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7 黑白集:同婚與政治 民間及朝野新的對立

五月廿四日,台灣的大法官會議就「同婚釋憲案」作成第748號解釋,指出「未保障同性婚姻的現行民法親屬編規定違憲,應在兩年內修正或制定相關法律」。這個劃時代的大法官釋憲文一出,同運人士對於此一「遲來的正義」固然歡欣鼓舞,而反同婚的宗教及民間團體大駡不仁,恐怕也是「應有之義」!

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國際媒體的報道指出這是「亞洲首見支持同婚的裁定」;在兩岸四地的華人社會,台灣的同志平權領先中國和港澳,人們能說這與民主政治無關嗎?

從行政、立法到司法,「法律必須保障所有人民的婚姻自由與平等權」的立場幾乎一致,總統蔡英文同日晚間透過推特(twitter) 貼文 :" The law must protect the people’s freedom of marriage and right to equality", 並且轉貼總統府稍早發出的三點聲明英文版。聯合國普徧人權宣言說:「人本生而自由,其尊嚴及權利亦復平等。」台灣的平權運動由政治抗爭而同志運動,三十年多來,是很多人的血與涙涙,才換取了今天的成果!毫無疑義,台灣的平權水平已躋身世界先進國家之林。

然而同婚是人權問題也牽涉到政治,大法官裁定現行法律未保障同婚違憲,政府相關部門必須在兩年修法,究竟是「修民法」還是「立專法」,朝野兩黨固然有重大分歧,而民進黨一樣表現猶疑;蔡英文總統承諾「婚姻平權」,大法官現在出了考卷,她該怎麼回答,自然成為焦點。總統府既然說明「請行政部門儘速提出具體的法律方案」,那麼究竟由法務部另訂《同志伴侶法》還是由內政部修訂《民法》,恐怕不能不考量社會整體民意的歸趨。蔡英文上台一年,民意支持度已經跌破民進黨的基本盤,由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司法改革到前瞻計劃,沒有一項不是製造社會撕裂,如今的同婚平權議題,亦使民意出現新的對立。明年的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在產生新主席之後已經磨拳擦掌,積極部署,提早投入選戰,同婚立法固然是人權問題,但蔡英文及民進黨可以不考慮民意及選票的問題嗎?

黃毓民 時事評論員

大家可進入以下連結,按下網頁中藍色的FACEBOOK「推薦」鍵,支持毓民黑白集專欄。
http://hk.on.cc/tw/bkn/cnt/commentary/20170527/bkntw-20170527000417610-0527_04411_001.html

2015.12.24黑白集 :解決少子化應是求諸內!

移民署早前預告了「大陸地區人民在臺灣地區依親居留長期居留及定居數額表修正草案」,使中國人只要在台灣取得戶藉,不論是否跟臺灣人有婚姻關係,其子女都可以申請來台,而長期居留滿兩年、每年居住超過一百八十三天達成定居條件後,就可以申請身份證。草案發表後,引起民眾的不滿。

修法說明提綱挈領的表示,「少子化現象造成青壯人口減少,本類人口放寬可補充年輕人口,並可增加工作年齡之扶助人口,為保障渠等家庭團聚權,並補充年輕族群,適度緩解人口老化問題,爰修正數額。」對於少子化現象,臺灣政府的態度竟然是「求諸外而不求諸內」,難怪臺灣會在青年眼中由「寶島」變成「鬼島」了。

歐美先進地區的少子化現象,主要是因為生兒育女的機會成本上升,既要放棄工作收入,又要承擔昂貴的育兒成本,於是令不少年輕夫婦卻步。亞洲的先進地區,例如日本、台灣和香港,其少子化現象則是由於社會貧富懸殊,青年工作收入不穩,朝不保夕,連結婚都有困難,遑論育兒。

「22K」在臺灣成為了青年的詛咒,大部分青年對未來都不予厚望,只能在現在的生活中尋找「小確幸」。臺灣政府有否反躬自省,為何會令青年活得如此絕望?政府念茲在茲的,只不過是工作年齡之扶助人口,臺灣青年的未來,未必會在其考慮之列。
引進大量移民緩解人口老化問題,也不能解決由職位低薪化而來的社會不安,加上移民造成的文化衝突和族群撕裂,可能會對臺灣造成深遠的傷害。解決青年低薪化、增加育兒補貼才是正本清源之道,是次的修正草案,以及未來可能再出現的放寬移民政策,恐怕是飲鴆止渴而已!

