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羅之聲:由「和理非」到「和理非非」

太陽報 2013-02-28 A36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日前與「長毛」梁國雄對談,期間提 到「長毛」在另一處的訪問,談到「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報道中他似乎諷刺有政治領袖太執着於「和理非非」(該訪問原文為:所以如果 冇犧牲精神、冇準備過坐監,用「和理非非」係嘥時間!)。但「長毛」卻向他們澄清,他並不是支持暴力抗爭。

該段對答,有點令我啼笑皆非,亦可以看出香港一般記者的「差不多先生」水平。「和理非非」是劉慧卿在二○一○年一月首度提出的,而其前身「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司徒華形容「六四慘案」期間打不還手的北京學生與民眾,之後成為了泛民不容質疑的「核心價值」。

梁國雄對「和理非非」不以為然,是鐵證如山的。

二○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下午五時,「長毛」接受無綫電視互動新聞台的訪問,在回應泛民欲與社民連及人民力量劃清界線時如是說:「他們(其他泛民)當然可以 指摘社民連或人民力量的行為,但他們還未弄清因何事而指摘,所以就不能為自己正名……如果真的要改名,可以索性稱為『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民主派』, 『四非』就行了…… 他們認為妥協可以成事,那麼他們對二○一七『萬一』期票不兌現而特首普選是假的,又有何主張呢?他們有何方法對抗呢?總不能只遵從劉慧 卿所聲稱的『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

把「非粗口」列為非暴力抗爭的原則之一,前無古人,而且有幾分言論審查的味道,相信「長毛」不會接受。否定「和理非非」,當然不是否定非暴力抗爭。

至於「和理非」,「和平」與「非暴力」,本身已是語意重疊。關於「理性」的黑暗面,本欄二月六日《反鬧爆文化的根源》一文,已有論及。

自「六七暴動」之後,暴力已經成為了香港民主運動及社會運動的頭號禁忌。我與我的盟友雖然早已被打入另冊,還是會堅守非暴力抗爭原則的。

但是,在未詳細回應「佔領中環」行動之前,一些基本概念,先要釐清。下周再談。

普羅之聲:沒有認罪悔改就沒有復和

太陽報 2013-02-27 A32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

鄭經翰旗下D100網台的《十級自由Phone》節目,主持人鄭家富 及吳志森日前在其「十級自由風」臉書專頁上載一段短片,聲稱是本人對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佔領中環」建議之立場,並在節目中據此月旦本人,又不讓本人 辯解。查該YouTube短片製作人是一名長年抹黑本人、惡名昭彰的「五毛」,其短片經過精心剪裁,斷章取義,旨在分化及抹黑。

鄭經翰公器私用已非首次,本人對他再無期望。鄭家富去年曾在立法會拉布戰、本人眼疾復發時仗義出手,不敢或忘;吳志森亦是黨媒長期口誅筆伐的對象。鄭吳二人竟然不予求證,扶同作偽,十分可恥!二人失德,令我痛心!但願他倆能迷途知返,別再為虎作倀。

事已至此,本人亦不得不對戴耀廷之建議作詳盡回應,以正視聽:他的建議,鼓動風潮,造成時勢,亦有發人深省之處。

戴教授提議之初,本人也有幾分感慨:回想數年前我提出五區公投,公民黨本來是冷淡的,但最後也願意放下身段,玉成「公社聯盟」。可惜本來態度積極的司徒 華,立場在○九年末來個一百八十度的突變,至此泛民走向分裂。香港中上層人士有一種勢利(snobbish)性格:一個大膽建議,如不是由一有名望的專業 人士提出,就不會認真看待。戴教授現在之議,引起大眾議論,以至當年冷待五區公投的報章,居中穿針引線,令人有對民主運動蹉跎幾年光陰回到原點之嘆。

近日,主流泛民欲加入「佔領中環」行動。他們要修正立場,走進步民主、公民抗命之途,沒有問題。另外,梁國雄建議,先由何俊仁辭職,引發全民公投,凝聚民意,亦可測試民主黨之決心,我亦和議。

