泛民打成「異端邪說」,只有公民提名一項,仍有學民思潮及一些進步民主派人物繼續堅持。

只能爭得鳥籠民主
在政改諮詢啟動當日,「佔中」發起人,法律學者戴耀廷,在一份報章以《提名程序與程序公義》為題撰文,建議引入「違規不確認」表決方式,確保特首選舉提名委員會在提名程序,「即使有篩選都要符合程序公義」。 程序共有四關,包括要法律寫明不被確認的條件,不確認程序須由一定比例(戴舉出四分之一)的提名委員聯署啟動,以及成立由退休法官組成的獨立機構調查和答辯,之後再由一定比例(戴舉出四分之三)提名委員通過不確認議案,做法可參考現行立法會彈劾特首程序。

「即使有篩選都要符合程序公義」的說法,真是「用心良苦」!然而這有作用嗎?《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也有一套終審法院提請人大釋法的程序,結果除了「剛果案」外,其餘釋法全都是不依程序而行,戴耀廷真是天真得可以!亦有網絡媒體形容戴耀廷的方案是「減低提名委員會篩選效果」,令人聯想起民主黨聲稱一○年的偽政改方案,可以「溝淡」功能組別,兩者有異曲同工之妙!香港政壇的法律界人士,沒有從法理學的高度批判《基本法》,以否定為肯定,為「全民制憲,重新立約」而奮鬥,反而是謹小慎微,在中共設下的框框中尋找「空間」,樂此不疲,消耗了支持者二十多年的光陰,到頭來只爭得一個鳥籠民主,只關心在籠中有沒有資格入閘競逐,香港的民主運動,就是敗在這群人之手!

黃毓民

2013.12.05 毓民特區:不助窮人富人失救

美國前總統甘迺迪在六一年的就職演說中,有句話區區十分同意,從政後經常引用:「如一個自由社會不能幫助多數的窮人,便不能拯救少數的有錢人。(If a free society cannot help the many who are poor, it cannot save the few who are rich.)」

《南方都市報》的李嘉誠專訪,記者也有提問關於貧富不均的問題,李亦坦白承認:「……(那)是世界大趨勢,全球化之後,普羅大眾面對的環境愈來愈艱難……與十年前相比……(他們)的收入和購買能力……沒有太大的改善。」當記者問李嘉誠對社會福利制度的看法時,他答曰:「要大家扶貧,也要自願,只能使用引導的方法……如果政府政策錯誤,不能解決社會缺乏上進機會的問題,只向有能力的人開刀,這是錯誤的……」那只不過是香港商界「福利養懶人」濫調的委婉語!實情是土生土長的香港年輕人,向上流動的機會愈來愈少!

八年前區區有份籌組社會民主連線,為民主派擴闊了左翼的光譜,近年雖然在本土議題與社運左翼意見不合,但仍無悔當初的選擇,香港的貧富懸殊問題必須根治,可惜「貪曾」及香港商界對此不聞不問,去年的特首小圈子選舉,商界以為其代理人能輕易勝出,結果港共集團利用香港的階級矛盾奪取政權!

此時此刻,若香港商界不為多年來「吃政治免費午餐」痛切反省,放棄功能組別,支持本土政治及適度的財產再分配,他們勢將成為甘迺迪格言所指的「失救富人」!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2013.12.04 近思隨寫錄 習近平可「一言而為天下法」?

十二月二日,台灣《聯合報》刊出獨家新聞,指中共前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中紀委拘捕(此說實有誤,中紀委只能把黨員「雙規」),罪名為貪污腐敗,如果消息屬實,周將會成為中共八九年後首位被中共以貪腐治罪的前政治局常委,打破「刑不上常委」的不成文慣例。

中共行事往往逆黨外意願而行,有媒體揭露消息,便一口否認,即使該消息屬實,故此傳聞是真是假,尚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共在十八大後,周永康的親信大部分出事,再加上他背後的「石油幫」,近來亦被整頓,上月尾又遇上青島輸油管道大爆炸事故,雪上加霜,周永康被整肅是遲早的事。