黃毓民 時事評論員

文章可按「推介 Recommend」分享到各社交媒體

2015.12.22黑白集 – 黃毓民 時事評論員 政客自我反省 何須大書特書?

無黨籍的臺北市長柯文哲,星期天(20/12)在互聯網上傳了一條題為「柯文哲,反省」的短片,特意提起內湖漂流木、議會搥桌和「波卡」事件,最後表示「你不解決問題,問題會解決你」,「反省與改進是一種文化,我也一直反省,到底臺北有沒有因為我的存在而變得更好?」影片在網上的反應不壞,可見曾經多次失言的柯文哲,暫未招致國民太大的反感。

柯文哲擔任市長一年來的作風,可以用「雷厲風行」四字形容,例如甫上任就拆除從未啟用的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透過媒體直接警誡警察分局長,和用數個月時間就通過《臺北市食品安全自治條例》等等。近來鬧得沸沸揚揚的遠雄集團臺北大巨蛋工程,星期天也因為古蹟破壞及捷運安全問題而被柯文哲勒令停工。不少青年都認為做法令人眼前一亮,革新了市政風氣。

明儒呂新吾說:「興利無太急,要左視右盼;革弊無太驟,要長慮卻顧」(《呻吟語》)。市政攸關民生樂利,涉及市內不同族群的利益,稍一不慎就會激發民怨和反擊,因此改革者必須步步為營。比方說,臺北市內仍然有多個眷村,若然柯文哲繼續以雷厲風行的手段推行市區重建,必然引起強烈反彈。

而且,八月強烈颱風蘇迪勒襲台,臺北市政府要費時長達一個月餘時間完成救災之餘,至九月強烈颱風杜鵑來襲前仍未清理好部分路面;災後自來水濁度上升,也令不少市民痛批柯文哲。柯文哲去年競選時,成功掌握到選民求變的心態,其危機處理能力未成為民眾的焦點,當遇上像風災般的真正危機時,柯文哲就顯得力有不逮了。

革弊太驟和危機處理,都是柯文哲應作反省之處,而當政者自我反省,應該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無須大書特書!

黃毓民 時事評論員

文章可按「推介 Recommend」分享到各社交媒體

2013.08.09 龍七公:小心假普選的「魔鬼契約」

2013年8月9日 12:35

東方日報  2013-08-09 A40 | 龍門陣 | 龍七公 | By 黃毓民

 

從近來香港政局波譎雲詭的種種迹象顯示,泛民主派與建制派,極有可能在下次政改達成共識,二○一○年六月,泛民主派與建制派合作,通過政改方案,出賣民主的醜劇,將會在二○一五年重演!