戴教授與我同是主內弟兄,他應該明白到,沒有認罪悔改,就沒有復和。退一萬步說,即使民主黨不願承認自己的行為是投共,至少應承認自○九年尾以來錯估形 勢,向追隨他們多年、政改通過後感到被出賣的支持者致歉,才合乎政治倫理,才有重新團結民主運動的基礎;不然只會令「佔領中環」行動淪為政治投機的「洗底 工程」,甚至再度出賣選民。

對「佔領中環」行動之醞釀,我會靜觀其變,從旁監察,亦會在此專欄回應戴教授及其對話者與批評者。

普羅之聲:土地政策豈止令人極度遺憾

太陽報 2013-02-14 A24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

毓民參加的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日前發表報告書,對沙田仁安醫院把面積近一點九二公頃的醫院土地中閒置二十年的百分之四十六用地改建豪宅,表示極度遺憾,認為有關當局難辭其咎。

帳目委員會以至整個立法會都被建制派把持,當然不會譴責特區政府,「極度遺憾」已經是語氣最重的說話了。毓民認為,特區政府的土地政策豈止是令人遺憾,簡直是天怒人怨!

施政報告表示「土地短缺」,土地開發只有「現實而艱難的抉擇」。政府規劃署於去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向城市規劃委員會申請更改九龍塘分區計劃大綱圖,建議將位於九龍塘的前李惠利工業學院校舍地皮其中的九萬五千平方呎面積,改為興建中密度住宅的「住宅(乙類)」用途。

地皮毗鄰浸會大學,理應用作教育用途,浸會大學師生反對更改用途有理有據,毓民於是去信城市規劃委員會,要求它拒絕規劃署的申請。

假如規劃署當時申請將土地改為密度較高的住宅用途,或是改為「政府、機構或社區」用途,毓民也許會疑中留情,可是,現在不得不相信該土地最終會變成豪宅了!

日前,有議員質詢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建議政府改為考慮將一街之隔、較前李惠利校舍大十倍、面積達十公畝的解放軍駐港部隊九龍東軍營部分用地改為興建「豪宅」,騰出前李惠利工業學院校舍地皮。

陳茂波在回應時說「做緊工夫」,其後自知失言,急忙發表聲明稱「暫時未有具體計劃改變軍營的用途」;保安局也表示「要先尋求中央批准,再為駐港解放軍重新覓地,重建設施的費用由特區政府負擔」,令大家空歡喜一場。

最不堪的是,連教育局都表示,浸會大學已經有足夠的土地作教學用途。教育局輕易讓路予規劃署,根本就沒有為學生設想。

特區政府有大量興建豪宅的土地,卻沒有興建公屋、校舍和安老宿位的土地,土地政策是以照顧富人的投資和炒賣需要為主,弱勢社群的需要靠邊站,立法會早就應該「強烈譴責」特區政府!

普羅之聲:中國和香港沒有誰欠誰

太陽報 2013-02-13 A28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

蛇年伊始,毓民先祝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萬事勝意。

毓民近日讀有關水貨客搶購奶粉的新聞,聽見有內地人說:「他們斷我們的奶,我們斷他們的水!」

二 ○一一年,廣東省向香港供應東江水八億一千八百萬立方米,作價約三十三億港元。內地的水污染眾所周知,「東江污水越山來」,毓民相信水務署潔淨東江水所費 不菲,加上人民幣持續升值,價格年年提升。據報道,新加坡海水化淡的成本只需每立方米約四港元,比東江水便宜,東江水不是香港的唯一選擇。再者,香港向廣 東省購買東江水是明買明賣、貨銀兩訖的交易,絕非廣東省政府對港人的恩賜。

回歸以前,中國對香港的方針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作為對 外 貿易和外交的一道窗口,避免自絕於國際社會;回歸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在政治、經濟和社會上實行「一國兩制」,大批國營企業得以利用香港完善和具信譽的金 融制度上市,收集外國資金作發展。香港可謂扶了中國一把,現在仍是中國最大的境外投資來源地,但投資和貿易等經濟活動都是雙方你情我願的交易,習慣市場經 濟模式的港人當然不會認為自己是施恩的一方。

