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30 毓民特區:階級鬥爭 時代意義

一八四八年二月二十一日,馬克思與恩格斯於倫敦發表《共產黨宣言》,表明「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宣言一紙風行,其後工業國家勞工抗爭此起彼落,其中一場工運更成了「五一」勞動節的起源。

一九二七年,毛澤東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宣示:「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對農民打倒紳權,並「把紳士打在地下,甚至用腳踏上」的激烈行徑予以肯定,將西洋階級鬥爭理論,應用於傳統中式農民譁變。幾經轉折,最後從國民黨手上奪取江山。然而,弔詭的是今天中國的工農階級卻仍是被剝削階級!

梁振英未正式角逐特首寶座之時,曾經擺出一副為貧民請命的姿態,選戰開打之後,由於對手財閥背景濃烈,令梁在民調處於上風,相機發動醜聞攻勢,終令梁取得特首之位。

之後梁卻沒有把資本家「打在地下,甚至用腳踏上」,雖然也有所謂打擊樓價「辣招」,但是樓市照樣被南來熱錢炒個熱火朝天,新增印花稅反為庫房帶來額外收入,政府卻不加碼還富於民。

三月二十五日,梁振英出席一個海外金融機構舉辦的財經論壇,他批評部分立法會議員「拉布」阻止通過政府基建撥款,呼籲在場已登記選民在明年的立法會選舉,用選票將「拉布」議員趕出議會(vote them out next year),台下商界中人報以哈哈笑聲附和。

這是不是另一種形式的階級鬥爭?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d.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s);

2015.04.29 毓民特區:所謂務實 概念混淆

日前區區應邀到一電視台節目接受訪問,表明否決政改方案的立場。主持人的一項提問修辭,是典型的「理論魔術」,可在此再深入討論。

主持人的提問是:「既然現時的政改方案,使香港向着民主的道路邁進,那人們應否『務實』一點,先接受現時政府提交的方案,而非一次過爭取『最理想』的民主政制?」可是,公民有選舉及被選舉權,行政首長及立法機關都是透過選舉產生,那是現代民主制度的最基本要求,把這種訴求描繪成爭取最理想或完美的政制,而拒絕務實地妥協,暗示為不切實際的激進派,是建制陣營最喜歡用的混淆概念手法。

一九九七年,美籍印度裔學者法里德.扎卡利亞在其任職執行編輯的美國《外交季刊》,發表《不自由民主之崛起》(The Rise of Illiberal Democracy)文章,六年之後再發展成為出版專著《自由的未來》。扎氏指出,欠缺憲政自由主義以保障公民權,政府權力高度集中及膨脹,缺乏立法及司法機關制衡,空有徒具形式的普選,其民主制度只會是「不自由的民主」。

環顧世界,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馬來西亞及新加坡,都是此種劣質民主的案例。香港十年來三次政改,並無廢除功能組別及分組點票;近來特區政府常把「依法辦事」及「程序公義」掛在嘴邊,卻常講一套做一套,已屬「不自由的民主」。「八三一」鳥籠民主方案只是最後一塊拼圖,一旦通過,香港將走上變質民主的不歸路。政治愈來愈黑暗,此一抉擇一點也不「務實」!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2015.04.28 毓民特區:政改對決 歷史意義

政改方案公布後,有不少人評論,當中三個觀點有水平,但也有加以補充的餘地。

第一個觀點認為,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議」下的政改方案揭盅,香港人「三十年一覺黃粱民主夢」。此乃一針見血之觀察,要再細緻地分析下去便是:今次的政改方案,既是北京揭開對香港選舉制度的底牌,也是泛民主派三十多年來「民主回歸」路線、尋求體制內改良、寄望中共黨內日益虛無縹緲的「改革派」,及以「和理非非」手法抗爭,結果只能爭取到一個假普選回來,如今已經是夢醒時刻。

另一個觀點則論斷,所有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不能再辜負支持者,必須團結一致否決方案,堅決反抗專權政治,至少可以告訴世人,香港人不接受假普選,這是他們此刻的歷史使命。其實,這應當是他們最後的使命:泛民主派的路線既然已經走到盡頭,否決方案代表他們仍有一點風骨;反之,若陣營內有足夠人數脫隊,而導致方案通過,將不單是那些人失節,而是象徵整個泛民主派陣營道德淪喪,他們的路線以徹底的屈辱告終,遺臭萬年!

最後有人公開呼籲,老一輩的泛民主派政客,應該以不再參選表示否決政改方案的決心,扶植新生代上場,效果會比辭職變相公投更佳,也可為他們留下一個退場的漂亮身影,然而,相信泛民政客將聽者藐藐。不論方案通過與否,抗爭運動轉向本土之勢,都是不可逆轉。這些老政客尸位素餐下去,只是延長範式轉移的陣痛而已!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2015.04.27 毓民特區:硬銷政改 章法全無

政府公布政策,其具體細節應以相關政策文件為準。四月二十二日,特區政府發表的《行政長官普選辦法公眾諮詢報告及方案》,在「第五章:下一步工作」5.04段中說:「……如果立法會不通過修改《基本法》附件一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議案,二○一七年行政長官須繼續由一千二百人的選舉委員會選出;而立法會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更遙遙無期。香港的政制將無可避免原地踏步、停滯不前。」

然而,當天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於早上十一時到立法會宣讀上述文件前一小時,梁振英卻搶先率領林鄭、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以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政改三人組」會見傳媒。梁表示,若今次方案被否決,不肯定下次機會是何時,因啟動政改不易;對於下次通過普選機會有多高,也是不肯定、不確切。又說下次泛民認為可通過的方案,能否得到人大常委會批准、當時的特首同意,也是未知數。林鄭下午也對記者說,若政改被否決,便「不知何年何月才可再搭上民主列車」。

政改方案官式文件,只有說若方案被否決,將會影響二○二○年「可以」普選立法會的下一個政改方案,但並無提及以後政改關於特首普選部分能否再度啟動。梁振英與林鄭月娥代表特區政府解釋重要決策時,居然不按政策文件宣示的立場定調,卻信口雌黃,亂作推論!政府高層連日來空群而出,落區宣傳政改,面對的社群多屬政府啦啦隊,政改的論述不會遇到挑戰,但如與反對派辯論,則左支右絀,語焉不詳,人們不會感到意外!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