佔中無非黨派之私
民主黨主席劉慧卿日前接受報章專訪,表示普選的主要目標「不是公民提名,而是投票要合乎普及而平等」,另外「參選人亦有不同政見的人」,她又暗示民主黨將會參加一七年特首選舉。
七月十六日,「佔領中環」發起人陳健民對報章證實,政圈有消息指,中央在提名權方面,可「降低門檻」、容許泛民「入閘」,條件是必須白紙黑字列明中共的權力,包括可不任命普選產生的特首人選,及可罷免普選產生的特首。
在此之前(七月十日)陳健民說,若北京接受真普選聯盟三個方案的其中之一,或接納「其主要精神」,便「應該不會發生佔中」。
所謂「佔領中環」,敲鑼打鼓,喧喧攘攘,到最後無非是一黨一派之私(泛民可以跨過門檻參加特首選舉),公是公非,可以棄如敝屣!
八月五日,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一份免費報章的專欄說:「民主並不是完美的制度,但在今天的香港,我們已別無選擇……特區政府如果要搞一套『保證不讓反對派參選』的選舉方案……必然弄巧反拙……只會激起公眾的義憤……假如政府真的拋出這樣一個方案,而建制派又要支持的話,那末二○一六年的立法會選舉將是反對派大勝。」
土共大老吳康民,八月八日在報章專欄附和這觀點,又指就算泛民贏得特首選舉,也會「馴化成建制派」。 建制陣營內的「有識之士」,也意識到若繼續任由梁振英耍無賴、「與人鬥,其樂無窮」,不單香港難以管治,整個親北京陣營只會陪着少數極端土共,一起被選民厭棄。
自從進步民主派冒起,再經歷五區公投、一○偽政改案的通過、過去三年兩次的票債票償運動,及本土意識的抬頭,泛民主派陷於被動,左支右絀,進退失據,「估領中環」卻令他們奪回議題主導權,使他們有本錢向北京叫價。
建制泛民各有所求
建制及泛民陣營各有所求,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往立法會「破冰」一事,曾鈺成從中穿針引線,獲得好評;一七年如實現特首普選,泛民可以自吹自擂「成功爭取」,又可借篩選機制,「篩」走進步民主派,選舉將形成泛民與建制對決之勢,泛民又可包攬民主,綁架選民;對建制派來說,曾鈺成已是傳聞中撤換特首的「Plan B」熱門人選,民建聯將有機會躍升為執政黨,亦可局部洗脫「反民主」的污名。
泛民有沒有人可以「入閘」,現時成為主流傳媒的討論焦點,可是主流傳媒卻不願指出民主黨接受篩選機制背後的動機,而一六年立法會選舉是否全面普選,亦會繼續被主流傳媒蓄意忽略。
這個政治交易,還有一個更可怕的魔鬼細節——若然陳健民所證實的傳聞屬實——容許泛民「入閘」的條件是必須白紙黑字列明中共的權力,包括可不任命普選產生的特首人選,及可罷免普選產生的特首,那是泛民假借民意授權背書,成為了正式的社會契約,將來中共要行使此兩項權力,港人將會欲辯無從,泛民如為了「入閘」,簽下這魔鬼契約,將會成為香港民主運動的千古罪人!
 
黃毓民

2013.05.22 普羅之聲:特區吏治全面崩壞

2013.05.22 普羅之聲:特區吏治全面崩壞

在 2013年5月22日14:52 由黃毓民(網誌)
太陽報 2013-05-22
A32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本案於去年初開審至今之同時,特區政府、特首小圈子選舉以至公務員隊伍醜聞不斷:由曾蔭權、梁振英、麥齊光、陳茂波到湯顯明,都是「雞鳴狗盜出其門,士所以不至也」的香港版本。但港人恐怕沒有料到,竟然連廉政公署這塊政治防腐的金漆招牌亦告剝落。

正所謂「上有好者,下必甚焉」,連帶海事處、屋宇署及機電署的中下層員工做事馬虎,間接引起南丫島海難、馬頭圍道塌樓事故及北角英皇道昌明洋樓升降機急墜事故的意外。三起慘劇,帶出香港政府的禮樂崩壞,已蔓延至基層公務員隊伍。而死亡人數最多的南丫島海難,調查報告面世後,海事處長竟繼續好官我自為之,毫無引咎辭職之意。有人說反對派事事「政治化」,但事實擺在眼前,當我們坐視香港政治敗壞,最終連基本的人身安全亦不可保。

香港官場的荒誕事日日新鮮,日前由「梁粉」兼行政會議成員張震遠所創立的香港商品交易所,因資金未能符合證監要求,而突然宣布停業。張震遠連記者招待會也不召開,起初只安排數間友好傳媒吹風,證監會亦沒出通告。尤令人不安的是,有報道指之前證監會在處理此個案時「格外開恩」,容忍財務狀況早已無法滿足證監會要求的商交所照常營運。另外,關於張震遠近年為了香港商品交易所的債務,四出借貸張羅,當中或包括大地產商,構成利益衝突的傳聞,他矢口否認,但公眾疑慮難消。

及至本周一,行政會議突然宣布次日沒有例會,同時行政長官辦公室表示,與張震遠出任大股東的商品交易所出現財困交回牌照的事件無關,由於沒有議程需要審議,故不召開會議。特區政經之事千頭萬緒,現在竟可以「無事可議」為由不召開行政會議,教人以為回到了萬曆帝不早朝的晚明,反更令公眾相信暫停會議是為張震遠解圍緩頰。

可見今時今日,還期望體制內改革只是緣木求魚,當下再不奮起抗爭,香港只會繼續向下沉淪。今年「七一」,香港人總動員上街,公民抗命才是正途!