回顧近代歷史,香港曾經多次救濟飽受天災人禍所害的中國。上世紀五十年代末,中國厲行「大躍 進」政策造成全國饑荒,不少香港人偷運糧食往內地接濟親友。一九九一年,華東華中發生水災,香港捐款八億港元;一九九四年華南水災,香港捐款五億港元;二 ○○八年四川大地震,香港政府和民間捐款合共逾百億港元。香港從來沒有要求中國感恩圖報,倒是不少內地人認為香港欠了中國。

內地人搶購荷蘭、英國及美國製的嬰兒奶粉,難道中國也是欠了荷蘭、英國及美國嗎?內地富豪喜愛大手購買法國和意大利的時裝名牌,難不成中國是欠了法國和意大利?若要說誰欠誰,毓民認為中國是欠了中國小孩一個身體健康的童年吧!

好些知識分子說中國人和香港人相處要包容,毓民認為「包容」的其中一個前提是,雙方都不能以施恩者或主子的身份自居!

普羅之聲:齊澤克的「反反鬧爆文化」

太陽報 2013-02-07 A32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

早在○五年,社運人士葉蔭聰在「獨立媒體」網站《誰的包容與尊重?──歪讀公民教育委員會「社會共融」短片》一文裏,對「事事包容」這種思維的風險有精闢的描述。今天權充文抄公撮寫一遍。

葉 君介紹齊澤克(Slavoj Zizek)這位斯洛文尼亞哲學家兼精神分析學家,指他十分留意歐美這種「你尊重我,我尊重你」的文化,他稱之為去除咖啡因的世界。葉的文章說,齊澤克認 為任何人的信念、立場及價值,其實都具有激情與動力,互相碰撞雖不必你死我亡,但造成各種文化震盪與衝突其實是無可避免,當代社會發展出一種逃避的方法, 就是把自己及別人的所思所想,化成一種「觀點」,一種「見解」,於是別人便變成於己無關的他者,自己則自以為很理性與冷靜;所以,不同意見的人最好不要太 有激情,支持民主也好,支持穩定也好,只要不太激動,便可共享太平。

齊澤克反對這種多元文化主義,鼓吹一種具有激情的鬥爭與結盟,勸自由派 知識分子不要空想一個沒有衝突的世界。他對自由派的包容不以為然,認為只是政治正確的姿態,把人的激情壓抑或轉移了,其實壓根兒沒有消滅衝突鬥爭。這些激 情最終由右翼基督教民粹主義接收,自由派的理想雖高,卻無力面對衝突的世界,跟激動的民眾距離愈來愈遠,自由派的議題,反而變成被攻擊的對象,保守政客及 大財團更可以用多元文化作幌子,置身事外。

香港的社運青年們,未至於空想出一個沒有衝突的香港社會,但他們卻一廂情願的試圖建構出一個沒有 內部衝突的香港民主運動及社會運動。近來陸客與港人的衝突日見嚴重,面對陸客的缺德及非法行徑,有市民自發組織街頭抗爭,喊出的口號時有過激之處,招來非 議。陳雲提出以「導正民粹」之名,吸納這些民間的「激情與動力」進入群眾運動,雖有其兵行險着之處,但總比被「愛港力」之流所收編為佳。然而這番苦心卻不 為社運中人所諒解。

齊澤克是近年香港社運界的大紅人,但他們只知活剝生吞齊氏及其餘的後現代學說,不懂實戰地融會貫通於當下的香港實際情況,在民主運動路線及本土議題的論爭上,反成了齊澤克批判對象的佐證。

普羅之聲:反鬧爆文化的根源

太陽報 2013-02-06 A32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

胡適曾說:「成見不能束縛,時髦不能引誘。」在他的時代,共產主義就是青年學子間最時髦的思想,望風而附者不計其數。胡適的這番說話,當時的年輕人當然聽不入耳。他被視為不合時宜的反動派,當中共席捲全國,他亦知時不我予,放洋而去。最後共產主義在中國的實驗,為中國帶來無窮的劫難,引證了胡適當初的判斷。