整肅周永康,只是習近平藉清理門戶,樹立威信,及鞏固權力的「小節」,真正令他成為貨真價實的「今上」,還是剛剛落幕的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

毛澤東及鄧小平獨攬大權,「一言而為天下法」,靠的是個人威望,江澤民及胡錦濤時代,則是寡頭獨裁(政治局實行「民主集中制」和「分工制」),習近平上台近一年,作風強硬,十八大「三中全會」後,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和「中央全面改革深化小組」,實行擴權、集權及鞏權。

除了「國家安全委員會」由習近平領導,「中共中央全面改革深化小組」亦是由習近平主導,該小組是根據十八大「三中全會」的決定成立,「負責改革總體設計、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三中全會的決定」,即是架空政治局,主導未來的改革路線和國家大政方針。使習近平有機會成為鄧小平後,權力集於一人之身的中共領導人;即使習不可以興鄧小平相提並論,但至少作為中共第五代接班人的領導核心地位,得以確立。

2013.12.04 毓民特區:商人從政中美殊途

十一月二十八日,《南方都市報》大篇幅報道李嘉誠專訪,記者問他:「回首過去,覺得自己做得好的地方有哪些?」他答道:「我自問無論如何努力,仍發現沒有一個人能解決所有問題;如果可以重新開始,我可能會考慮參政。」此話一出,令人浮想聯翩。

富商在華人世界從政,向來困難重重。一來中國文化歷來輕視商人,到了中共建政後,更上升至仇視的境地。在香港,出於統戰需要,當然也會有親共商人,例如霍英東,但他們只會盡其社會崗位上的本分,為中共服務,不會有染指政治實權的非分之想。

一個世紀以前,美國的傳奇巨富約翰.洛克菲勒,他的地位與今天香港的李嘉誠頗為相似。洛氏早年是美國總統林肯的政治盟友,南北戰爭後曾斥巨資廣設黑人學校,但後來他的「標準石油」壟斷市場,飽受社會非議,國會亦以《反壟斷法》對付。他的孫兒納爾遜.洛克菲勒投身政界,一九五九至七三年間任職紐約州長,七四至七九年出任美國副總統,「洛克菲勒共和黨人」成為該黨內開明派的代名詞。

美國的富商從政也有失敗例子。去年落選的美國總統候選人羅姆尼,在私人場合說美國有百分之四十七的選民,無論如何都會票投奧巴馬,因為他們依賴政府救濟、不事生產,該段說話流出後,斷送了他的選情。

由此可見,富商在美國從政,成功與否還是要看選民。羅姆尼的故事,也是香港商界的寫照。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2013.12.03 毓民特區:法治失守唇亡齒寒

十一月二十八日,《南方都市報》刊出李嘉誠專訪,長逾萬字,近日坊間對他是否對現政府不滿,已有不少揣測,區區亦無謂多加唇舌,反為他的一些看法,卻有以宏觀角度探討的價值。

對「法治」與「人治」之別,身為商人的李嘉誠,在專訪中有此看法:「(市場)……重視『原則』和『法治』……政府的權力要在法治的基礎上公平公正地落實執行政策,香港不能『人治』,永遠不能選擇性行使權力。我與香港或各國政府的關係都是建基於此的……最重要是政策要令商界有信心。」李嘉誠對法治的理解,表面上是「政策公平」,但歸根結柢,還是「要令商界有信心」。

京官論及香港的法治,常指香港是行英美「普通法」,中國大陸是行歐陸的「大陸法」,又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是「母法」,《香港基本法》是「子法」,兒子要服從母親,「大陸法」的「立法原意」十分重要,原意是甚麼?當然是由京官解釋了。

德國的大哲學家康德,在十八世紀末提出了「憲政國家」的概念:政府行使權力,必須受到法律制約。今天德國的憲法也叫《基本法》,當中第九十二條寫道:「司法權委託法官行使。聯邦憲法法院和本基本法規定的各聯邦法院和各州法院行使司法權。」可見在現代的「大陸法」國家,才不會由立法機關及官僚任意釋法!

唇亡齒寒,當特區政府及中共胡亂釋法,最終商界也身受其害,難怪李嘉誠後悔當初不從政了!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