2013.05.16 普羅之聲 : 進步民主的基本立場

2013.05.16 普羅之聲 : 進步民主的基本立場

近兩個月來,人民力量內部亦有不少風風雨雨。日前,主席劉嘉鴻在本欄發表《特首如何才算普選產生》,認為由一人一票選出「提名委員會」,也是符合普選原則。毓民不以為然,在網台節目點名批評,亦表明從原則上,人民力量執委會應研議,因劉嘉鴻公然發表違反人民力量政綱立場的言論,罷免其主席一職,之後執委會並無任何表示

先解釋為何人民力量不能接受一人一票選出提名委員會:這是用一種間接民主的方式,去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毓民一直認為直接民主是高於代議民主,即使是將來特首及立法會由普選產生,我也只會視為「必要之惡」。公民連署提名特首,稍具直接民主的色彩。而一人一票選出提名委員會,更變成了「雙重代議民主」,不倫不類之至。

另外,在二○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人民力量的《二○一三年施政報告的期望:全民制憲,改善民生》裏已有主張:「……修憲工作完成後,舉行一人一⋯⋯票、無提名篩選的特首及立法會雙普選。」特首普選無提名篩選,是人民力量的基本立場。

此外,人民力量代表香港政治光譜中最前進的勢力,自然要緊守最進步的立場,不需要視《基本法》如金科玉律,沒必要為提名委員會作「政治化妝」。

而後來劉嘉鴻亦另上載一短片,聲明那些只是「個人意見」。但他作為政治組織的主席,不應胡亂發表個人意見,這是常識。

毓民二○○六年從政至今,貫串論政時期的理念,社民連及人民力量的政綱,都有主張直接民主,即使毓民於一一年退出社民連,他們亦沒有變更立場。五區公投運動,更是體現了直接民權的精神。爭取直接民主的實現,是進步民主派的應有立場。

有人認為毓民公開呼籲劉嘉鴻下台是獨裁,然而執委會內只有我一票。更重要的是,人民力量並無會員制,執委會成員並非由選舉產生,其領導層更應有時刻向選民負責的覺悟。人民力量是因民主黨出賣選民而組成的聯盟,如果人民力量的言行有負選民付託,是愧對選民,再也沒有存在價值。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2013.05.15 普羅之聲:立法會正式淪為垃圾會

2013.05.15 普羅之聲:立法會正式淪為垃圾會
曾鈺成於前日早上宣布,為審議預算案設下時限至昨日中午一時,之後再逐項表決七百一十項修正案,打算在十六日前全數表決。
曾鈺成稱其決定是根據《議事規則》第九十二條「議事規則未有規定的程序」:「對於本議事規則內未有作出規定的事宜,立法會所須遵循的方式及程序由立法會主席決定;如立法會主席認為適合,可參照其他立法機關的慣例及程序處理。」此乃英治時代遺物。英式「習慣法」經常將條文寫得籠統,以便司法者權宜行事,但在港共亂港的當下卻極易濫用。
另外,曾鈺成又引《基本法》第七十二(一)條合理化其決定。根據條文:「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行使下列職權:一,主持會議;二,決定議程,政府提出的議案須優先列入議程;三,決定開會時間;四,在休會期間可召開特別會議;五,應行政長官的要求召開緊急會議;六,立法會議事規則所規定的其他職權。」毓民縱觀首項及其餘五項條文,看不到哪裏有賦予立法會主席縮短辯論時間,限時強制表決的權力?
曾鈺成再次不顧分際,向保皇黨及港共政權低頭,毓民對他僅餘的尊重亦告煙消雲散。毓民將根據《議事規則》第十六(四)條提出休會待續議案討論此事,亦已提出申請辯論時段,對他提不信任動議。
坊間經常有人以「垃圾會」譏諷立法會,經過一年內兩度「剪布」,可說是名副其實。港共政權既不敢把立法會全面與人大看齊,又不敢給立法會全面普選,予以提案立法實權,「獨裁無膽,民主無量」,依我看,既然如此痛恨三權分立,不如乾脆把立法會解散算了。
會議另有一件可笑之事:泛民議員在曾鈺成預告昨日中午一時「剪布」停止辯論後,紛紛就撥款條例草案踴躍發言,彷彿既已預告「剪布」,他們的發言就不算是拉布了!
「六八九」及謝偉俊都先後嘲弄泛民這種「又不拉布,又要反剪布」的行為,毓民當然不會加入合唱,只能慨嘆泛民抗爭無膽,自取其辱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2013.05.09 普羅之聲:真普選聯盟的底線