馬克思當年撰寫《資本論》及《共產黨宣言》,乃回應歐洲資本主義加上工業革命,加深了貧富懸殊現象,有其客觀歷史發展的應然。但把場景放在二十世紀初的中國──一個民族工業資本尚在萌芽狀態的古老國度──是否適合呢?後來毛澤東不讀死書,中共的革命改以農民為本,以致他從國際派手上 奪得主導權,繼而奪取政權。但他後來把自己的思想化為絕對的教條,意圖「跑步進入共產主義」,至終誤盡蒼生。

今天共產主義不再是青年學子間最時髦的思想了,取而代之的是「後現代主義」,香港大專院校的哲學系,傳統以英美分析哲學為主導,對後現代主義背後的歐陸哲學嗤之以鼻,認為他們語意含混、邏輯錯亂。但兩派哲學的分歧也是有其歷史因素:先是歐陸自十八世紀末後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同時英美兩地走上相對較為改良的路線。既然是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歐陸哲學自然是傾向懷疑一切、批判一切。

再者,歐洲經歷兩次世界大戰的洗禮,現代武器──科學理性的副產品──帶來大規模的殺戮與破壞,而二戰期間納粹黨的種族滅絕,最終用上了最有效率、最合乎「工具理性」的毒氣室,殺人數以百萬計,冷戰期間先後對蘇共及中共的幻滅,凡此種種,更加深了歐陸知識分子對啟蒙運動價值觀的質疑。香港人常常「理性」掛在嘴邊,而不知理性也有其黑暗面,可謂無知。

後現代主義旗手之一,德希達的解構主義論說,由語言學入手,批評以非黑即白的二元對立論為基礎的「邏各斯中心主義(Logocentrism)」。影響所及,衍生了香港社會運動的「反鬧爆文化」:如果有人堅信自己的路線比別人更正確及有效,就會被人指控唯我獨尊,甚至是以教主自居。然而,近年有位後現代學者,開始批判這種「事事包容」的 怪現象,明天續談。

普羅之聲:異哉所謂「反鬧爆文化」

太陽報 2013-01-31 A32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

「鬧 爆文化」是香港新興政治詞彙。社運人士陳景輝去年七月二十一日在報章副刊內《再談公共理性》一文內說:「……在網絡盛行的鬧爆文化中,其最大盲點,正是錯 把不同意見都一概打作敵人,而簡化了政治的不同層次……鬧爆文化的問題恰恰在於,對意見不同者予以無限制的貶抑,一派『我就是真理』的味道。」

無獨有偶,同年十一月十日無綫電視的《新聞透視》節目,又以「鬧爆文化」為題,節目簡介裏如是說:「……兩陣對立,非黑即白……簡單的口號,簡單的訴求,網 絡上一呼百應,動員上街,卻少聚焦事件的內容……民生議題都只有『Yes』或『No』,欠缺了『Yes……, but……』或『No……, but……』的對話空間……當『先扭曲、再標籤、後打倒』成為常態,當事事鬧爆,這是我們想見的社會嗎?」該晚節目立論偏頗,對包括本人在內的一些所謂 「鬧爆文化」代表人物並無採訪,那才是真正的「先扭曲、再標籤、後打倒」。

節目一出,有網民借用「高登仔」的潮語,說陳景 輝的理論被「CCTVB」「借刀」了。之後,陳景輝在Facebook上聲稱會再就這個問題作出回應,至今尚無下文。日前,林以諾牧師針對早前網民批評他 親建制的言論,在他自己的Facebook戶口上嘆曰:「今日真正嚴重影響及入侵教會的世俗化,莫過於『鬧爆文化』。」

昨提到○四年鄭經翰封咪事件,俞琤的話可算是「反鬧爆文化」的先聲。商業電台至今仍被視為親泛民主派的傳媒機構,當年鄭經翰及本人在該台被封咪,今天回望, 既是中聯辦公然插手香港事務,也是進步民主派的言論在主流媒體遭消音之始。之後,加上○七、○八雙普選落空,兩次政改方案,政府以「不接受便拉倒(不民主方案)」的手段逼泛民主派就範,隨後以民主黨私自乞和收場。民主運動的大分裂至今未止。

批判社會現象,必先要了解其形成的脈絡,不然只會流於淺薄。我不會自誇代表真理,但我認為我對民主運動走向的見解,比泛民或社運中人正確,則為事實!如果事事都「你有你對的地方,我也有我對的地方」,那何來辯論?他日有機會,我會再深入批判「反鬧爆文化」。

普羅之聲:鄭經翰覺今是而昨非?