太陽報 A36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2013-05-09

真普選聯盟日前擬定初稿,列出關於普選特首的七點共識:一、二○一七年以一人一票方式普選特首;二、不接受在正式提名過程中有任何「預選」及「篩選」條件;三、爭取一人一票選提名委員會,長遠要廢除提名委員會;四、候選人只要獲八分之一提名委員會成員提名便可入閘,委員不可重複提名;五、候選人數目不設上限,而且不可取多於六分之一委員的提名,確保他人參選機會;六、由一定比例選民連署提名,經提名委員會確認可成為候選人;七、特首選舉設兩輪投票制;特首可有政黨背景。

早在三月十四日,人民力量已在聲明中表明底線:「立即或最遲二○一六/二○一七年進行無篩選普選,並須所有參與『新平台』(當時真普選聯盟尚未起名)的立法會議員公開宣稱統一立場。若有參與者不同意,人民力量會退出『新平台』。」既然是無篩選,當然不會接受任何形式的提名委員會。

真普選聯盟的七點共識初稿,很明顯是各方妥協的產物。民主派明知照跟人大決議的框架,只會得出一個鳥籠民主,結果就鑽空子,例如提出由一人一票選出提名委員會,但共產黨會同意嗎?既然中共在這方面是會寸步不讓,我們更無必要退縮。

再者,提名委員會直選,到時如何分區?分區的權力在政府手上。馬來西亞大選民聯得票高於國陣仍無法變天之事,可以在香港的提名委員會選舉重演。

另外,一六以至二○年的立法會選舉安排,共識初稿居然隻字不提,相信真普選聯盟內包括人民力量的成員都想先易後難,不想觸及爭議問題。但毓民要告誡他們,醜婦終須見家翁,矛盾始終都要面對的,無謂逃避。

毓民早在五區總辭的辭職演說稿內提到:「政治運動必以烏托邦開始,以成為政治現實告終。」毓民不否認妥協是政治的一部分,然而最後的妥協,距離烏托邦有多遠呢?作出妥協的決定,事前有沒有徵詢選民及支持者呢?這兩點,當年的民主黨並不合格。現在真普選聯盟會不會重蹈覆轍呢?這兩條問題,大家需要深思。

2013.05.08 普羅之聲:從抗捐言論反攻大陸說起

2013.05.08 普羅之聲:從抗捐言論反攻大陸說起

在 2013年5月8日16:39 由黃毓民(網誌)…太陽報 2013-05-08 A32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上周有網民把毓民在立法會的「酒濃於水」發言,上載到大陸的一個短片網站並加上簡體字幕,直至五一勞動節中午,觀看人次已突破一百萬;到毓民動筆撰稿之時,更超過二百四十萬人次。該網站有觀看人次的詳盡統計,最多人次觀看的城市,上海第一,廣州次之,北京第三,深圳第四;如以省份、直轄市、特區排名,則是廣東第一,上海、北京排第二、第三,香港排名第六。大多數的觀看者都有大專或以上水平,有趣的是,如以職業分類,公務員是第二多,僅次於學生。而網站的回應留言,絕大多數都是稱許毓民。
⋯⋯
一些毓民的支持者大喜過望,說這是「反攻大陸」;又有人把此事說成是與「城邦論」互相牴觸,以為抓住了毓民言行不一的把柄。首先,上載片段一事並非毓民或助理所為,現在片段仍未被刪,相信亦與中南海內權鬥有關,絕非毓民所能控制。現在的結果,毓民樂觀其成,但也不會有太多幻想,畢竟二百萬人只是稍多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總人口的千分之一。他們喜歡毓民這一段發言,驚覺代議士可以在議事堂痛責高官,在人大會議根本沒有可能,「其身不能至,其心嚮往之」,殊不知在香港的立法會只有罵官的自由,沒有提案及否決政府議案的權力,如此「羨慕」,既是大陸的悲哀,也是香港的悲哀!

此外,大陸國營機構、政府部門甚至學校內「逼捐」之事,時有所聞,毓民這段發言於他們有切膚之痛,感同身受。如果上載的發言是關於反對走私奶粉,相信效果會適得其反。

近年香港本土意識抬頭,本土論爭亦熾熱起來,現時陳雲的「城邦論」及「遺民論」仍然獨領風騷。毓民認為他的理論有其見地,然而將來整理自己的本土論述,當然不會照單全收。三十多年前台灣本土意識抬頭,同樣是論戰不斷,可是他們不會犯上「攻擊稻草人」謬誤──拿着別人一句「中港區隔」,就演繹成「閉關鎖港」,等而下之為者,更用上「法西斯」、「精神病」等標籤人身攻擊。本土論述當然不是一人的專利,但欲取而代之者,就來一場堂堂正正的學術辯論吧

2013.05.02 普羅之聲:蘋果日報敗壞無極限

2013.05.02 普羅之聲:蘋果日報敗壞無極限

在 2013年5月2日11:51 由黃毓民(網誌)…太陽報 2013-05-02 A32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蘋果日報》總編輯張劍虹日前在報章專欄表示,將推出與《蘋果》網站點擊率掛鈎的獎勵計劃,旋即在媒體行業中引起巨大爭議。

毓民在大眾媒體工作多年,亦曾創辦網上電台,熟知網上媒體的生態,網上媒體一直都有比併點擊率的風氣,不同的facebook專頁也常常攀比誰能吸引更多的「like」(讚好)。毓民向來對之不以為然,自己營辦媒體是着重知識和理念的傳播,是否得到廣大聽眾的愛戴也是其次。

當增加點擊率成為媒體所追求的目的,因而無所不用其極催谷點擊率,完全淡忘當初啟迪民智的初衷,例如把網台時事評論節目變成組織內部矛盾總爆發的肥皂連續劇,固然能大增點擊率,但對香港的民主事業又有何幫助呢?

⋯⋯ 《蘋果》屬主流媒體,聲名本已狼藉,現在還要引入點擊率的經營概念至網站,配以分紅制度,驅使公司內的記者互相競爭,終使記者怨聲載道,更有資深記者在facebook發文批評,以地產經紀與保險經紀跑數維生的模式比喻分紅制,痛斥「如同馬會按投注接線生落注次數分紅的小學雞思維」。毓民說,「肥佬黎」與「沙膽虹」的作為直是「投骨鬥狗」,拿出少量花紅獎金誘使記者互相惡鬥,端的是侮辱新聞行業!

《蘋果》不少記者為求生存,自然會訴諸讀者最原始和簡單的欲望,大肆報道女星「走光」或是桃色風化事件,周日文化版的一些深度專題及港聞版有水準的偵查報道等點擊率稍低的新聞,可有人願意苦心經營?

日常《蘋果》港聞或政治版的時事及社會新聞編輯,為求哄動,不加查證就匆匆見報,今年一月初毓民已在本欄批評其斷章取義報道「林奮強歧視新移民」的醜聞,實行「分紅制」後,類似事件甚至捏造新聞恐怕會無日無之。

網上有博客整理了《蘋果》「動新聞」前年(二○一一年)二月至十一月的內容,列出點擊率首二十位的「動新聞」,泰半為黃色新聞,東京核災只是排第十六位,似已預示了未來《蘋果》的路向!