太陽報 2013-01-30 A32 | 太陽虹 | 普羅之聲 | By 黃毓民 |

綜合各大報章昨天之報道,前日(一月二十八日),因股權糾紛而停播逾兩個月的香港數碼廣播(dbc)復播,通訊事務管理局亦宣告批准數碼廣播的股權交易,容許鄭經翰、何國輝及夏佳理所持有的四成股份,全數轉讓予黃楚標,讓其成為最大股東。繼續出任dbc顧問半年的鄭經翰表示,希望dbc能繼續「還聲於民」。

而該台全新時事節目《早晨八達通》的主持人潘碧雲,亦於復播儀式上表示,社會不能只顧「一味鬧」,鬧完後要提供解決方案,節目目標為市民提供正能量。另外,dbc台長麥潤壽也強調,該台提供的時事節目,將保持「中立、溫和與不偏激」的作風。

潘君及麥君的言論,離奇地與八年多前俞琤的言論相呼應。猶記得○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商台董事俞琤與當時《風波裡的茶杯》節目主持人鄭經翰提早解約。她在該節 目中宣讀聲明說:「……我們決定不再過分倚仗感性的宣洩,反而加強肯定理性的處事方法,因為我們知道香港的環境愈嚴峻,我們的情緒愈要控制得宜,這樣子頭腦才會更清醒,視野才會更澄明……」

閱報至此,相信大家也不禁狐疑,若鄭經翰是心靈誠實,沒有「選擇失憶」,前日聽罷潘碧雲及麥潤壽的這番說話,有沒有「於我心有戚戚焉」之感?

當然,從他的「環球視像直播」D100網台之最近言論,也許他已經「覺今是而昨非」:首先他在自己的節目表示,不應禁制水貨客來港;他以香港有手機店派人到 美國購買iPhone等蘋果電子產品回港發售為例,說大家一樣是水貨客行為,不應斥大陸人來港購物行為不當(卻不知港人絕不會把美國的iPhone搶購至 老美無機可買)。此外,他旗下的主持人鄭家富認為,變相的奶粉配給制並無不可,甚至形容自發量度水貨客行李的香港人,為「執行私刑」,與來電的嘉賓陳雲爭 辯起來。

鄭經翰當初因為「過分倚仗感性的宣洩」而被商台掃地出門,欲自立門戶,另立大氣電波電台,最後要交出股權,再成立一個網台──一種他一向鄙視的媒體;最近的言論更加與俞琤的「理性」觀點「有志一同」。鄭經翰過去的所謂敢言,莫非只是一場誤會?

Specialized examine old fashioned paper making service plan main economical preliminary research reports making

Each pupil has unrestricted access to free of charge homework paper databases and means. At like researching paper internet websites students can discover qualitative groundwork paper steps regarding how to produce reliable researching papers and directions on how to prepare a investigation paper define, a basic research paper summary, a investigation paper introduction or possibly a research paper summary. But not all of the investigate paper websites can provide you good researching paper thoughts about your assignment.
researchpaperkingdom.com
The learners facial area troubles, because the time given to them to accomplish a investigation paper is kind of minimal. Considering the assigned day, they begin contemplating about the swift examine papers and get a hold of themselves in the surrounding of irrelevant hardships similar to producing and they consider them selves helpless. Inventive and qualified professional explore papers and various educational and non-educational writings, created by our educational pros who surpass many of the other groundwork paper writers of other institutions because of their legitimate and matchless producing skill-sets. At our investigate paper producing researchpaperkingdom.com/custom-research-papers/custom-research-papers assistance, we only use writers that levels from higher rating institutions making sure that all our consumers get high quality articles and other content that is effectively researched and nicely authored. Furthermore, all of our writers have many years of working experience in tutorial crafting discipline, in order that they are masters at researching and crafting top quality superior quality tutorial papers. 繼續閱讀 Specialized examine old fashioned paper making service plan main economical preliminary research reports ma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