2013.04.25 普羅之聲:立法會主席的本分

2013.04.25 普羅之聲:立法會主席的本分
在 2013年4月25日15:51 由黃毓民(網誌)
太陽報    2013-04-25 ⋯⋯ A36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四月二十一日,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對記者說,難以估計立法會財政預算案的二百多項辯論,要花多少時間,亦未知議員的辯論發言時間,但強調「不排除」會在某個適當時間終止辯論。曾鈺成稱,作為主席,明白審議財政預算案是立法會的憲制責任之一,但立法會必須在適當時間對預算案的通過或否決作個決定,不應無休止拖延。他對記者總結:「當我發現辯論延長到一定時間,妨礙議會履行憲制責任,就一定要採取措施去制止。但現階段不能說一定會終止或設定一個時限。」
根據香港立法會的制度,立法會主席的本分,主要是執行《議事規則》,只會在重要法案票數打平時,才會投下自己一票,地位有如立法會內的法官。而現在這位「法官」居然在「案件」未「審理」前就先行對記者暗示對「被告」「量刑」如何,這是十分不恰當的。審議財政預算案,沒錯是立法會的憲制責任之一,但這不保證立法會必然要把預算案通過。再加上下周一毓民、陳偉業及陳志全等人的「非法集結」案將會宣判。也許此兩件事可以驗證,習近平對香港「三權合作」的「理想」,是否已經實現?
曾鈺成又向議員建議,在開會後,若點人數發現不夠法定人數,可等待足夠法定人數後再開會,外國有不少議會亦已採用這種較寬鬆的做法,以取代流會。
外國的議會,沒有功能組別,沒有專責為政府投贊成票的「舉手機器」,其餘時間在處理自己的商業私務。在香港取消流會機制,是鼓勵議員不務正業及尸位素餐。
上周毓民在本欄說:「由於人民力量加入『真普選聯盟』,為免政改泛民陣線破裂,毓民不忍痛責泛民中人的所為,只能搖頭嘆息!」沒想到泛民中人的「報答」,居然是與建制中人合訂「更表」,防止流會。反而是自由黨議員,卻以消極態度對待「輪更」。毓民上周的說話依然有效。但泛民諸君也要撫心自問,他們收回修訂案、與建制中人合訂「更表」一事,他們的選民會怎樣想?是不是與進步民主派路線及手段的分歧,大到連與建制派攜手合力反拉布,都是可允許的?

2013.04 24 普羅之聲:懲罰災民還是獎勵貪官

2013.04 24 普羅之聲:懲罰災民還是獎勵貪官
在 2013年4月25日15:49 由黃毓民網誌
太陽報   2013-04-24 A32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梁振英前日宣布,政府將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建議,撥出一億元注入賑災基金,以協助四川雅安賑災。
這次地震與五年前的汶川大地震相比,破壞與傷亡較輕微,但期間民情演變之巨,卻反映出民心背向。五年前毓民還在社會民主連線,還未當選立法會議員,還有一點大中華情結,一如當時組織內的同道,故此贊成撥款。
然而,四川災區地方政府一直沒有向港人清晰及詳盡交代特區政府捐款的去向。到了一○年,政府再向立法會提交追加撥款動議,毓民投下反對票。
該批香港撥款遭地方貪腐政府挪用之事,之後時有所聞。例如據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新華社報道,由香港政府於○九年撥款興建而成、位於綿陽的紫荊民族中學,遭地方政府拆毀以騰出地方建造一個豪華式商住綜合工程之用。
另外,一一年大陸鬧出郭美美事件,公眾發現中國紅十字會的高層竟虧空善款包養情婦,雖然後來官方否認,但至今大陸民間幾乎人人相信官員貪腐。再加上追查豆腐渣工程的維權人士如譚作人等仍受迫害,結果今次四川雅安地震,不論香港及大陸民間的反應,都是十分冷淡。有大中華情結的報章,至今依然在社評大字標題說:貪污腐敗確可惡,勿因此懲罰災民。實情卻是,我們無法確保善款是落到災民手上,繼續如常捐獻,我們不單幫不到災民,反而是獎勵貪官!
有泛民政黨建議政府的賑災撥款可分發予非政府組織,但據雅安市應急指揮部物資接收組規定,應急物資由市民政局統一接收。故不止非政府組織,連個人買物資親赴災場,物資都會被當地官員收去。
據《基本法》第一百零六條:「香港特別行政區保持財政獨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收入全部用於自身需要,不上繳中央人民政府。」另外,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亦向俄羅斯及日本政府表示,「中方救災物資充足,暫不需要外國救援隊、醫療隊和救災物資」,港府何須慷港人之慨?
一個政府的專權與貪腐,竟令人欲行善而不知從何入手,能不悲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